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艘同:抗战万家岭大捷

2020-8-10 19: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 评论: 0

摘要: 小散的回答: 1938年7月,日本开始进攻武汉外围广大地区。大战总司令为畑俊六大将,投入陆海空三军35万兵力,另以新增调40万大军配合作战。调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作战经费32.5亿日元。据战后发现日军文件证 ...

小散的回答:

1938年7月,日本开始进攻武汉外围广大地区。大战总司令为畑俊六大将,投入陆海空三军35万兵力,另以新增调40万大军配合作战。调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作战经费32.5亿日元。据战后发现日军文件证明,连日本本土仅留的一个近卫师团,也待命随时增援武汉大战。日本大本营陆军部文件说:“陆军为汉口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8月22日,日军大本营下达188号、参谋总长第250号命令可以归结为两点:第一,“攻占汉口附近地区”;第二,“把蒋政权逐出中原”。日本天皇的命令明确表示:“此次大战所期待的是使蒋政权降为地方政权。” 武汉万家岭

本数据来源于百度地图,最终结果以百度地图数据为准。

  国民政府则调集全部海空军,计有战舰40余艘,飞机100余架,陆军120个师总兵力约110万人。蒋介石亲自坐镇武汉直接指挥。蒋亲自到中央广播电台发表继起悲壮的讲话:“中国人民和政府已被日本侵略者欺侮压迫到最后限度,中国军队为了民族之生存,决心在武汉地区与日军决一死战。抗战爆发以来,已经作战的经历,足以证明在阵地战上我军力量之坚强,将士作战之勇敢无畏。”不过他也强调了另一个目标:“我军此次作战,将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进退为重,而在于自动地选择有利的作战地区,达成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之目的。”   战至7月26日,张发奎九江失守。8月1日第九战区第一兵团司令薛岳奉命指挥九江至南昌以及鄱阳湖周围战事。他把7个军的兵力部署在德安、瑞昌、庐山地区,摆下一个他自称为“反八字阵”的阵势,迎战冈村宁次的第11军。薛岳说:“我这个反八字阵势,如袋捕鼠,又如飞剪,敌犯右则左应,犯左则右应。敌若钻进来,就很难逃出去。”   7月下旬至8月初,日军第106师团沿南浔铁路两侧向德安方向推进,在沙河镇 、南昌铺一带与薛岳部第8军及第64军进行了7天7夜的反复争夺,遭受重创,参与进攻的16000多人伤亡过半,冈村宁次不得不下令第106师团暂时停止进攻,在沙河镇附近休整。   8月24日,日军第9师团攻陷瑞昌,并由瑞昌向西南推进。为配合第9师团作战,第106师团又开始发起进攻。   8月27日零时起,在空军及炮兵的火力支援下,日军第106师团向薛岳部第70军、第64军及第4军正面阵地展开猛攻。   9月4日占领马回岭,因伤亡过大,又被迫停止进攻,在马回岭地区进行休整,并补充兵源,为了加强该部的战斗力,冈村宁次还将从杭州地区调来的第11 军第22师团的山炮兵第52联队配属给106师团。   

武汉会战之万家岭大捷

9月下旬,冈村宁次从空中侦察了解到薛岳 第1兵团主力在瑞(昌)武(宁)路方面作战,南浔铁路与瑞武路之间的守军兵力薄弱,出 现空隙,便命令整补后初步恢复元气的第106师团向西推进,企图切断南浔路与武宁路中国 守军间的联系。第106师团接到冈村命令后迅速行动。   10月2日,第106师团主力孤军深入到 了万家岭地区。 当发现日军第106师团孤军深入之后,薛岳认为机会难得,随即给武汉军委会和9战区司令 部发电请示,拟抽调大军,歼灭突入该敌,以定后方。蒋介石迅速回电同意,并表示再调 遣部队支援薛岳。决心既下,薛岳乃从德星路、南浔路、瑞武路三个方面抽调第66军、第7 4军、第187师、第139师的一个旅、第91师、新编第13师、新编第15师的一个旅、第142师、第60师、预备第6师、第19师,会同负责正面阻击106师团的第4军,四面包围,全力出击 。10余万军队开始在崇山峻岭中运动。   10月1日至3日间,第74军部第58师向已占领万家岭、哔叽街一带的日军连续攻击。日军在飞 机掩护下拼死反击,双方伤亡均重。直到4日,双方在小金山、万家岭、张古山、箭炉苏一带连续激战,阵地几度易手。此时,薛岳调遣的各部队已陆续靠拢,对106师团已形成合围之势。身在九江的冈村宁次从空军侦察中发现薛岳给他的106师团伏下了一个口袋阵,立即 命令106师团向北转进,向第27师团靠拢,同时命令27师团警戒106师团右翼,企图把106师团接出重围。 日军第106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接到冈村命令,急忙行动,但紧要关头,松浦淳六郎 和他的参谋发现难于识别地图!这次武汉会战中,日军所使用的五万分之一比例的军事地 图,正是1926年冈村从孙传芳那里窃取来后,由参谋本部印刷发至各部队的,里面多有不 准确之处,无法比照参照物予以纠正,他们试图借助指南针标定方向,可当地又有磁铁矿 藏,指南针失灵。如无头苍蝇般在山中冲撞一两日,处处遭到中国军队阻击,也未找到一条生路。106师团注定了在劫难逃。   10月5、6日两日,第1兵团主力第74军(即后来的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 的前身)等部在长岭、背溪街、张古山、狮子岩等处与日军第106师团激战。   6日,薛岳认为歼灭当面日军的时机已到,下达了对敌第106师团展开总攻击的作战命令,当天下午,总攻击开始打响,第66军以第195师及160师向石堡山攻击前进。74军第51师在师长王耀武指挥下,向日军占据的长岭北端和张古山制高点发起了数度攻击,第305团团长张灵甫率一支精干的小部队,从日军疏于防范的后山绝壁上进攻,经过白刃格斗,占领张古山主阵地。   拂晓后,日军拼力反扑,一度夺回阵地。张灵甫率部死战,腿部负伤,仍不下火线,张古山顶一时尸山血海。 激战至10月9日,在中国军队的打击下,日军第106师团损失惨重,特别是日军基层军官伤亡惨重,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向万家岭地区空投了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 官,以加强力量,这在整个中国抗日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因此阵地对日军突围至关重要,以飞机重炮攻击,51师只得退下,入夜又夺回,经五昼夜反复争夺,张灵甫带伤坚持战斗,终于牢牢控制该阵地。   这个争夺战,日军仅遗留阵前尸体就达四千多具!可以说,没有张古山争夺战的胜利,就不可能有万家岭大捷。 同日,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10月9日24时前全歼该敌,结束战斗,作为给“双十节”的 献礼。15时,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勇壮士兵200至500人组成奋勇队,担任先头突击。同时各部长官一律靠前指挥,薛岳自己也亲临一线。18时,炮火准备。19时,奋勇队出击,各主力部队紧随其后,向箭炉苏、万家岭、田步苏、雷鸣鼓刘、杨家山等地全线攻击。各部队前赴后继,踏尸猛冲。经一夜血战,106师团的防御阵地彻底崩溃。激战至10日晨,第66 军收复万家岭、田步苏,第4军收复大金山西南高地和箭炉苏以东高地,第74军收复张古山 ,第91师收复杨家山东北无名村,第142师收复杨家山北端高地。战斗中,第4军前卫突击 队曾突至万家岭第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天色太黑,加之自身也伤亡重大,未能及时发觉松浦中将。据战役结束后一名日俘供认:“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也持枪了。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未能生擒松浦淳六郎,成为此次会战中最大的遗憾。11日,第106师团残部千退守雷鸣鼓刘、石马坑刘、桶汉傅、松树熊等不到5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固守待援。冈村宁次严令各部不惜代价,增援万家岭。鉴于基本歼灭106师团的主要目 的已经达到,而各部队伤亡均极惨重,薛岳命令各部撤出战斗,全军退守永丰桥、郭背山 、柘林一线。随后,薛岳电禀武汉军委会:“此次敌穿插迂回作战之企图虽遭挫折,但我集中围攻,未将该敌悉歼灭,至为痛惜。”

 

万家岭大捷战场分布概况

乌石门观音阁

  1938年8月下旬,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在观音阁,召集南浔线指挥作战的高级将领吴奇伟、吴逸志、李汉魂、欧震、俞济时等人及其幕僚开紧急战地工作会,分析了赣北抗日战场的形势,分析了日军第106师团派遣侦察兵,化装成道人密窜到磨溪乡搞侦察活动的军事情报,作出了将计就计,运用口袋战术,在万家岭歼灭日军的作战方案。

野鸡垄至磨溪乡的出口处

  1938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日本侵略军106师团主力及101师团之一部,窜入德安西南边之万家岭,被我薛岳兵团包围,激战13昼夜,歼灭日军14000余人。

刘鞔鼓村刘茂良家旧宅

  1938年9月29日至10月10日4时,日军106师团司令部驻此。日本兵在此村抓获了刘茂弹的美貌年轻的妻子,陪师团长松浦淳六郎玩弄。

金山寺

  第90师师长陈荣机率领535、536、539、540四个团防守大金山、小金山、扁担山一线,司令部驻在金山寺。日军飞机轰炸大金山时,有一颗炸弹从金山寺天井中落下未响,没有爆炸。另一颗炸弹落在寺门前,炸成了一个大坑。

刘鞔鼓村边的大树下

  日军106师团辎重兵106联队1500人,650头马,葬身于此。该联队的一等兵那须良辅在《地狱谷中的三个星期》一文中记述:“雷鸣鼓刘是周围环山的狭小盆地。我们向这狭谷进军,后来才知道,周围的山中有数万敌军在等待我们。……离开九江时有数千匹马,在雷鸣鼓刘,连一匹马也没有了。”国民党陆军第32军141师师长唐永良在《万家岭战场目睹记》中记载:“到了雷鸣鼓,在将近村的东边,一个矮山的下边稻田里,看到了成行成列的死马……只在半里内外的一块田中,就有死马五、六百头。”

马家垄

  1938年10月9日上午9时,日军飞机一面轰炸我军阵地,一面自飞机上空空降军官数十人,并投入一些粮弹补充,以图苟延残喘。此时第4军之90师已挑选奋勇队200名,并以田团之两营,韦团之一营,随奋勇队向日军空降兵降落之处——箭炉苏东边之马家垄攻击,捕歼日军飞机空降之军官,欲求捕一生俘而未捕俘,皆是在顽抗中被我军击毙。据日本老兵重信崇义回忆,他哥哥重信直人就是日军第6师团抽调来援助万家的大尉军官,在这次空降中落到水塘里被淹死的。采用空降兵支援,在日军侵华战史上,还是第一次。

石坡山一棵大树下

  1938年10月10日晨,日军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正躲在这棵大树下的一丛小灌木丛中,他清楚地看到了外面的一切,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中国军队在离他只有10米左右的地方来回搜索,竟没有发现他的藏身处。就在中国兵在此处寻找他时,他做好了自杀准备,决定杀身成仁。

刘鞔鼓村

  刘鞔鼓村是日军106师团司令部所在地,10月9日晚,薛岳兵团组织4个旅的兵力,从四面包围日军106师团司令部,同日军血肉相拼,格斗至曙,杀死日军一千余名。日军106师团司令部正处于危急之时,日军飞机赶来助战,投放三颗照明弹,照得地面如同白天一样,此时松浦淳六郎率领残部,向樟树下方向逃窜。

老虎尖

  老虎尖是日军在万家岭战场上北面坚守的一个据点,离日军106师团司令部较近,日军派有重兵据守。我第66军之159师在10月8日驰奔至老虎尖,同日军开展血战,歼灭日军600余人。

  十、走马畈——万家岭战役主战场之三

  走马畈是日军106师团司令部西南边的屏障,日军149联队在此地同我新编第13师和第91师激战,歼灭日军500余人。

万家岭

  第4军之102师在万家岭同日军激战,歼敌近千,日军大队长福岛少佐亦死于万家岭。

大金山

  第4军之90师防守大金山,坚持“阵地战中的运动战”的战法,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大金山阵地巍然不动,日军遗尸遍地在两千以上,日军大队长町田少佐亦死于大金山下。

扁担山

  第4军之90师在扁担山同日军激战,夜战肉搏,歼灭日军600余人,日军大队长寺川少佐亦死在其中。

张古山

  张古山是万家岭战场的锁钥,日军对此阵地的攻击更为凶猛。我74军之51师和58师英勇奋战,取得了“张古山三陷三夺,日旅团葬

背溪街

  日军在背溪街死亡300多人,一个吃丐在大堆的日军骷髅中拾得金牙三十七只之多。这就是日军死亡的佐证,中国兵谁配有金牙。据背溪街老人李屏水回忆:战后,日军打扫战场时,在背溪街碾盘畈的一块田里就埋了日军48具尸首。日军走后不久,村民们愤怒地把那48颗尸首,全部挖起来,抛到河里去了。

  身山谷”的辉煌战果。在张古山歼灭日军4000余人。

城门山

  城门山西至麒麟峰,东至张古山,是万家岭战役的战略要地,吴奇伟调新编13师和第91师,在城门巧布口袋阵,将日军101师团149联队,歼灭于城门,歼灭日军1000余人,联队长津田大佐亦死于此。

麒麟峰

  麒麟峰位于白水街西北方,海拔367米,地理位置重要,若麒麟峰被日军占领,将影响万家岭战场上的战局。日军第27师团之铃木联队和宫崎富雄联队曾两次攻陷麒麟峰。我军调第18军之60师、第32军之142师、新编13师反攻麒麟峰,歼灭日军2500人,我360团团长杨家骝,725团团长郑克已壮烈殉国。战事之壮烈,可想而知。

小散的回答:

1938年7月,日本开始进攻武汉外围广大地区。大战总司令为畑俊六大将,投入陆海空三军35万兵力,另以新增调40万大军配合作战。调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作战经费32.5亿日元。据战后发现日军文件证明,连日本本土仅留的一个近卫师团,也待命随时增援武汉大战。日本大本营陆军部文件说:“陆军为汉口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8月22日,日军大本营下达188号、参谋总长第250号命令可以归结为两点:第一,“攻占汉口附近地区”;第二,“把蒋政权逐出中原”。日本天皇的命令明确表示:“此次大战所期待的是使蒋政权降为地方政权。” 武汉万家岭

本数据来源于百度地图,最终结果以百度地图数据为准。

  国民政府则调集全部海空军,计有战舰40余艘,飞机100余架,陆军120个师总兵力约110万人。蒋介石亲自坐镇武汉直接指挥。蒋亲自到中央广播电台发表继起悲壮的讲话:“中国人民和政府已被日本侵略者欺侮压迫到最后限度,中国军队为了民族之生存,决心在武汉地区与日军决一死战。抗战爆发以来,已经作战的经历,足以证明在阵地战上我军力量之坚强,将士作战之勇敢无畏。”不过他也强调了另一个目标:“我军此次作战,将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进退为重,而在于自动地选择有利的作战地区,达成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之目的。”   战至7月26日,张发奎九江失守。8月1日第九战区第一兵团司令薛岳奉命指挥九江至南昌以及鄱阳湖周围战事。他把7个军的兵力部署在德安、瑞昌、庐山地区,摆下一个他自称为“反八字阵”的阵势,迎战冈村宁次的第11军。薛岳说:“我这个反八字阵势,如袋捕鼠,又如飞剪,敌犯右则左应,犯左则右应。敌若钻进来,就很难逃出去。”   7月下旬至8月初,日军第106师团沿南浔铁路两侧向德安方向推进,在沙河镇 、南昌铺一带与薛岳部第8军及第64军进行了7天7夜的反复争夺,遭受重创,参与进攻的16000多人伤亡过半,冈村宁次不得不下令第106师团暂时停止进攻,在沙河镇附近休整。   8月24日,日军第9师团攻陷瑞昌,并由瑞昌向西南推进。为配合第9师团作战,第106师团又开始发起进攻。   8月27日零时起,在空军及炮兵的火力支援下,日军第106师团向薛岳部第70军、第64军及第4军正面阵地展开猛攻。   9月4日占领马回岭,因伤亡过大,又被迫停止进攻,在马回岭地区进行休整,并补充兵源,为了加强该部的战斗力,冈村宁次还将从杭州地区调来的第11 军第22师团的山炮兵第52联队配属给106师团。   

武汉会战之万家岭大捷

9月下旬,冈村宁次从空中侦察了解到薛岳 第1兵团主力在瑞(昌)武(宁)路方面作战,南浔铁路与瑞武路之间的守军兵力薄弱,出 现空隙,便命令整补后初步恢复元气的第106师团向西推进,企图切断南浔路与武宁路中国 守军间的联系。第106师团接到冈村命令后迅速行动。   10月2日,第106师团主力孤军深入到 了万家岭地区。 当发现日军第106师团孤军深入之后,薛岳认为机会难得,随即给武汉军委会和9战区司令 部发电请示,拟抽调大军,歼灭突入该敌,以定后方。蒋介石迅速回电同意,并表示再调 遣部队支援薛岳。决心既下,薛岳乃从德星路、南浔路、瑞武路三个方面抽调第66军、第7 4军、第187师、第139师的一个旅、第91师、新编第13师、新编第15师的一个旅、第142师、第60师、预备第6师、第19师,会同负责正面阻击106师团的第4军,四面包围,全力出击 。10余万军队开始在崇山峻岭中运动。   10月1日至3日间,第74军部第58师向已占领万家岭、哔叽街一带的日军连续攻击。日军在飞 机掩护下拼死反击,双方伤亡均重。直到4日,双方在小金山、万家岭、张古山、箭炉苏一带连续激战,阵地几度易手。此时,薛岳调遣的各部队已陆续靠拢,对106师团已形成合围之势。身在九江的冈村宁次从空军侦察中发现薛岳给他的106师团伏下了一个口袋阵,立即 命令106师团向北转进,向第27师团靠拢,同时命令27师团警戒106师团右翼,企图把106师团接出重围。 日军第106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接到冈村命令,急忙行动,但紧要关头,松浦淳六郎 和他的参谋发现难于识别地图!这次武汉会战中,日军所使用的五万分之一比例的军事地 图,正是1926年冈村从孙传芳那里窃取来后,由参谋本部印刷发至各部队的,里面多有不 准确之处,无法比照参照物予以纠正,他们试图借助指南针标定方向,可当地又有磁铁矿 藏,指南针失灵。如无头苍蝇般在山中冲撞一两日,处处遭到中国军队阻击,也未找到一条生路。106师团注定了在劫难逃。   10月5、6日两日,第1兵团主力第74军(即后来的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 的前身)等部在长岭、背溪街、张古山、狮子岩等处与日军第106师团激战。   6日,薛岳认为歼灭当面日军的时机已到,下达了对敌第106师团展开总攻击的作战命令,当天下午,总攻击开始打响,第66军以第195师及160师向石堡山攻击前进。74军第51师在师长王耀武指挥下,向日军占据的长岭北端和张古山制高点发起了数度攻击,第305团团长张灵甫率一支精干的小部队,从日军疏于防范的后山绝壁上进攻,经过白刃格斗,占领张古山主阵地。   拂晓后,日军拼力反扑,一度夺回阵地。张灵甫率部死战,腿部负伤,仍不下火线,张古山顶一时尸山血海。 激战至10月9日,在中国军队的打击下,日军第106师团损失惨重,特别是日军基层军官伤亡惨重,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向万家岭地区空投了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 官,以加强力量,这在整个中国抗日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因此阵地对日军突围至关重要,以飞机重炮攻击,51师只得退下,入夜又夺回,经五昼夜反复争夺,张灵甫带伤坚持战斗,终于牢牢控制该阵地。   这个争夺战,日军仅遗留阵前尸体就达四千多具!可以说,没有张古山争夺战的胜利,就不可能有万家岭大捷。 同日,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10月9日24时前全歼该敌,结束战斗,作为给“双十节”的 献礼。15时,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勇壮士兵200至500人组成奋勇队,担任先头突击。同时各部长官一律靠前指挥,薛岳自己也亲临一线。18时,炮火准备。19时,奋勇队出击,各主力部队紧随其后,向箭炉苏、万家岭、田步苏、雷鸣鼓刘、杨家山等地全线攻击。各部队前赴后继,踏尸猛冲。经一夜血战,106师团的防御阵地彻底崩溃。激战至10日晨,第66 军收复万家岭、田步苏,第4军收复大金山西南高地和箭炉苏以东高地,第74军收复张古山 ,第91师收复杨家山东北无名村,第142师收复杨家山北端高地。战斗中,第4军前卫突击 队曾突至万家岭第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天色太黑,加之自身也伤亡重大,未能及时发觉松浦中将。据战役结束后一名日俘供认:“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也持枪了。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未能生擒松浦淳六郎,成为此次会战中最大的遗憾。11日,第106师团残部千退守雷鸣鼓刘、石马坑刘、桶汉傅、松树熊等不到5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固守待援。冈村宁次严令各部不惜代价,增援万家岭。鉴于基本歼灭106师团的主要目 的已经达到,而各部队伤亡均极惨重,薛岳命令各部撤出战斗,全军退守永丰桥、郭背山 、柘林一线。随后,薛岳电禀武汉军委会:“此次敌穿插迂回作战之企图虽遭挫折,但我集中围攻,未将该敌悉歼灭,至为痛惜。”

 

万家岭大捷战场分布概况

乌石门观音阁

  1938年8月下旬,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在观音阁,召集南浔线指挥作战的高级将领吴奇伟、吴逸志、李汉魂、欧震、俞济时等人及其幕僚开紧急战地工作会,分析了赣北抗日战场的形势,分析了日军第106师团派遣侦察兵,化装成道人密窜到磨溪乡搞侦察活动的军事情报,作出了将计就计,运用口袋战术,在万家岭歼灭日军的作战方案。

野鸡垄至磨溪乡的出口处

  1938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日本侵略军106师团主力及101师团之一部,窜入德安西南边之万家岭,被我薛岳兵团包围,激战13昼夜,歼灭日军14000余人。

刘鞔鼓村刘茂良家旧宅

  1938年9月29日至10月10日4时,日军106师团司令部驻此。日本兵在此村抓获了刘茂弹的美貌年轻的妻子,陪师团长松浦淳六郎玩弄。

金山寺

  第90师师长陈荣机率领535、536、539、540四个团防守大金山、小金山、扁担山一线,司令部驻在金山寺。日军飞机轰炸大金山时,有一颗炸弹从金山寺天井中落下未响,没有爆炸。另一颗炸弹落在寺门前,炸成了一个大坑。

刘鞔鼓村边的大树下

  日军106师团辎重兵106联队1500人,650头马,葬身于此。该联队的一等兵那须良辅在《地狱谷中的三个星期》一文中记述:“雷鸣鼓刘是周围环山的狭小盆地。我们向这狭谷进军,后来才知道,周围的山中有数万敌军在等待我们。……离开九江时有数千匹马,在雷鸣鼓刘,连一匹马也没有了。”国民党陆军第32军141师师长唐永良在《万家岭战场目睹记》中记载:“到了雷鸣鼓,在将近村的东边,一个矮山的下边稻田里,看到了成行成列的死马……只在半里内外的一块田中,就有死马五、六百头。”

马家垄

  1938年10月9日上午9时,日军飞机一面轰炸我军阵地,一面自飞机上空空降军官数十人,并投入一些粮弹补充,以图苟延残喘。此时第4军之90师已挑选奋勇队200名,并以田团之两营,韦团之一营,随奋勇队向日军空降兵降落之处——箭炉苏东边之马家垄攻击,捕歼日军飞机空降之军官,欲求捕一生俘而未捕俘,皆是在顽抗中被我军击毙。据日本老兵重信崇义回忆,他哥哥重信直人就是日军第6师团抽调来援助万家的大尉军官,在这次空降中落到水塘里被淹死的。采用空降兵支援,在日军侵华战史上,还是第一次。

石坡山一棵大树下

  1938年10月10日晨,日军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正躲在这棵大树下的一丛小灌木丛中,他清楚地看到了外面的一切,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中国军队在离他只有10米左右的地方来回搜索,竟没有发现他的藏身处。就在中国兵在此处寻找他时,他做好了自杀准备,决定杀身成仁。

刘鞔鼓村

  刘鞔鼓村是日军106师团司令部所在地,10月9日晚,薛岳兵团组织4个旅的兵力,从四面包围日军106师团司令部,同日军血肉相拼,格斗至曙,杀死日军一千余名。日军106师团司令部正处于危急之时,日军飞机赶来助战,投放三颗照明弹,照得地面如同白天一样,此时松浦淳六郎率领残部,向樟树下方向逃窜。

老虎尖

  老虎尖是日军在万家岭战场上北面坚守的一个据点,离日军106师团司令部较近,日军派有重兵据守。我第66军之159师在10月8日驰奔至老虎尖,同日军开展血战,歼灭日军600余人。

  十、走马畈——万家岭战役主战场之三

  走马畈是日军106师团司令部西南边的屏障,日军149联队在此地同我新编第13师和第91师激战,歼灭日军500余人。

万家岭

  第4军之102师在万家岭同日军激战,歼敌近千,日军大队长福岛少佐亦死于万家岭。

大金山

  第4军之90师防守大金山,坚持“阵地战中的运动战”的战法,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大金山阵地巍然不动,日军遗尸遍地在两千以上,日军大队长町田少佐亦死于大金山下。

扁担山

  第4军之90师在扁担山同日军激战,夜战肉搏,歼灭日军600余人,日军大队长寺川少佐亦死在其中。

张古山

  张古山是万家岭战场的锁钥,日军对此阵地的攻击更为凶猛。我74军之51师和58师英勇奋战,取得了“张古山三陷三夺,日旅团葬

背溪街

  日军在背溪街死亡300多人,一个吃丐在大堆的日军骷髅中拾得金牙三十七只之多。这就是日军死亡的佐证,中国兵谁配有金牙。据背溪街老人李屏水回忆:战后,日军打扫战场时,在背溪街碾盘畈的一块田里就埋了日军48具尸首。日军走后不久,村民们愤怒地把那48颗尸首,全部挖起来,抛到河里去了。

  身山谷”的辉煌战果。在张古山歼灭日军4000余人。

城门山

  城门山西至麒麟峰,东至张古山,是万家岭战役的战略要地,吴奇伟调新编13师和第91师,在城门巧布口袋阵,将日军101师团149联队,歼灭于城门,歼灭日军1000余人,联队长津田大佐亦死于此。

麒麟峰

  麒麟峰位于白水街西北方,海拔367米,地理位置重要,若麒麟峰被日军占领,将影响万家岭战场上的战局。日军第27师团之铃木联队和宫崎富雄联队曾两次攻陷麒麟峰。我军调第18军之60师、第32军之142师、新编13师反攻麒麟峰,歼灭日军2500人,我360团团长杨家骝,725团团长郑克已壮烈殉国。战事之壮烈,可想而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18 14:48 , Processed in 0.64586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