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下雨天的小故事

2020-7-18 16: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 评论: 0

摘要: 匿名用户的回答 1 下雨天的故事 窗外正下着雨,我讨厌这种阴郁的天气,因为一下雨,令我讨厌的父亲就不会出去工作,而是整天呆在家了。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父亲,他那古怪的行为甚至使我感到不安。我很小的时候就发现 ...

匿名用户的回答

1 下雨天的故事
窗外正下着雨,我讨厌这种阴郁的天气,因为一下雨,令我讨厌的父亲就不会出去工作,而是整天呆在家了。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父亲,他那古怪的行为甚至使我感到不安。我很小的时候就发现每次我叫他“爸爸”都会使他沮丧万分,非常痛苦。从此,我再也没敢叫过他爸爸。
一到夏天,他就会要求我穿我最不愿意穿的粉红色连衣裙。对此我曾经表示过拒绝,然而面对自己的父亲,我无可奈何。有时候,我禁不住怀疑父亲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不正常?
我干脆把他当作一个疯子来看待。哦,天,我爸爸是个疯子!而且在依次偶然的视线接触时,我发现他竟用一种带有特殊感情的眼神看着我。这个眼神使我几乎不知所措,从此再也不敢与他对视了。“唉……难道爸爸是‘变态狂’?”我不禁打了个冷战。真倒霉,我的生身父亲怎么是这样?
在下雨的日子里,我不理睬父亲,却独自坐在窗前想念着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当然,这是父亲告诉我的。我想象着她的模样,想象她爱抚我的情景,感到无比温暖。为什么没有留下一张母亲的照片?我恨透了父亲。
吃饭的时候,父亲坐在我的对面。我既不看他,也不和他说话,只顾自己狼吞虎咽。我知道父亲的脾气不好,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火,可令人奇怪的是,不管我的行为显得多么无情无义,他也始终对我态度和蔼,关怀备至。我忽然感到有些茫然,还搀杂着憎恨、伤感的感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来接受我古怪的父亲,怎么样来接受我的命运。
一个星期天,我正查阅一本工具书时,忽然从书本里掉出一张照片,一张少女的照片。我捡起来一看,呦!秋水般的眸子,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粉红色的连衣裙……这不是我吗?但仔细一看,这少女的脸上充满了成熟的气质,显然年龄比我大得多。这是谁呢?难道是……母亲。
晚上,我凭借着强烈的好奇心和一时的冲动,闯进父亲的房间,质问他这照片是怎么来的,质问他为什么讨厌我叫他“爸爸”,质问他所有的一切……父亲竟哭了,哭得是那样伤心,我听到他整夜在哭。真后悔自己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似的卤莽,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呵。
过了好几天,父亲的情绪终于渐渐好转了。有一天,他把我叫到面前,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但我却觉得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那目光中有悲伤,有父爱,还有那种特殊的感情……
后来,父亲给我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一个下雨天的故事。
十多年前……那是一个下雨的日子。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公路上很滑。一辆非常漂亮的小车在飞奔,车上坐着一个美丽的新娘,她那美丽的眼睛里显露出按捺不住的焦急。“对不起,要迟到了,请再快一点。”正在这时,灾难突然降临……
警察,行人以及各式各样的汽车把出事地点团团围住,这是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刚才,那辆庞大的集装箱卡车把一辆正在急驰的小车撞翻。这是一辆非常漂亮的小车,小车里躺着一位新娘。她那美丽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充满了恐惧。鲜血正顺着那薄薄的、红红的嘴唇,一滴一滴地落在洁白地婚纱上。

2 下雨天的故事
“对不起,我真的非常抱歉,陈先生……”医生沉着脸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我想我们大家都尽力了。接受这个事实吧,别太难过了。”
夜里,过度的悲伤使陈昏迷了好几次,即使在昏迷中,他也在大喊未婚妻阿娟的名字——他太爱她了。
第二天早晨,陈渐渐平静下来。突然,他的脑袋中猛地冒出一个念头,使他兴奋得几乎发疯。他急步冲到电话机旁。
“喂,请找王博士。”
“哦,我就是。陈吗?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是、是这样的,昨天,我的妻子阿娟因为车祸死去了……”陈的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急忙设法调整情绪。
“哦,天!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悲痛,愿她的灵魂安息。我能够帮助你吗?”
“我想可以。你是不是在搞什么‘克隆’研究?”
“是的,那是一种复制生物的秘密技术,我的工作是复制稀有的野生动物。”
“可以复制人吗?”
“当然,但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希望你可以帮助我。也就是说,复制出另一个阿娟!”
“老朋友,你是不是发烧啊!可能你还不太了解‘克隆’吧!复制出一个成熟的人可不是几分钟、几个小时,以至于几天就能够完成的,这需要很多年……”
“多少年我也要等,除非我死了!”陈激动地说。
“但事情并非‘等’那么简单。复制人是不会拥有母体记忆的,而且,从婴儿到成年人,谁来养护她?如果是你养大了她,你怎么能保证她会把比当作未婚夫而不是父亲呢?”
陈木然了。他现在才终于明白这事非同小可名单现在,未婚妻可以复活的事显得比一切都重要。过了一会儿,他坚定地大声说道:“这些我知道。但我顾不得这么多,我只要永远可以看到她,照顾她,就满足了。”
王博士显然被感动了,他叹了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可怜的人,想必你这一生与爱情无缘了。我理解你,可以冒着监禁三年的危险帮助你,但我觉得,你迟早会后悔的……”
王博士成功地提取死者未坏死细胞复制了阿娟。一年以后,一个可爱的婴儿诞生了,陈面对这个小生命百感交集。“她是我的妻子,我永远爱着她。”陈默念着,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地觉得这个女婴是他无可否认的“女儿”。所以,自从这个女婴出世以后,陈始终未能摆脱两种感情的困扰和折磨。陈爱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他无微不至的照看她,却不能忍受她叫他”爸爸”,他要她穿妻子最喜爱的粉红色连衣裙,用带着特殊感情的眼神去望她……“妻子”和“女儿”连成一体,这是多么可笑有可悲的事实啊!
十多年过去了,陈渐渐老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却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
这是一个下雨天。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盛夏中的群山不禁有了一丝凉意。这里的空气湿润清新,这里的一切充满了新鲜的美。雨中的山上,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回过头冲着身后的中年人说:“不管我是谁,您的养育之恩我将永远不忘。爸爸,我永远爱你!”
“爸爸!我永远爱你!”这声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在山腰,有一座长满了青草和野花的坟墓。

亥元修计雁的回答

在我七岁那年,母亲带了一个男人回来,告诉我们那是我们的父亲。姐姐很快扑到那个人怀里嚎啕大哭,当他蹲下来张开臂想用另一只手揽住我的时候,我却躲到母亲身后,惊恐的望着他,现在回想起来那时他的眼神是忧伤的。
  长大一点后姐姐告诉我,我出生后不久,有天晚上母亲加夜班回家晚了父亲去寻她,在路上撞到一伙流氓把母亲按倒在地正要施暴,于是父亲抄起一根棍子冲了上去。警察到来后地上除了我母亲的衣服碎片还多了一具脑袋开花的尸体,姐姐说母亲想要父亲逃的,可父亲不想逃。第二天,父亲和母亲一起去投了案。姐姐还说那天她好怕,怕父亲母亲不回来了,她抱着软绵绵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每当我哭的时候她就陪我一起哭。哭声持续到夜里很晚很晚,母亲一个人回来了,从那以后姐姐就没见过我父亲,那时姐姐六岁。
  小时候我常常看到母亲用小刀在木门框上刻下一道一道的横,姐姐说我很调皮,总爱趁母亲不注意时偷偷磨掉几道刻痕。父亲回来后姐姐才告诉我,母亲看到那些刻痕被磨掉后总是呆坐在门口望那一道弯弯曲曲的小路,姐姐说有一回她看到母亲哭了;后来我知道,那些刻痕记录的是父亲进去多少天了,母亲又熬过多少天了!善良而单纯的母亲总以为少了的那几道痕代表父亲又要被囚多久,而她和他又要被隔开多几天几小时几分钟几秒!虽然她知道这是我干的好事,可记忆里母亲从没打过我。
  后来一段时间里我还特别讨厌父亲,从来就没有父亲的感觉已经让我习惯了,他的到来却让我在小学的那几年里反而有些不自在,况且他还坐过牢,虽然同学们都不知道可我依然有做贼似的感觉。他弄了一辆三轮车在载那些南来北往的客人,每到中午放学时他却总在学校门口等着载我,可我从来就不想让他载,下课后我甚至做一些女孩不会做的举动,翻墙爬窗也绝对不从正门出来。有时候我也偷偷看他等不到我的神态,我躲在树阴下,记得太阳真的好晒好晒,学校门口总是只有一个人不肯离开。不过我从不认为他对我有多少疼爱,因为他等不到我的时候总从上衣口袋拿出和我们娘三合照的像片出来,我想那是因为他认不得我的样子,等到人都散光了才省起要对一对是否我一早已经从他眼皮底下离开。那一年我九岁。
  那天雨下得好大,我走出学校门外,他和他的车依旧在那雨中发呆,我想偷偷拐过去吓一吓他。看到有两个青年要坐他的车,他死活也不愿意载,青年火气比较大,一把将他推到在雨地里扬长而去,他爬起来后跑到树下,小心翼翼掏出我小时候的合照仔细把上面的水迹抹干。那天我第一次坐上他的车,看着他大山一样的背影在雨里欢快努力的踩,他很温柔的避开每一段颠簸路程,突然间我感觉到了父爱。我站起来,轻轻的而又紧紧的环住他的脖子,“爸爸,以后雨这么大,你就不要来等我了!”他颤抖着转过头来,我见到一双被雨打湿的眼睛里溢动难以置信的情怀,我把脸贴在他脸上,雨水从他粗糙的脸上淌下来,多了一种淡淡的咸味。这一天是我十三岁的生日。
  明天,我就要参加工作了,虽然我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们,我想过两天没有被淘汰再和你们分享这一份欢快。母亲还坐在门口织毛衣,她好象总忘记我和姐姐都已经长大了,织的衣服老是小了一号,于是常需要重新拆,不过我狡诈的想那是她可以坐在门口等父亲的一个借口,毕竟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我和姐姐总逼她没事早点休息。我的眼光透过窗外,小雨点沥沥稀稀下起来,吱吱呀呀的声音终于也响起来。

充蕾辉媚的回答

下雨天的故事
  “对不起,我真的非常抱歉,陈先生……”医生沉着脸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我想我们大家都尽力了。接受这个事实吧,别太难过了。”
  夜里,过度的悲伤使陈昏迷了好几次,即使在昏迷中,他也在大喊未婚妻阿娟的名字——他太爱她了。
  第二天早晨,陈渐渐平静下来。突然,他的脑袋中猛地冒出一个念头,使他兴奋得几乎发疯。他急步冲到电话机旁。
  “喂,请找王博士。”
  “哦,我就是。陈吗?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是、是这样的,昨天,我的妻子阿娟因为车祸死去了……”陈的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急忙设法调整情绪。
  “哦,天!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悲痛,愿她的灵魂安息。我能够帮助你吗?”
  “我想可以。你是不是在搞什么‘克隆’研究?”
  “是的,那是一种复制生物的秘密技术,我的工作是复制稀有的野生动物。”
  “可以复制人吗?”
  “当然,但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希望你可以帮助我。也就是说,复制出另一个阿娟!”
  “老朋友,你是不是发烧啊!可能你还不太了解‘克隆’吧!复制出一个成熟的人可不是几分钟、几个小时,以至于几天就能够完成的,这需要很多年……”
  “多少年我也要等,除非我死了!”陈激动地说。
  “但事情并非‘等’那么简单。复制人是不会拥有母体记忆的,而且,从婴儿到成年人,谁来养护她?如果是你养大了她,你怎么能保证她会把比当作未婚夫而不是父亲呢?”
  陈木然了。他现在才终于明白这事非同小可名单现在,未婚妻可以复活的事显得比一切都重要。过了一会儿,他坚定地大声说道:“这些我知道。但我顾不得这么多,我只要永远可以看到她,照顾她,就满足了。”
  王博士显然被感动了,他叹了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可怜的人,想必你这一生与爱情无缘了。我理解你,可以冒着监禁三年的危险帮助你,但我觉得,你迟早会后悔的……”
  王博士成功地提取死者未坏死细胞复制了阿娟。一年以后,一个可爱的婴儿诞生了,陈面对这个小生命百感交集。“她是我的妻子,我永远爱着她。”陈默念着,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地觉得这个女婴是他无可否认的“女儿”。所以,自从这个女婴出世以后,陈始终未能摆脱两种感情的困扰和折磨。陈爱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他无微不至的照看她,却不能忍受她叫他”爸爸”,他要她穿妻子最喜爱的粉红色连衣裙,用带着特殊感情的眼神去望她……“妻子”和“女儿”连成一体,这是多么可笑有可悲的事实啊!
  十多年过去了,陈渐渐老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却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
  这是一个下雨天。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盛夏中的群山不禁有了一丝凉意。这里的空气湿润清新,这里的一切充满了新鲜的美。雨中的山上,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回过头冲着身后的中年人说:“不管我是谁,您的养育之恩我将永远不忘。爸爸,我永远爱你!”
  “爸爸!我永远爱你!”这声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在山腰,有一座长满了青草和野花的坟墓。

朵阅功耗的回答

雨天小故事丨年轻姑妈丨动图大全
爱(共)漫(丛)画(号)屋:找客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扫码关注
接收重要通知

收粉收量信息等
将会公布在公众号上

GMT+8, 2020-9-29 20:01 , Processed in 0.26995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