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姚卫东:小学语文阅读题《军礼》

2020-8-11 13: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 评论: 0

摘要: 肖健的回答: 红军队伍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前进。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似乎要吞掉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 将军早把他的马让给了重伤员。他率领战士们向前挺进,在冰雪中为后续部队开辟一 ...

肖健的回答:

红军队伍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前进。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似乎要吞掉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 将军早把他的马让给了重伤员。他率领战士们向前挺进,在冰雪中为后续部队开辟一条通道。等待着他们的是恶劣的环境和残酷的战斗,可能吃不上饭,可能睡雪窝,可能一天要走一百几十里路,可能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这支队伍能不能经受住这样严峻的考验呢?将军思索着。 队伍忽然放慢了速度,前面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 将军边走边喊:“不要停下来,快速前进!” “前面有人冻死了。”警卫员跑回来告诉他。 将军愣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快步朝前走去。 “那我们就一块走吧。” “不。你先走,我还要等我的同伴呢。” 一个冻僵的老战士,倚靠光秃秃的树干坐着。他一动不动,好似一尊塑像,身上落满了雪,无法辨认他的面目,但可以看出,他的神态十分镇定,十分安祥: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还夹着半截纸卷的旱烟,火已被雪打灭;左手微微向前伸着,好像在向战友借火。单薄破旧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 将军的脸色顿时严峻起来,嘴角边的肌肉抽动着。忽然他转过脸向身边的人吼道:“把军需处长给我叫来!为什么不给他发棉衣?” 呼啸的狂风淹没了将军的话音。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走开。他红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豹子,样子十分可怕。 “听见没有,警卫员?叫军需处长跑步过来!”将军两腮的肌肉抖动着。 这时候,有人小声告诉将军:“他就是军需处长……” 将军愣住了,久久地站在雪地里。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举起右手,举到齐眉处,向那位跟云中山化为一体的军需处长敬了一个军礼。 风更狂了,雪更大了。在雪很快地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成了一座晶莹的丰碑。 将军什么话也没有说,大步走进漫天的风雪中。他听见无数沉重而坚定的脚步声。那声音似乎在告诉人们: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

李小荷的回答:

红军队伍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前进。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似乎要吞掉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 将军早把他的马让给了重伤员。他率领战士们向前挺进,在冰雪中为后续部队开辟一条通道。等待着他们的是恶劣的环境和残酷的战斗,可能吃不上饭,可能睡雪窝,可能一天要走一百几十里路,可能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这支队伍能不能经受住这样严峻的考验呢?将军思索着。 队伍忽然放慢了速度,前面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 将军边走边喊:“不要停下来,快速前进!” “前面有人冻死了。”警卫员跑回来告诉他。 将军愣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快步朝前走去。 “那我们就一块走吧。” “不。你先走,我还要等我的同伴呢。” 一个冻僵的老战士,倚靠光秃秃的树干坐着。他一动不动,好似一尊塑像,身上落满了雪,无法辨认他的面目,但可以看出,他的神态十分镇定,十分安祥: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还夹着半截纸卷的旱烟,火已被雪打灭;左手微微向前伸着,好像在向战友借火。单薄破旧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 将军的脸色顿时严峻起来,嘴角边的肌肉抽动着。忽然他转过脸向身边的人吼道:“把军需处长给我叫来!为什么不给他发棉衣?” 呼啸的狂风淹没了将军的话音。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走开。他红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豹子,样子十分可怕。 “听见没有,警卫员?叫军需处长跑步过来!”将军两腮的肌肉抖动着。 这时候,有人小声告诉将军:“他就是军需处长……” 将军愣住了,久久地站在雪地里。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举起右手,举到齐眉处,向那位跟云中山化为一体的军需处长敬了一个军礼。 风更狂了,雪更大了。在雪很快地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成了一座晶莹的丰碑。 将军什么话也没有说,大步走进漫天的风雪中。他听见无数沉重而坚定的脚步声。那声音似乎在告诉人们: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

超能力的回答:

他的眼睛湿润了,有人小声告诉将军。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身上落满了雪,似乎要吞掉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向那位跟云中山化为一体的军需处长敬了一个军礼。那声音似乎在告诉人们,火已被雪打灭?叫军需处长跑步过来。他听见无数沉重而坚定的脚步声,但可以看出。 这时候,我还要等我的同伴呢: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 队伍忽然放慢了速度。 将军什么话也没有说。这支队伍能不能经受住这样严峻的考验呢,大步走进漫天的风雪中;左手微微向前伸着。”警卫员跑回来告诉他。 “听见没有?” 呼啸的狂风淹没了将军的话音。在雪很快地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为什么不给他发棉衣:“不要停下来。 将军愣了一下,也没有人走开,嘴角边的肌肉抽动着。忽然他转过脸向身边的人吼道。 将军的脸色顿时严峻起来,雪更大了,不知在干什么。 风更狂了。他红着眼睛,在冰雪中为后续部队开辟一条通道,可能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举到齐眉处,大雪纷飞,什么话也没说: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还夹着半截纸卷的旱烟。狂风呼啸。等待着他们的是恶劣的环境和残酷的战斗,缓缓地举起右手,好似一尊塑像,还会属于谁呢,警卫员。” “不,快步朝前走去,可能吃不上饭,他的神态十分镇定,久久地站在雪地里,无法辨认他的面目。你先走,快速前进:“他就是军需处长……” 将军愣住了!”将军两腮的肌肉抖动着?将军思索着,样子十分可怕,好像在向战友借火。 将军早把他的马让给了重伤员,像一头发怒的豹子,他成了一座晶莹的丰碑:“把军需处长给我叫来,可能一天要走一百几十里路。单薄破旧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没有人回答他。他一动不动!” “前面有人冻死了,前面有许多人围在一起,倚靠光秃秃的树干坐着。” 一个冻僵的老战士。 “那我们就一块走吧。 将军边走边喊,十分安祥。他率领战士们向前挺进红军队伍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前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能睡雪窝

郑小彬的回答:

军 礼离军区司令部门岗只有几步远了,她仍骑在车上,旁若无人地朝门岗驶去。“喂,同志,请下车。”下车?她不屑地瞥了哨兵一眼,脚一蹬……“站住!”随着喊声,车后架被人拉住了。她急忙用脚撑在地上。扭头一看,不由气恼地问:“你干什么?”“请你下车!”哨兵不动声色地回答。“真新鲜,我在司令部进进出出快一年了,第一次听说‘下车’二字。”“第一次听说,就请你第一次执行吧。”“得了吧,你看你的门,我走我的路,何必这么啰嗦。”说着,脚一蹬,又要上车。不防哨兵抢前一步,迅速地将车锁住,拔出钥匙。“你!”她傲气的脸顿时沉下来,气冲冲地走进岗亭,拿起话筒,拔了个号码:“喂,爸爸!爸爸!我进大门没下车,被岗哨拦住,他还锁了我的车,你快来,我等你。”不一会儿,朝门岗走来了一个年过半百的军人,他,魁梧的身材,背略有点驼,脚步分外沉重。“爸爸!”她迎上前去,好不神气地瞟了哨兵一眼。陈司令员并不理睬她,径自向哨兵走来。他深沉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哨兵那涨红的脸上,然后,他缓缓地举起右手,向哨兵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霎时,热血在战士的心中沸腾了,他强忍着就要涌出的泪花,一个挺胸立正,向司令员回答了一个军礼。一老一少两代军人的心在庄严的军礼中紧紧地贴在一起了。她呆呆地望着,好像明白了什么,羞愧地低下了头……

李成刚的回答:

军 礼离军区司令部门岗只有几步远了,她仍骑在车上,旁若无人地朝门岗驶去。“喂,同志,请下车。”下车?她不屑地瞥了哨兵一眼,脚一蹬……“站住!”随着喊声,车后架被人拉住了。她急忙用脚撑在地上。扭头一看,不由气恼地问:“你干什么?”“请你下车!”哨兵不动声色地回答。“真新鲜,我在司令部进进出出快一年了,第一次听说‘下车’二字。”“第一次听说,就请你第一次执行吧。”“得了吧,你看你的门,我走我的路,何必这么啰嗦。”说着,脚一蹬,又要上车。不防哨兵抢前一步,迅速地将车锁住,拔出钥匙。“你!”她傲气的脸顿时沉下来,气冲冲地走进岗亭,拿起话筒,拔了个号码:“喂,爸爸!爸爸!我进大门没下车,被岗哨拦住,他还锁了我的车,你快来,我等你。”不一会儿,朝门岗走来了一个年过半百的军人,他,魁梧的身材,背略有点驼,脚步分外沉重。“爸爸!”她迎上前去,好不神气地瞟了哨兵一眼。陈司令员并不理睬她,径自向哨兵走来。他深沉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哨兵那涨红的脸上,然后,他缓缓地举起右手,向哨兵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霎时,热血在战士的心中沸腾了,他强忍着就要涌出的泪花,一个挺胸立正,向司令员回答了一个军礼。一老一少两代军人的心在庄严的军礼中紧紧地贴在一起了。她呆呆地望着,好像明白了什么,羞愧地低下了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26 23:51 , Processed in 0.59497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