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陈菲菲

2020-1-16 14: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 评论: 0

摘要:   陈菲菲,女,是五十年代福建前线广播电台播音员。1955年,不到20岁的31军文工团团员陈菲菲,因为会普通话、闽南话,声音好听,被组织上选派到前线从事对敌有线广播喊话。   那时厦金前线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 ...

  陈菲菲,女,是五十年代福建前线广播电台播音员。1955年,不到20岁的31军文工团团员陈菲菲,因为会普通话、闽南话,声音好听,被组织上选派到前线从事对敌有线广播喊话。   那时厦金前线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炮声,一种就是大...

陈菲菲

  陈菲菲,女,是五十年代福建前线广播电台播音员。1955年,不到20岁的31军文工团团员陈菲菲,因为会普通话、闽南话,声音好听,被组织上选派到前线从事对敌有线广播喊话。
  那时厦金前线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炮声,一种就是大喇叭广播声。特别是1958年厦金炮战中,广播站都是双方炮兵的首要攻击目标,双方都是将“把敌人的大喇叭打哑了”作为重大战果。   梳着两条辫子的陈菲菲来到何厝香山广播组。沉沉暗夜,厦金海峡一片沉寂,陈菲菲只听见海峡上空自己和金门对岸女播音员汤丽珠的声音在喊话。厦金海峡最近处只有2000多米,隔海长距离广播,为了让声音传递更清晰,双方的语速都非常慢,听起来有一种很独特的风格。   从1955年到1958年年底,陈菲菲对台“喊话”的地点是何厝香山广播组。陈老告诉我们,那时的对金门广播是以有线的形式进行的,通常是白天休息,晚上工作,只要是三级风以下,风平浪静的时候就要对着金门“喊话”。陈老说,如果天气好,有时候一整个晚上都要不停地对着广播,对着金门喊。“在炮火底下坚持播音,而且生活上也很苦。”陈老这样形容当时的工作环境。   沉沉暗夜,厦金海峡一片沉寂,陈菲菲只听见海峡上空自己和金门对岸女播音员汤丽珠的声音在喊话。两岸喊话的内容针锋相对,陈老记忆最深的是,对岸攻击我们“人民很穷,两个人穿一条裤子,吃香蕉皮”,陈菲菲听着很气愤。   而陈老当时对金门“喊话”最多的内容则是“五条保证”、“弃暗投明奖励规定”,鼓励金门驻军阵前起义。蒋军军官为了不让士兵听广播,命令他们在播音时敲锣打鼓,陈菲菲觉得特别可笑。陈老说,尽管如此,仍然有很多国民党兵冒险泅水投诚。
  厦门和金门两地之间的有线广播,可能是世界上历时最长的敌对双方有线广播“喊话”了。陈菲菲老人,30多年从事对台、对金门广播,唱了一辈子“对台戏”,她既是厦金海峡空中“对话”的历史见证者,也身历海峡两岸对峙、缓和、走近、往来的历史变迁。
  1979年1月1日,福建前线首先停止了对大金门、小金门、大担、二担等岛屿的炮击。接着,云顶岩侧翼的高山上的喇叭减少了讲话次数,降低了讲话调门,并最终于1991年4月24日沉默了。对岸也羞答答地予以回应,金门停止了对我有线广播,更多的是播一些乐曲了。   陈菲菲的声音通过金门驻军在老兵中掀起波澜,老兵们的哭诉使蒋经国倍感压力。一年后,台湾当局宣布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这一放势不可挡,到1990年,回大陆探亲的国民党老兵达200多万人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9 )

GMT+8, 2020-2-27 10:41 , Processed in 0.19956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