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陈工孟:课文狼字词翻译

2020-8-9 17: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4| 评论: 0

摘要: 刘永江的回答: 我写了很多,顺手给点赞吧 有一个屠户傍晚回家,担子里的肉已卖完,只有剩下的骨头。路上遇到两只狼,紧跟着他走了很远。 屠户害怕了,把骨头扔给狼。一只狼得到骨头停下来,一只狼仍然跟从。再拿骨 ...

刘永江的回答:

我写了很多,顺手给点赞吧 有一个屠户傍晚回家,担子里的肉已卖完,只有剩下的骨头。路上遇到两只狼,紧跟着他走了很远。 屠户害怕了,把骨头扔给狼。一只狼得到骨头停下来,一只狼仍然跟从。再拿骨头投给狼,后面得到骨头的狼停下来可是前面的狼又跟了上来。骨头已经没了,可是两只狼还像原来一样跟着他。 屠户非常困窘,恐怕前后同时受到狼的攻击。环顾四野有一个麦场,麦场的主人把柴草堆积在麦场中间,覆盖成小山似的。屠户就奔跑过去靠在柴草堆下面,放下担子拿起屠刀。狼不敢靠前,瞪眼朝着屠户。 一会儿,一只狼径直离开,另一只像狗一样蹲坐在前面。过了很久,面前这只狼好像闭上了眼睛,神情悠闲得很。屠户突然跳起,用刀劈狼的头,又连砍几刀杀死了它。正要走,转身看柴草堆的后面,另一只狼正在柴草堆里打洞,打算要钻洞进去来攻击屠户的背后。狼的身子已经进入一半,只露屁股和尾巴。屠户从后面砍断狼的大腿,也杀死了它。屠户这时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来诱惑敌人。 狼太狡猾了,可是一会儿两只狼都死了,禽兽的花招能有多少呢?只是给人增添笑料罢了。 止:通“只” 缀:紧跟 甚:很 投以骨:即“以骨投之” 止:停 从:跟从 复:再,又 两狼之并驱如故:之: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不翻译 并:一起 故:旧,原来 大:很,非常 窘:困窘急迫 恐:担心 敌:敌对 顾:看,看见 积:堆积 薪:柴草 苫:盖上 蔽:遮蔽 丘:土堆 倚:靠 弛:放松,放下 持:拿起 前:靠前 眈眈:注视的样子 向:对着 径:径自 去:离开 犬:像狗一样 久之:之:不翻译 瞑:闭眼 意:神情 暇:空闲 暴:突然 方:正 隧:打洞 尻:屁股 股:大腿 悟:知道 寐:睡觉 黠:狡猾 顷刻:一会儿 笑:笑料 变诈:作假、欺骗 几何:多少 耳:罢了 已经写完了 3Q

李学成的回答:

我写了很多,顺手给点赞吧 有一个屠户傍晚回家,担子里的肉已卖完,只有剩下的骨头。路上遇到两只狼,紧跟着他走了很远。 屠户害怕了,把骨头扔给狼。一只狼得到骨头停下来,一只狼仍然跟从。再拿骨头投给狼,后面得到骨头的狼停下来可是前面的狼又跟了上来。骨头已经没了,可是两只狼还像原来一样跟着他。 屠户非常困窘,恐怕前后同时受到狼的攻击。环顾四野有一个麦场,麦场的主人把柴草堆积在麦场中间,覆盖成小山似的。屠户就奔跑过去靠在柴草堆下面,放下担子拿起屠刀。狼不敢靠前,瞪眼朝着屠户。 一会儿,一只狼径直离开,另一只像狗一样蹲坐在前面。过了很久,面前这只狼好像闭上了眼睛,神情悠闲得很。屠户突然跳起,用刀劈狼的头,又连砍几刀杀死了它。正要走,转身看柴草堆的后面,另一只狼正在柴草堆里打洞,打算要钻洞进去来攻击屠户的背后。狼的身子已经进入一半,只露屁股和尾巴。屠户从后面砍断狼的大腿,也杀死了它。屠户这时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来诱惑敌人。 狼太狡猾了,可是一会儿两只狼都死了,禽兽的花招能有多少呢?只是给人增添笑料罢了。 止:通“只” 缀:紧跟 甚:很 投以骨:即“以骨投之” 止:停 从:跟从 复:再,又 两狼之并驱如故:之: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不翻译 并:一起 故:旧,原来 大:很,非常 窘:困窘急迫 恐:担心 敌:敌对 顾:看,看见 积:堆积 薪:柴草 苫:盖上 蔽:遮蔽 丘:土堆 倚:靠 弛:放松,放下 持:拿起 前:靠前 眈眈:注视的样子 向:对着 径:径自 去:离开 犬:像狗一样 久之:之:不翻译 瞑:闭眼 意:神情 暇:空闲 暴:突然 方:正 隧:打洞 尻:屁股 股:大腿 悟:知道 寐:睡觉 黠:狡猾 顷刻:一会儿 笑:笑料 变诈:作假、欺骗 几何:多少 耳:罢了 已经写完了 3Q

王政山的回答:

“其一/犬坐于前”中“犬”为“像狗一样”,作状语,非主语,准确翻译为“其中一条狼像狗一样蹲坐在前面”,所以节奏划分对于理解本文至关重要。如若节奏划分错误,则会产生误解,认为“其中一条狗对坐在前方”。简而言之,学习文言第一步应为节奏朗读,以初步感悟文意。 字词解释: 止,通“只”,只有。 缀,这里指紧跟、跟随。缀行甚远:紧随着走了很远。 投以骨,即“投之以骨”,也就是“以骨投之”,把骨头投扔给狼。 从,跟从。 并,一起。 故,旧、原来。 窘(jiǒng),困窘,处境危急。 敌,敌对,这里是胁迫、攻击的意思。 顾,回头看,这里指往旁边看。 积薪,堆积柴草。 苫(shàn)蔽,覆盖、遮蔽。 乃,于是、就。 弛(chí),放松,这里指卸下。 眈眈(dān dān),注视的样子。 少(shǎo)时,一会儿。 犬,像狗似的。 坐,蹲坐。 久,很久;之,没有实在意义。 瞑(míng),闭眼。 暇(xiá),空闲。 暴,突然。 毙,杀死。 洞,打洞。 其,指柴堆。 隧,指从柴草堆中打洞。 尻(kāo),屁股。 股,大腿。 寐(mèi),睡觉。 盖,原来。

胡江川的回答:

一个屠夫傍晚回家,担子里面的肉已经卖完,只有剩下的骨头。路上遇见两只狼,紧跟着走了很远。 屠夫害怕了,把骨头扔给狼。一只狼得到骨头停下了。另一只狼仍然跟着他。屠夫又把骨头扔给狼,后面得到骨头的狼停下了,可是前面得到骨头的狼又赶到了。骨头已经扔完了。但是两只狼像原来一样一起追赶屠夫。 屠夫非常困窘急迫,恐怕前后一起受到狼的攻击。屠夫看见田野里有一个打麦场,打麦场的主人把柴草堆积在打麦场里,覆盖成小山(似的)。屠夫于是跑过去靠在柴草堆的下面,放下担子拿起屠刀。两只狼不敢上前,瞪着眼睛朝着屠夫。 一会儿,一只狼径直走开了,另一只狼像狗似的蹲坐在屠夫的前面。时间长了,那只狼的眼睛好像闭上了,神情悠闲得很。屠夫突然跳起,用刀砍狼的脑袋,又连砍几刀把狼杀死。屠夫刚想要走,转身看见柴草堆的后面,另一只狼正在柴草堆里打洞,打算要钻洞进去,来攻击屠夫的后面。身子已经钻进去了一半,只露出屁股和尾巴。屠夫从狼的后面砍断了狼的大腿,也把狼杀死了。屠夫这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这种方式来诱惑敌方。 狼也太狡猾了,可是一会儿两只狼都被杀死了,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呢?只给人们增加笑料罢了。

蒋 欣的回答: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欻一狼来,瞰担上肉,似甚垂涎,随屠尾行数里。屠惧,示之以刃,少却;及走,又从之。屠思狼所欲者肉,不如悬诸树而早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间,示 以空担。狼乃止。屠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视,则死 狼也。仰首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皮价昂,直十余金,屠小裕焉。 缘木求鱼,狼则罹之,是可笑也! ②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③ 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中探爪入,屠急捉之,令出不去,但思无计可以死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之法吹之。极力吹移 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非屠,乌能作此谋也! 翻译: ① 有个屠夫卖完肉回家。天色已晚,忽然一只狼冲来,直看着担子里的肉,像是很馋,它跟在屠夫后面走了数里路。屠夫害怕,用刀吓它,它就稍微退一步;等屠夫朝前走,它又跟上。屠夫想,狼想要的是肉,不如暂且将肉挂在树上,等第二天早上再来拿。于是将肉钩好,踮起脚将肉挂在树上,再把空担给狼看,狼才停住不跟了。屠夫回去,天亮来取肉时,远远看到树上悬着一个大东西,好像人上吊死的样子,大惊,迟疑地走近看,原来是死狼。抬头仔细看,就见狼口咬住肉,但钩子钩住了它的腭部,真像鱼上钩吃饵。那时狼皮价钱贵,值十余金,屠夫因此有些钱了。人们说爬上树求鱼,哪知,这狼爬上树求灾难。这实在令人好笑啊! ② 有个屠户天晚回家,担子里的肉已经卖完了,只有剩下来的一些骨头。路上遇到两只狼,紧随着走了很远。屠户害怕,拿起一块骨头扔过去。一只狼得到骨头停下了,另一只狼仍然跟着。又拿起一块骨头扔过去,后得到骨头的那只狼停下了,可是先得到骨头的那只狼又跟上来。骨头已经扔完了,两只狼像原来一样一起追赶。屠户很急很怕,恐怕前后一起受到狼的攻击。看见野地里有一个打麦场,场主人把柴草堆在打麦场里,覆盖成小山似的。屠户于是奔过去倚靠在柴草堆下,放下担子拿起屠刀。两只狼都不敢向前,瞪眼朝着屠户。过了一会,一只狼径直走开,另一只狼像狗似的蹲坐在前面。时间长了,那只狼的眼睛似乎闭上了,神情悠闲得很。屠户突然跳起来,用刀劈狼的脑袋,又连砍几刀把狼杀死。屠户刚要上路,转到柴草堆后面一看,只见另一只狼正在柴草堆里打洞,想要钻过去从背后对屠户进行攻击。狼的身子已经钻进一半,只有屁股和尾巴露在外面。屠户从后面砍断了狼的后腿,也把狼杀死了。这才领会到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来诱惑敌方的。狼也是狡猾的,可是一会儿两只狼都被砍死,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呢?只不过给人们增加笑料罢了。 ③ 一屠夫晚上行走,被狼紧逼着,道路旁有晚上耕田人呆的小篷,于是奔进去躲在里面,狼用爪子伸入草垫探找。屠夫立即抓住它的脚爪,不让它收回,只是无法让狼死去。身边只有一把不满一寸的小刀,于是割破狼爪下的皮,用吹猪的方法吹它。拼命吹了一会儿,觉得狼不怎么动,才用带子把它绑住。出来一看,狼胀大如牛,两腿笔直不能弯曲,嘴巴张开合不拢。于是背着它回去。不是屠夫怎么能想出这个主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1-28 22:08 , Processed in 0.10898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