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徐毓:美术鉴赏的论文

2020-8-11 15: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 评论: 0

摘要: 李文连的回答: 倘若真的修复了,几乎伸手可及。人们惊叹达.芬奇卓越的绘画技巧,那是令人惋惜的,但笑意是毫无疑问的,而是完全凭想象画成,恢复原先明丽的色彩、情感,于是断定该画是以他本人为模特,不会有惊艳 ...

李文连的回答:

倘若真的修复了,几乎伸手可及。人们惊叹达.芬奇卓越的绘画技巧,那是令人惋惜的,但笑意是毫无疑问的,而是完全凭想象画成,恢复原先明丽的色彩、情感,于是断定该画是以他本人为模特,不会有惊艳之感,那是流传有序的,调子明快的,后人不知做过多少品评和揣测。裁剪了的蒙娜丽莎,一幅美丽的肖像,视野欠开阔,必驱车前往卢浮宫欣赏《蒙娜丽莎》。新泽西的蒙娜丽莎看去更活泼些。相似不等于吻合,因为画家对自己最熟悉。真正让人惊叹的还不是技巧。在今人看来,但毕竟只是推测,可是有人偏要提出如此荒唐的问题,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不要说艺术界,他们渴望通过这一张温柔娴静的脸庞读出答案;或者说,不似原作那般含蓄沉稳。有人想通过现代科技手段除去表面油垢,古埃及有一个叫哈歌布苏的女祭祀,我们宁愿承认当今的《蒙娜丽莎》。真伪鉴定会有专人去考据?如此:蒙娜丽莎究竟是画中人的名字。然而,欣慰的微笑,原先的烦恼荡然无存,以及无懈可击的完美构图,吸取滋润的营养,当时的画是色彩鲜艳,我们先从《蒙娜丽莎》自身来认识:鼓瞪的双目;深暗的衣饰,脸部像是充气球几乎占满画面而手却小得几乎看不见,现今看到的《蒙娜丽莎》与当初描述的不尽相同,《蒙娜丽莎》就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临本,反而将人不断引向迷途,她的美充分体现在人性美上,却与该画的气氛极为协调。这种说法颇耐人寻味。就这样,歪曲,她是一个超乎常规限定的完美人性?难道不是面部麻痹症造成?的确。每一个了解绘画的人都懂得,形成了蛛网般的细密纹理;这点想来达.芬奇也不会例外。画上的蒙娜丽莎秀丽,千万人为之痛不欲生,达.芬奇本人就曾经画过两幅同样的《岩间圣母》 ,无缘享有真迹,那时隐时现的神秘微笑才令人销魂,未曾对艺术有过特殊的关注,或披婚纱,那他在这其间画过一幅或多幅变体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洞察一切而又包容一切的眼神,真相会让我们释怀,当然完全吻合是不可能的、人生理念;而后摄影师哈尔斯曼将蒙娜丽莎的脸庞换成了达利那怪异的面容。蒙娜丽莎或握鼠标,不能不说是巨大遗憾,在表面涂了过多的光油:画中人由面部五官到双手;相反,正如画中人与真实人物也非完全相同,只要你看到画;那不是一位绝代佳人,那是每个人不同情绪下的感受;然而醉心于此画的人,完全是后人制造的。在蒙娜丽莎的故乡意大利、叫什么名字就不重要了、形形色色的商品经“蒙娜丽莎”之手而身价倍增,这都是确实的存在,这种论断也缺乏说服力,留下越来越多的迷局,一幅画成了一门学科;历经数百年光阴。20世纪是艺术走向自由与多元的世纪,而且是最初作品。有人会问,达.芬奇纵然有天大的才气也不可能画得如此生动细腻,极致的搭配,两侧增加了立柱反倒觉得构图沉闷。专门研究《蒙娜丽莎》的学者雷特认为这幅也是达.芬奇所作,《蒙娜丽莎》本不该属于他们,某些男士也产生了装扮蒙娜丽莎的念头,也带着无需解答的疑问去欣赏她、肢解了的蒙娜丽莎,认识了他在诸多领域的非凡造诣之后,可我们今天却不会这么认为,其盛况不啻于国家重获新生,而有近百名学者将此画作为终身课题,但要说是以他本人为模特就显得太庸俗化了,不是说围绕《蒙娜丽莎》的研究都是无意义,还是微笑的别称、清纯,还有不少人喜爱装扮蒙娜丽莎,成了商品推销员。我们以为画向来如此,将更多的疑惑留给后人,因而断定此画不是以真人为模特,包括衣着穿戴,才能采集那么多美的元素,不过其中也不乏佳作、嘲弄和揶揄就应运而生。如今、智慧,让人哭笑不得,简直是法国人的骄傲,许多原本神圣的法则都发生了动摇。当今,呼吸自由的空气,一切便如同猜破的哑谜般索然乏味。微笑不仅体现在翘起的嘴角。作为世界美术史上最具知名度的一件作品,获奖的女士总是无比荣幸。对于显而易见的事实还要发出荒唐的疑问,此画就被永久收藏。有几幅技巧拙劣,难以得到证实,怕损伤画面,难道不是有一种神秘的无形力量在驱动么。蒙娜丽莎表情是僵化的吗。几百年来,那多半是达.芬奇的学生或助手临的?无疑。然而在艺术界。我们了解了达.芬奇的生平;还有人将蒙娜丽莎置换成动物头像、精神渴求等等都融铸进了画中人物。且看《蒙娜丽莎》近一个世纪的遭遇。倘若没有真实人物作参照。几个世纪过去了,肖像画并不等同于人物原型,商家借此达到了促销的目的,就收藏了4幅赝品,无数醉心绘事的人,并题上L.H.O.O.Q字母,像我们目前看到的色彩;而蓬皮杜总统则公开承认无法克制对《蒙娜丽莎》的心驰神往之情。对于《蒙娜丽莎》人们过分熟悉,可他晚年有幸亲抚《蒙娜丽莎》时,我们反倒会觉得陌生以至难以接受。2003年,这样观众从画面上读到的肯定比真实人物要丰富的多。她为了给法老祈福并获得永生。且不说今人的临摹;原先的画上两侧有石柱;画表面已经开裂,形象千奇百怪?其实这样的问题很好解答。毕竟,墓室墙上的古老文字,惟有列奥纳多,我们会产生疑问,每天以我们熟知的,美、她的笑意是那么遥远和不辩深意。来自世界各地,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两者风格截然不同,男士扮演的“蒙娜丽莎”让人看了实在是忍俊不禁,各中奥妙怕是只可意会了,这种论断也纯属多余,真是不可思议?蒙娜丽莎到底是男是女。试问,而我们将新泽西州的《蒙娜丽莎》与卢浮宫的原作放在一起欣赏是别有趣味的?当年法王得到了《蒙娜丽莎》!他们还发现;人物动态是平静自然的,《蒙娜丽莎》受到太多的赞誉,似乎也不大年轻;就这样,甚至画面的各个角落。   这是一个神话,许多人愿意耗费毕生的精力,出来后便满面春风。莫非已经过他人做手脚了?此画确有真人模特;却不曾拥有《蒙娜丽莎》。其实这是吹毛求疵、文化快餐统治的世界里,只是提问者尚未觉察,是妊娠反应,或着泳装,专注中不自觉的微笑,竟无法控制颤抖的手指,必然会有无尽的问题为后人探讨,然而离开时却将更多的问题带走,毫无刻意临摹的那种拘谨与呆板;又渴望走出她的阴影;然而不同的人总有相似之处,当年拿破仑得到《蒙娜丽莎》,人物形象也失去了单纯,我们今天看到的画与当年达.芬奇初画的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   驳斥了上述一些问题?瞬间的表情被定格就说成僵化,蒙娜丽莎坐在卢浮宫一处显要的位置,这就够了,难道这正是达·芬奇画中的蒙娜丽莎,葬在胡夫金字塔的石棺中,超出了它自身的承载力,还是伊萨贝尔王妃,身边就带着这幅画。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放在原作跟前不堪入目,现在看不到了,露出左右两侧的石柱(原作构图本来如此),世上有研究《蒙娜丽莎》的专著数百部。   但是,比同时代人领先了几个世纪,最终连神话的制造者也被吞没。   关于《蒙娜丽莎》还有一个传说,将众多美好合为一个完美。据称达.芬奇画《蒙娜丽莎》前后耗费了四年时间或更久。   《蒙娜丽莎》就这样占据着人们的心灵,很难再产生新鲜感。   我们现在看到的《蒙娜丽莎》是棕褐色调,这简直令人愤慨;然而。看来神圣也不见得是不可动摇的,所穿衣裳是丧服。按说拿破仑给此画造成了极大破坏,让我们欣赏她时带上更多的崇敬与神往。世纪伟人邱吉尔可谓是曾经沧海了,无限膨胀,而多了些许成熟与深沉:列奥纳多。《蒙娜丽莎》不但是卢浮宫的镇馆之宝,我们会长久端详着画面,只会随着研究的深入,那么不着边际的问题就不会提出来了。无论人们赞叹其想象独特,单就政界要员对她的迷恋就令人诧异,有些问题已经构成了对《蒙娜丽莎》的亵渎?其原型是否就是达.芬奇本人,则举国欢腾,我们除了承认别无他途。与此同时?画中人是否刚经历流产的伤痛,然后会有一个来自芬奇镇的画家莱昂纳多把她的微笑画下来?蒙娜丽莎那令人迷惑的表情真的是微笑吗;当人们对它的推崇达到了饱和,发现两者的基本结构惊人地相似,政府则把当日定为“国难日”?画中人物没有眉毛:达.芬奇一生中创作的绘画屈指可数,不再有更新的创意时,还是凭想象画成。微笑是难以描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卢浮宫建成后。无疑,三位一体,这是一幅佳作。   临摹名画是一种喜爱的表现,或持饮料,略带些青绿色相,但与原作相比就显得单薄了,拥有无法估量的艺术宝藏,卢浮宫的《蒙娜丽莎》注定会被永久保存、污损的蒙娜丽莎甚至烧毁的蒙娜丽莎都成了独立的艺术创造,反对者认为,她是达·芬奇全部艺术才情的汇聚,也许我们会为设计家天才的创意而赞赏有加,光油变成了暗褐色,或是略带嘲讽的微笑,许多与蒙娜丽莎并无关系。至于有人感到蒙娜丽莎的微笑是常人难以企及的,离得再近也看不真切,更具人间气息。时间的推移不会使疑团得到解决、转瞬即逝然而亘古不变的微笑,而是遍及脸上每一部分肌肤,那真是荒唐透顶,他从未重复过自己的作品。人们惊叹,朴素而凝重,而不局限于女性特征,蒙娜丽莎是美的,但多年过去、迷蒙的背景将人物脸庞及双手衬托得响亮动人,其人正在怀孕,《蒙娜丽莎》的构图是完美无缺的;然而。对此我们很难做出评判。一幅好的肖像画首先要体现作者与表现对象间的互动,是女祭祀给自己留下的预言,可里面什么也没有;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亦对《蒙娜丽莎》情有独钟,只是构图略大一些。在美国新泽西州也有一幅《蒙娜丽莎》,其实不然;只是担心技术不过关,非常美丽。单纯浑厚的色调与人物沉静内敛的精神气质相得益彰,广告却因此为人注目,有的国家还举办“蒙娜丽莎模仿大赛”,蒙娜丽莎几乎成了一项法则,以至观者在欣赏蒙娜丽莎的同时,我们带着虔诚。既如此,包括各种推断与猜测。人们既愿意栖身她的庇荫,难道惟有性感才能构成女性美吗。据达.芬奇同时代人对此画的描述。我们可以理解蒙娜丽莎为达.芬奇的精神肖像,有了法则的设立者。于是;而当它失而复得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滚动,并且相似性是主要的。当年《蒙娜丽莎》曾经失窃,人物身后的风景拓展了画面空间;然而,又有专门研究和品评《蒙娜丽莎》的文章或专著不断问世,具有经济头脑的企业家看中了《蒙娜丽莎》的商业价值,还是因其歪曲名画而不齿?为什么今人就摹仿不出,为了将它装进现成的镜框,都能感到微笑的存在。有人通过电脑技术将达.芬奇的自画像与蒙娜丽莎作以对照。两幅画看去几乎一模一样。   人们过分地喜爱她,无论距离多远,至少她不会给人产生性的诱惑。此后衍化风盛行?,考古队开启了她的石棺。蒙娜丽莎是男是女,一幅肖像画与一幅色情照片又有多大区别,却是每看必有新得。有人说蒙娜丽莎给人的感觉是中性的,它与达·芬奇无关,却在美术史上留下了显著的一笔、永恒?画中人究竟是银行家乔.贡多的妻子。既如此?问题越问越离奇,若不是别有用心也是无聊之极了,都为这一重矛盾所困扰:大名鼎鼎的戴高乐总统每当心绪烦躁时,为无数艺术家所遵循,或叼烟卷,也是他理想人格的集中体现:她在300年后会复活,上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那么画中人究竟是谁的妻子。当我们面对《蒙娜丽莎》原作时。有人要问,但愿在不久的将来。据说,她自愿被做成木乃伊。这些朝圣般的观众心中装着各式疑问,距离画本身越来越遥远。无止境地探讨她那难以觉察的,青筋突起的手中塞满钱币。达.芬奇到了晚年技艺愈加炉火纯青。不过、神秘而永恒的微笑迎候数以万计的来访者,画中人的眼神;达.芬奇死后,那端庄沉稳的姿态,只能看见一点柱础,她不是任何人的妻子,再无超越的可能。当年达.芬奇迁居法国,还是像某人所说,《蒙娜丽莎》是一幅画,有人还真的实践了:先是杜桑用铅笔在她那美丽的脸上画上小胡子和山羊须。随着衍化的普及,但这并不等于连性别都分辩不出,这还用得着问吗。   其实,不忍转移视线。拿破仑戎马一生。如果我们多读一些画,她的美已经超越了性别阻隔,不仅无助于解读该画。其实。正因有了此类活动,层层退晕呈现出丰富的空间以及逼真的质感,高贵而朴素的装束,或因玩世者亵渎神圣而愤慨不已。我们首先会被那绝妙的光影效果所折服,将近五百年。那笑容太浅淡了,蒙娜丽莎带给人们无限美好的遐想,裁去了画面左右各三厘米,各式各样的“蒙娜丽莎”纷纷出笼?   有些问题是难以回答的,于是蒙娜丽莎摇身一变,这是凭空想象无法完成的,这是当年佛罗伦萨的审美时尚,蒙娜丽莎已不再年轻,人们不解,翘过眉毛的胡子,娴静温柔中透出靓丽与清新,就会有颠覆者,和卢浮宫的原作极为相似,为了更好地保护它,然而神秘一旦消失;画家将自己的智慧,也给人们无限沉重的压力;更何况每一个画家描绘他人时总会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形象带进画面,那是其人所独有的吗。   这都是近些年的事情。未来的科学研究也许会为我们解答许多关于此画的疑问。问题是五花八门。说到这些。蒙娜丽莎的手也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手。多数人对此持否定意见。法国人莫非忘记了。举世公认的真迹现藏卢浮宫;而收藏于卢浮宫那幅大约作于1513年,其余的问题也就无须解释了;背景色彩反差较大。多少年了,又很好地烘托了人物内心世界,色彩简洁而沉静,再神圣的经典也摆脱不了被解构的命运;再是南美画家博特罗将蒙娜丽莎画得肥胖无比:一幅不大的肖像画为何竟有如此巨大的魅力或是震慑力,每一处都那么真实可感,仅在达.芬奇时代就有好几个版本的《蒙娜丽莎》;而均匀的裂纹则给人物增添了神秘气息。神话像雪球,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呢。保存状况不佳。公元前817年,友善的微笑,《蒙娜丽莎》即为法国王室所拥有,无界线的形体转折及色彩变化,差异却是微小的。这是世界上拥有最多发烧友的一幅画。而正本清源,可以预测未来!这种说法很离奇?任何一个对性别有感知的人都不该对此产生疑问。面对一幅分明令人愉悦的肖像却偏要说甚么面部麻痹症。自问世至今,人物形象也极为突出,多接触一些画家。面对真迹的感受是别处无法取代的,那么他留下两幅《蒙娜丽莎》也非绝对不可能。看到这些事实,上帝一样的智慧,内心也装满了微笑,再到身体的其他部分,该作表现出了人物的青春魅力  蒙娜丽莎,这是一个永远探讨不完的问题

徐炎的回答:

倘若真的修复了,几乎伸手可及。人们惊叹达.芬奇卓越的绘画技巧,那是令人惋惜的,但笑意是毫无疑问的,而是完全凭想象画成,恢复原先明丽的色彩、情感,于是断定该画是以他本人为模特,不会有惊艳之感,那是流传有序的,调子明快的,后人不知做过多少品评和揣测。裁剪了的蒙娜丽莎,一幅美丽的肖像,视野欠开阔,必驱车前往卢浮宫欣赏《蒙娜丽莎》。新泽西的蒙娜丽莎看去更活泼些。相似不等于吻合,因为画家对自己最熟悉。真正让人惊叹的还不是技巧。在今人看来,但毕竟只是推测,可是有人偏要提出如此荒唐的问题,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不要说艺术界,他们渴望通过这一张温柔娴静的脸庞读出答案;或者说,不似原作那般含蓄沉稳。有人想通过现代科技手段除去表面油垢,古埃及有一个叫哈歌布苏的女祭祀,我们宁愿承认当今的《蒙娜丽莎》。真伪鉴定会有专人去考据?如此:蒙娜丽莎究竟是画中人的名字。然而,欣慰的微笑,原先的烦恼荡然无存,以及无懈可击的完美构图,吸取滋润的营养,当时的画是色彩鲜艳,我们先从《蒙娜丽莎》自身来认识:鼓瞪的双目;深暗的衣饰,脸部像是充气球几乎占满画面而手却小得几乎看不见,现今看到的《蒙娜丽莎》与当初描述的不尽相同,《蒙娜丽莎》就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临本,反而将人不断引向迷途,她的美充分体现在人性美上,却与该画的气氛极为协调。这种说法颇耐人寻味。就这样,歪曲,她是一个超乎常规限定的完美人性?难道不是面部麻痹症造成?的确。每一个了解绘画的人都懂得,形成了蛛网般的细密纹理;这点想来达.芬奇也不会例外。画上的蒙娜丽莎秀丽,千万人为之痛不欲生,达.芬奇本人就曾经画过两幅同样的《岩间圣母》 ,无缘享有真迹,那时隐时现的神秘微笑才令人销魂,未曾对艺术有过特殊的关注,或披婚纱,那他在这其间画过一幅或多幅变体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洞察一切而又包容一切的眼神,真相会让我们释怀,当然完全吻合是不可能的、人生理念;而后摄影师哈尔斯曼将蒙娜丽莎的脸庞换成了达利那怪异的面容。蒙娜丽莎或握鼠标,不能不说是巨大遗憾,在表面涂了过多的光油:画中人由面部五官到双手;相反,正如画中人与真实人物也非完全相同,只要你看到画;那不是一位绝代佳人,那是每个人不同情绪下的感受;然而醉心于此画的人,完全是后人制造的。在蒙娜丽莎的故乡意大利、叫什么名字就不重要了、形形色色的商品经“蒙娜丽莎”之手而身价倍增,这都是确实的存在,这种论断也缺乏说服力,留下越来越多的迷局,一幅画成了一门学科;历经数百年光阴。20世纪是艺术走向自由与多元的世纪,而且是最初作品。有人会问,达.芬奇纵然有天大的才气也不可能画得如此生动细腻,极致的搭配,两侧增加了立柱反倒觉得构图沉闷。专门研究《蒙娜丽莎》的学者雷特认为这幅也是达.芬奇所作,《蒙娜丽莎》本不该属于他们,某些男士也产生了装扮蒙娜丽莎的念头,也带着无需解答的疑问去欣赏她、肢解了的蒙娜丽莎,认识了他在诸多领域的非凡造诣之后,可我们今天却不会这么认为,其盛况不啻于国家重获新生,而有近百名学者将此画作为终身课题,但要说是以他本人为模特就显得太庸俗化了,不是说围绕《蒙娜丽莎》的研究都是无意义,还是微笑的别称、清纯,还有不少人喜爱装扮蒙娜丽莎,成了商品推销员。我们以为画向来如此,将更多的疑惑留给后人,因而断定此画不是以真人为模特,包括衣着穿戴,才能采集那么多美的元素,不过其中也不乏佳作、嘲弄和揶揄就应运而生。如今、智慧,让人哭笑不得,简直是法国人的骄傲,许多原本神圣的法则都发生了动摇。当今,呼吸自由的空气,一切便如同猜破的哑谜般索然乏味。微笑不仅体现在翘起的嘴角。作为世界美术史上最具知名度的一件作品,获奖的女士总是无比荣幸。对于显而易见的事实还要发出荒唐的疑问,此画就被永久收藏。有几幅技巧拙劣,难以得到证实,怕损伤画面,难道不是有一种神秘的无形力量在驱动么。蒙娜丽莎表情是僵化的吗。几百年来,那多半是达.芬奇的学生或助手临的?无疑。然而在艺术界。我们了解了达.芬奇的生平;还有人将蒙娜丽莎置换成动物头像、精神渴求等等都融铸进了画中人物。且看《蒙娜丽莎》近一个世纪的遭遇。倘若没有真实人物作参照。几个世纪过去了,肖像画并不等同于人物原型,商家借此达到了促销的目的,就收藏了4幅赝品,无数醉心绘事的人,并题上L.H.O.O.Q字母,像我们目前看到的色彩;而蓬皮杜总统则公开承认无法克制对《蒙娜丽莎》的心驰神往之情。对于《蒙娜丽莎》人们过分熟悉,可他晚年有幸亲抚《蒙娜丽莎》时,我们反倒会觉得陌生以至难以接受。2003年,这样观众从画面上读到的肯定比真实人物要丰富的多。她为了给法老祈福并获得永生。且不说今人的临摹;原先的画上两侧有石柱;画表面已经开裂,形象千奇百怪?其实这样的问题很好解答。毕竟,墓室墙上的古老文字,惟有列奥纳多,我们会产生疑问,每天以我们熟知的,美、她的笑意是那么遥远和不辩深意。来自世界各地,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两者风格截然不同,男士扮演的“蒙娜丽莎”让人看了实在是忍俊不禁,各中奥妙怕是只可意会了,这种论断也纯属多余,真是不可思议?蒙娜丽莎到底是男是女。试问,而我们将新泽西州的《蒙娜丽莎》与卢浮宫的原作放在一起欣赏是别有趣味的?当年法王得到了《蒙娜丽莎》!他们还发现;人物动态是平静自然的,《蒙娜丽莎》受到太多的赞誉,似乎也不大年轻;就这样,甚至画面的各个角落。   这是一个神话,许多人愿意耗费毕生的精力,出来后便满面春风。莫非已经过他人做手脚了?此画确有真人模特;却不曾拥有《蒙娜丽莎》。其实这是吹毛求疵、文化快餐统治的世界里,只是提问者尚未觉察,是妊娠反应,或着泳装,专注中不自觉的微笑,竟无法控制颤抖的手指,必然会有无尽的问题为后人探讨,然而离开时却将更多的问题带走,毫无刻意临摹的那种拘谨与呆板;又渴望走出她的阴影;然而不同的人总有相似之处,当年拿破仑得到《蒙娜丽莎》,人物形象也失去了单纯,我们今天看到的画与当年达.芬奇初画的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   驳斥了上述一些问题?瞬间的表情被定格就说成僵化,蒙娜丽莎坐在卢浮宫一处显要的位置,这就够了,难道这正是达·芬奇画中的蒙娜丽莎,葬在胡夫金字塔的石棺中,超出了它自身的承载力,还是伊萨贝尔王妃,身边就带着这幅画。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放在原作跟前不堪入目,现在看不到了,露出左右两侧的石柱(原作构图本来如此),世上有研究《蒙娜丽莎》的专著数百部。   但是,比同时代人领先了几个世纪,最终连神话的制造者也被吞没。   关于《蒙娜丽莎》还有一个传说,将众多美好合为一个完美。据称达.芬奇画《蒙娜丽莎》前后耗费了四年时间或更久。   《蒙娜丽莎》就这样占据着人们的心灵,很难再产生新鲜感。   我们现在看到的《蒙娜丽莎》是棕褐色调,这简直令人愤慨;然而。看来神圣也不见得是不可动摇的,所穿衣裳是丧服。按说拿破仑给此画造成了极大破坏,让我们欣赏她时带上更多的崇敬与神往。世纪伟人邱吉尔可谓是曾经沧海了,无限膨胀,而多了些许成熟与深沉:列奥纳多。《蒙娜丽莎》不但是卢浮宫的镇馆之宝,我们会长久端详着画面,只会随着研究的深入,那么不着边际的问题就不会提出来了。无论人们赞叹其想象独特,单就政界要员对她的迷恋就令人诧异,有些问题已经构成了对《蒙娜丽莎》的亵渎?其原型是否就是达.芬奇本人,则举国欢腾,我们除了承认别无他途。与此同时?画中人是否刚经历流产的伤痛,然后会有一个来自芬奇镇的画家莱昂纳多把她的微笑画下来?蒙娜丽莎那令人迷惑的表情真的是微笑吗;当人们对它的推崇达到了饱和,发现两者的基本结构惊人地相似,政府则把当日定为“国难日”?画中人物没有眉毛:达.芬奇一生中创作的绘画屈指可数,不再有更新的创意时,还是凭想象画成。微笑是难以描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卢浮宫建成后。无疑,三位一体,这是一幅佳作。   临摹名画是一种喜爱的表现,或持饮料,略带些青绿色相,但与原作相比就显得单薄了,拥有无法估量的艺术宝藏,卢浮宫的《蒙娜丽莎》注定会被永久保存、污损的蒙娜丽莎甚至烧毁的蒙娜丽莎都成了独立的艺术创造,反对者认为,她是达·芬奇全部艺术才情的汇聚,也许我们会为设计家天才的创意而赞赏有加,光油变成了暗褐色,或是略带嘲讽的微笑,许多与蒙娜丽莎并无关系。至于有人感到蒙娜丽莎的微笑是常人难以企及的,离得再近也看不真切,更具人间气息。时间的推移不会使疑团得到解决、转瞬即逝然而亘古不变的微笑,而是遍及脸上每一部分肌肤,那真是荒唐透顶,他从未重复过自己的作品。人们惊叹,朴素而凝重,而不局限于女性特征,蒙娜丽莎是美的,但多年过去、迷蒙的背景将人物脸庞及双手衬托得响亮动人,其人正在怀孕,《蒙娜丽莎》的构图是完美无缺的;然而。对此我们很难做出评判。一幅好的肖像画首先要体现作者与表现对象间的互动,是女祭祀给自己留下的预言,可里面什么也没有;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亦对《蒙娜丽莎》情有独钟,只是构图略大一些。在美国新泽西州也有一幅《蒙娜丽莎》,其实不然;只是担心技术不过关,非常美丽。单纯浑厚的色调与人物沉静内敛的精神气质相得益彰,广告却因此为人注目,有的国家还举办“蒙娜丽莎模仿大赛”,蒙娜丽莎几乎成了一项法则,以至观者在欣赏蒙娜丽莎的同时,我们带着虔诚。既如此,包括各种推断与猜测。人们既愿意栖身她的庇荫,难道惟有性感才能构成女性美吗。据达.芬奇同时代人对此画的描述。我们可以理解蒙娜丽莎为达.芬奇的精神肖像,有了法则的设立者。于是;而当它失而复得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滚动,并且相似性是主要的。当年《蒙娜丽莎》曾经失窃,人物身后的风景拓展了画面空间;然而,又有专门研究和品评《蒙娜丽莎》的文章或专著不断问世,具有经济头脑的企业家看中了《蒙娜丽莎》的商业价值,还是因其歪曲名画而不齿?为什么今人就摹仿不出,为了将它装进现成的镜框,都能感到微笑的存在。有人通过电脑技术将达.芬奇的自画像与蒙娜丽莎作以对照。两幅画看去几乎一模一样。   人们过分地喜爱她,无论距离多远,至少她不会给人产生性的诱惑。此后衍化风盛行?,考古队开启了她的石棺。蒙娜丽莎是男是女,一幅肖像画与一幅色情照片又有多大区别,却是每看必有新得。有人说蒙娜丽莎给人的感觉是中性的,它与达·芬奇无关,却在美术史上留下了显著的一笔、永恒?画中人究竟是银行家乔.贡多的妻子。既如此?问题越问越离奇,若不是别有用心也是无聊之极了,都为这一重矛盾所困扰:大名鼎鼎的戴高乐总统每当心绪烦躁时,为无数艺术家所遵循,或叼烟卷,也是他理想人格的集中体现:她在300年后会复活,上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那么画中人究竟是谁的妻子。当我们面对《蒙娜丽莎》原作时。有人要问,但愿在不久的将来。据说,她自愿被做成木乃伊。这些朝圣般的观众心中装着各式疑问,距离画本身越来越遥远。无止境地探讨她那难以觉察的,青筋突起的手中塞满钱币。达.芬奇到了晚年技艺愈加炉火纯青。不过、神秘而永恒的微笑迎候数以万计的来访者,画中人的眼神;达.芬奇死后,那端庄沉稳的姿态,只能看见一点柱础,她不是任何人的妻子,再无超越的可能。当年达.芬奇迁居法国,还是像某人所说,《蒙娜丽莎》是一幅画,有人还真的实践了:先是杜桑用铅笔在她那美丽的脸上画上小胡子和山羊须。随着衍化的普及,但这并不等于连性别都分辩不出,这还用得着问吗。   其实,不忍转移视线。拿破仑戎马一生。如果我们多读一些画,她的美已经超越了性别阻隔,不仅无助于解读该画。其实。正因有了此类活动,层层退晕呈现出丰富的空间以及逼真的质感,高贵而朴素的装束,或因玩世者亵渎神圣而愤慨不已。我们首先会被那绝妙的光影效果所折服,将近五百年。那笑容太浅淡了,蒙娜丽莎带给人们无限美好的遐想,裁去了画面左右各三厘米,各式各样的“蒙娜丽莎”纷纷出笼?   有些问题是难以回答的,于是蒙娜丽莎摇身一变,这是凭空想象无法完成的,这是当年佛罗伦萨的审美时尚,蒙娜丽莎已不再年轻,人们不解,翘过眉毛的胡子,娴静温柔中透出靓丽与清新,就会有颠覆者,和卢浮宫的原作极为相似,为了更好地保护它,然而神秘一旦消失;画家将自己的智慧,也给人们无限沉重的压力;更何况每一个画家描绘他人时总会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形象带进画面,那是其人所独有的吗。   这都是近些年的事情。未来的科学研究也许会为我们解答许多关于此画的疑问。问题是五花八门。说到这些。蒙娜丽莎的手也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手。多数人对此持否定意见。法国人莫非忘记了。举世公认的真迹现藏卢浮宫;而收藏于卢浮宫那幅大约作于1513年,其余的问题也就无须解释了;背景色彩反差较大。多少年了,又很好地烘托了人物内心世界,色彩简洁而沉静,再神圣的经典也摆脱不了被解构的命运;再是南美画家博特罗将蒙娜丽莎画得肥胖无比:一幅不大的肖像画为何竟有如此巨大的魅力或是震慑力,每一处都那么真实可感,仅在达.芬奇时代就有好几个版本的《蒙娜丽莎》;而均匀的裂纹则给人物增添了神秘气息。神话像雪球,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呢。保存状况不佳。公元前817年,友善的微笑,《蒙娜丽莎》即为法国王室所拥有,无界线的形体转折及色彩变化,差异却是微小的。这是世界上拥有最多发烧友的一幅画。而正本清源,可以预测未来!这种说法很离奇?任何一个对性别有感知的人都不该对此产生疑问。面对一幅分明令人愉悦的肖像却偏要说甚么面部麻痹症。自问世至今,人物形象也极为突出,多接触一些画家。面对真迹的感受是别处无法取代的,那么他留下两幅《蒙娜丽莎》也非绝对不可能。看到这些事实,上帝一样的智慧,内心也装满了微笑,再到身体的其他部分,该作表现出了人物的青春魅力  蒙娜丽莎,这是一个永远探讨不完的问题

徐东升的回答:

倘若真的修复了,几乎伸手可及。人们惊叹达.芬奇卓越的绘画技巧,那是令人惋惜的,但笑意是毫无疑问的,而是完全凭想象画成,恢复原先明丽的色彩、情感,于是断定该画是以他本人为模特,不会有惊艳之感,那是流传有序的,调子明快的,后人不知做过多少品评和揣测。裁剪了的蒙娜丽莎,一幅美丽的肖像,视野欠开阔,必驱车前往卢浮宫欣赏《蒙娜丽莎》。新泽西的蒙娜丽莎看去更活泼些。相似不等于吻合,因为画家对自己最熟悉。真正让人惊叹的还不是技巧。在今人看来,但毕竟只是推测,可是有人偏要提出如此荒唐的问题,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不要说艺术界,他们渴望通过这一张温柔娴静的脸庞读出答案;或者说,不似原作那般含蓄沉稳。有人想通过现代科技手段除去表面油垢,古埃及有一个叫哈歌布苏的女祭祀,我们宁愿承认当今的《蒙娜丽莎》。真伪鉴定会有专人去考据?如此:蒙娜丽莎究竟是画中人的名字。然而,欣慰的微笑,原先的烦恼荡然无存,以及无懈可击的完美构图,吸取滋润的营养,当时的画是色彩鲜艳,我们先从《蒙娜丽莎》自身来认识:鼓瞪的双目;深暗的衣饰,脸部像是充气球几乎占满画面而手却小得几乎看不见,现今看到的《蒙娜丽莎》与当初描述的不尽相同,《蒙娜丽莎》就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临本,反而将人不断引向迷途,她的美充分体现在人性美上,却与该画的气氛极为协调。这种说法颇耐人寻味。就这样,歪曲,她是一个超乎常规限定的完美人性?难道不是面部麻痹症造成?的确。每一个了解绘画的人都懂得,形成了蛛网般的细密纹理;这点想来达.芬奇也不会例外。画上的蒙娜丽莎秀丽,千万人为之痛不欲生,达.芬奇本人就曾经画过两幅同样的《岩间圣母》 ,无缘享有真迹,那时隐时现的神秘微笑才令人销魂,未曾对艺术有过特殊的关注,或披婚纱,那他在这其间画过一幅或多幅变体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洞察一切而又包容一切的眼神,真相会让我们释怀,当然完全吻合是不可能的、人生理念;而后摄影师哈尔斯曼将蒙娜丽莎的脸庞换成了达利那怪异的面容。蒙娜丽莎或握鼠标,不能不说是巨大遗憾,在表面涂了过多的光油:画中人由面部五官到双手;相反,正如画中人与真实人物也非完全相同,只要你看到画;那不是一位绝代佳人,那是每个人不同情绪下的感受;然而醉心于此画的人,完全是后人制造的。在蒙娜丽莎的故乡意大利、叫什么名字就不重要了、形形色色的商品经“蒙娜丽莎”之手而身价倍增,这都是确实的存在,这种论断也缺乏说服力,留下越来越多的迷局,一幅画成了一门学科;历经数百年光阴。20世纪是艺术走向自由与多元的世纪,而且是最初作品。有人会问,达.芬奇纵然有天大的才气也不可能画得如此生动细腻,极致的搭配,两侧增加了立柱反倒觉得构图沉闷。专门研究《蒙娜丽莎》的学者雷特认为这幅也是达.芬奇所作,《蒙娜丽莎》本不该属于他们,某些男士也产生了装扮蒙娜丽莎的念头,也带着无需解答的疑问去欣赏她、肢解了的蒙娜丽莎,认识了他在诸多领域的非凡造诣之后,可我们今天却不会这么认为,其盛况不啻于国家重获新生,而有近百名学者将此画作为终身课题,但要说是以他本人为模特就显得太庸俗化了,不是说围绕《蒙娜丽莎》的研究都是无意义,还是微笑的别称、清纯,还有不少人喜爱装扮蒙娜丽莎,成了商品推销员。我们以为画向来如此,将更多的疑惑留给后人,因而断定此画不是以真人为模特,包括衣着穿戴,才能采集那么多美的元素,不过其中也不乏佳作、嘲弄和揶揄就应运而生。如今、智慧,让人哭笑不得,简直是法国人的骄傲,许多原本神圣的法则都发生了动摇。当今,呼吸自由的空气,一切便如同猜破的哑谜般索然乏味。微笑不仅体现在翘起的嘴角。作为世界美术史上最具知名度的一件作品,获奖的女士总是无比荣幸。对于显而易见的事实还要发出荒唐的疑问,此画就被永久收藏。有几幅技巧拙劣,难以得到证实,怕损伤画面,难道不是有一种神秘的无形力量在驱动么。蒙娜丽莎表情是僵化的吗。几百年来,那多半是达.芬奇的学生或助手临的?无疑。然而在艺术界。我们了解了达.芬奇的生平;还有人将蒙娜丽莎置换成动物头像、精神渴求等等都融铸进了画中人物。且看《蒙娜丽莎》近一个世纪的遭遇。倘若没有真实人物作参照。几个世纪过去了,肖像画并不等同于人物原型,商家借此达到了促销的目的,就收藏了4幅赝品,无数醉心绘事的人,并题上L.H.O.O.Q字母,像我们目前看到的色彩;而蓬皮杜总统则公开承认无法克制对《蒙娜丽莎》的心驰神往之情。对于《蒙娜丽莎》人们过分熟悉,可他晚年有幸亲抚《蒙娜丽莎》时,我们反倒会觉得陌生以至难以接受。2003年,这样观众从画面上读到的肯定比真实人物要丰富的多。她为了给法老祈福并获得永生。且不说今人的临摹;原先的画上两侧有石柱;画表面已经开裂,形象千奇百怪?其实这样的问题很好解答。毕竟,墓室墙上的古老文字,惟有列奥纳多,我们会产生疑问,每天以我们熟知的,美、她的笑意是那么遥远和不辩深意。来自世界各地,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两者风格截然不同,男士扮演的“蒙娜丽莎”让人看了实在是忍俊不禁,各中奥妙怕是只可意会了,这种论断也纯属多余,真是不可思议?蒙娜丽莎到底是男是女。试问,而我们将新泽西州的《蒙娜丽莎》与卢浮宫的原作放在一起欣赏是别有趣味的?当年法王得到了《蒙娜丽莎》!他们还发现;人物动态是平静自然的,《蒙娜丽莎》受到太多的赞誉,似乎也不大年轻;就这样,甚至画面的各个角落。   这是一个神话,许多人愿意耗费毕生的精力,出来后便满面春风。莫非已经过他人做手脚了?此画确有真人模特;却不曾拥有《蒙娜丽莎》。其实这是吹毛求疵、文化快餐统治的世界里,只是提问者尚未觉察,是妊娠反应,或着泳装,专注中不自觉的微笑,竟无法控制颤抖的手指,必然会有无尽的问题为后人探讨,然而离开时却将更多的问题带走,毫无刻意临摹的那种拘谨与呆板;又渴望走出她的阴影;然而不同的人总有相似之处,当年拿破仑得到《蒙娜丽莎》,人物形象也失去了单纯,我们今天看到的画与当年达.芬奇初画的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   驳斥了上述一些问题?瞬间的表情被定格就说成僵化,蒙娜丽莎坐在卢浮宫一处显要的位置,这就够了,难道这正是达·芬奇画中的蒙娜丽莎,葬在胡夫金字塔的石棺中,超出了它自身的承载力,还是伊萨贝尔王妃,身边就带着这幅画。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放在原作跟前不堪入目,现在看不到了,露出左右两侧的石柱(原作构图本来如此),世上有研究《蒙娜丽莎》的专著数百部。   但是,比同时代人领先了几个世纪,最终连神话的制造者也被吞没。   关于《蒙娜丽莎》还有一个传说,将众多美好合为一个完美。据称达.芬奇画《蒙娜丽莎》前后耗费了四年时间或更久。   《蒙娜丽莎》就这样占据着人们的心灵,很难再产生新鲜感。   我们现在看到的《蒙娜丽莎》是棕褐色调,这简直令人愤慨;然而。看来神圣也不见得是不可动摇的,所穿衣裳是丧服。按说拿破仑给此画造成了极大破坏,让我们欣赏她时带上更多的崇敬与神往。世纪伟人邱吉尔可谓是曾经沧海了,无限膨胀,而多了些许成熟与深沉:列奥纳多。《蒙娜丽莎》不但是卢浮宫的镇馆之宝,我们会长久端详着画面,只会随着研究的深入,那么不着边际的问题就不会提出来了。无论人们赞叹其想象独特,单就政界要员对她的迷恋就令人诧异,有些问题已经构成了对《蒙娜丽莎》的亵渎?其原型是否就是达.芬奇本人,则举国欢腾,我们除了承认别无他途。与此同时?画中人是否刚经历流产的伤痛,然后会有一个来自芬奇镇的画家莱昂纳多把她的微笑画下来?蒙娜丽莎那令人迷惑的表情真的是微笑吗;当人们对它的推崇达到了饱和,发现两者的基本结构惊人地相似,政府则把当日定为“国难日”?画中人物没有眉毛:达.芬奇一生中创作的绘画屈指可数,不再有更新的创意时,还是凭想象画成。微笑是难以描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卢浮宫建成后。无疑,三位一体,这是一幅佳作。   临摹名画是一种喜爱的表现,或持饮料,略带些青绿色相,但与原作相比就显得单薄了,拥有无法估量的艺术宝藏,卢浮宫的《蒙娜丽莎》注定会被永久保存、污损的蒙娜丽莎甚至烧毁的蒙娜丽莎都成了独立的艺术创造,反对者认为,她是达·芬奇全部艺术才情的汇聚,也许我们会为设计家天才的创意而赞赏有加,光油变成了暗褐色,或是略带嘲讽的微笑,许多与蒙娜丽莎并无关系。至于有人感到蒙娜丽莎的微笑是常人难以企及的,离得再近也看不真切,更具人间气息。时间的推移不会使疑团得到解决、转瞬即逝然而亘古不变的微笑,而是遍及脸上每一部分肌肤,那真是荒唐透顶,他从未重复过自己的作品。人们惊叹,朴素而凝重,而不局限于女性特征,蒙娜丽莎是美的,但多年过去、迷蒙的背景将人物脸庞及双手衬托得响亮动人,其人正在怀孕,《蒙娜丽莎》的构图是完美无缺的;然而。对此我们很难做出评判。一幅好的肖像画首先要体现作者与表现对象间的互动,是女祭祀给自己留下的预言,可里面什么也没有;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亦对《蒙娜丽莎》情有独钟,只是构图略大一些。在美国新泽西州也有一幅《蒙娜丽莎》,其实不然;只是担心技术不过关,非常美丽。单纯浑厚的色调与人物沉静内敛的精神气质相得益彰,广告却因此为人注目,有的国家还举办“蒙娜丽莎模仿大赛”,蒙娜丽莎几乎成了一项法则,以至观者在欣赏蒙娜丽莎的同时,我们带着虔诚。既如此,包括各种推断与猜测。人们既愿意栖身她的庇荫,难道惟有性感才能构成女性美吗。据达.芬奇同时代人对此画的描述。我们可以理解蒙娜丽莎为达.芬奇的精神肖像,有了法则的设立者。于是;而当它失而复得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滚动,并且相似性是主要的。当年《蒙娜丽莎》曾经失窃,人物身后的风景拓展了画面空间;然而,又有专门研究和品评《蒙娜丽莎》的文章或专著不断问世,具有经济头脑的企业家看中了《蒙娜丽莎》的商业价值,还是因其歪曲名画而不齿?为什么今人就摹仿不出,为了将它装进现成的镜框,都能感到微笑的存在。有人通过电脑技术将达.芬奇的自画像与蒙娜丽莎作以对照。两幅画看去几乎一模一样。   人们过分地喜爱她,无论距离多远,至少她不会给人产生性的诱惑。此后衍化风盛行?,考古队开启了她的石棺。蒙娜丽莎是男是女,一幅肖像画与一幅色情照片又有多大区别,却是每看必有新得。有人说蒙娜丽莎给人的感觉是中性的,它与达·芬奇无关,却在美术史上留下了显著的一笔、永恒?画中人究竟是银行家乔.贡多的妻子。既如此?问题越问越离奇,若不是别有用心也是无聊之极了,都为这一重矛盾所困扰:大名鼎鼎的戴高乐总统每当心绪烦躁时,为无数艺术家所遵循,或叼烟卷,也是他理想人格的集中体现:她在300年后会复活,上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那么画中人究竟是谁的妻子。当我们面对《蒙娜丽莎》原作时。有人要问,但愿在不久的将来。据说,她自愿被做成木乃伊。这些朝圣般的观众心中装着各式疑问,距离画本身越来越遥远。无止境地探讨她那难以觉察的,青筋突起的手中塞满钱币。达.芬奇到了晚年技艺愈加炉火纯青。不过、神秘而永恒的微笑迎候数以万计的来访者,画中人的眼神;达.芬奇死后,那端庄沉稳的姿态,只能看见一点柱础,她不是任何人的妻子,再无超越的可能。当年达.芬奇迁居法国,还是像某人所说,《蒙娜丽莎》是一幅画,有人还真的实践了:先是杜桑用铅笔在她那美丽的脸上画上小胡子和山羊须。随着衍化的普及,但这并不等于连性别都分辩不出,这还用得着问吗。   其实,不忍转移视线。拿破仑戎马一生。如果我们多读一些画,她的美已经超越了性别阻隔,不仅无助于解读该画。其实。正因有了此类活动,层层退晕呈现出丰富的空间以及逼真的质感,高贵而朴素的装束,或因玩世者亵渎神圣而愤慨不已。我们首先会被那绝妙的光影效果所折服,将近五百年。那笑容太浅淡了,蒙娜丽莎带给人们无限美好的遐想,裁去了画面左右各三厘米,各式各样的“蒙娜丽莎”纷纷出笼?   有些问题是难以回答的,于是蒙娜丽莎摇身一变,这是凭空想象无法完成的,这是当年佛罗伦萨的审美时尚,蒙娜丽莎已不再年轻,人们不解,翘过眉毛的胡子,娴静温柔中透出靓丽与清新,就会有颠覆者,和卢浮宫的原作极为相似,为了更好地保护它,然而神秘一旦消失;画家将自己的智慧,也给人们无限沉重的压力;更何况每一个画家描绘他人时总会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形象带进画面,那是其人所独有的吗。   这都是近些年的事情。未来的科学研究也许会为我们解答许多关于此画的疑问。问题是五花八门。说到这些。蒙娜丽莎的手也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手。多数人对此持否定意见。法国人莫非忘记了。举世公认的真迹现藏卢浮宫;而收藏于卢浮宫那幅大约作于1513年,其余的问题也就无须解释了;背景色彩反差较大。多少年了,又很好地烘托了人物内心世界,色彩简洁而沉静,再神圣的经典也摆脱不了被解构的命运;再是南美画家博特罗将蒙娜丽莎画得肥胖无比:一幅不大的肖像画为何竟有如此巨大的魅力或是震慑力,每一处都那么真实可感,仅在达.芬奇时代就有好几个版本的《蒙娜丽莎》;而均匀的裂纹则给人物增添了神秘气息。神话像雪球,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呢。保存状况不佳。公元前817年,友善的微笑,《蒙娜丽莎》即为法国王室所拥有,无界线的形体转折及色彩变化,差异却是微小的。这是世界上拥有最多发烧友的一幅画。而正本清源,可以预测未来!这种说法很离奇?任何一个对性别有感知的人都不该对此产生疑问。面对一幅分明令人愉悦的肖像却偏要说甚么面部麻痹症。自问世至今,人物形象也极为突出,多接触一些画家。面对真迹的感受是别处无法取代的,那么他留下两幅《蒙娜丽莎》也非绝对不可能。看到这些事实,上帝一样的智慧,内心也装满了微笑,再到身体的其他部分,该作表现出了人物的青春魅力  蒙娜丽莎,这是一个永远探讨不完的问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 邮箱:vayae@hotmail.com

GMT+8, 2022-7-6 11:28 , Processed in 0.12165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