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求小说绘第十八期的【双城】,韦文粒写的,

2020-7-17 17: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 评论: 0

摘要: 盒子小7的回答: ————————01在我的记忆里,被称为“爸爸”的那个人只来过我家两次,陌生的让我称呼他为“爸爸”都显得尴尬。七岁那年,我和星冶就习惯了直呼他的大名,钟志宏。钟志宏第一次来我家,是在我和 ...

盒子小7的回答:

————————01

在我的记忆里,被称为“爸爸”的那个人只来过我家两次,陌生的让我称呼他为“爸爸”都显得尴尬。七岁那年,我和星冶就习惯了直呼他的大名,钟志宏。

钟志宏第一次来我家,是在我和星冶十四岁时,那并不愉快的精灵。星冶偷拿了音像店里的CD,被店员抓住到扣留,钟志宏刚好路过,给星冶买下了那张CD,并把他送回家。我至今都记得他看星冶的眼神,像是被强迫面对肮脏不堪的东西,我告诉我妈,星冶偷东西,他是个贼。

我妈妈一直道歉、道谢,语调里满是无奈,星冶则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我和星冶是孪生兄弟,他长我几分钟。与生俱来的心电感应是我即使不用眼睛去证实也能懂得他的所感所想——那种尊严被人践踏的愤恨。

事隔四年,钟志宏再次坐在我家狭小的客厅与我妈谈话,已没有当初的神气活现,他的头发花白了一大片,微微耸拉着脑袋显得老态龙钟。

“蓝玉,我知道这些年你一个人带着俩孩子活的不容易,可他们毕竟也是我的孩子……”钟志宏说到这里声音有些颤抖,而我妈妈已经开始低声地抽泣。
我和杨焉一直没有孩子,我也知道现在突然和你商量带走孩子会是很不公平,但是我们都是这把年纪的人了,你也知道没有孩子我无法跟祖上交代,”他顿了顿又换了更加悲悯的口吻,“所以蓝玉,让我带走一个孩子,我发誓我和杨焉会倾尽一切去爱他,我求求你了……”

我妈泣不成声,不住地摇头,似乎多年来的辛酸与无奈都压在胸膛,她连哭都畅快不起来。钟志宏看到我妈回应仍苦苦地哀求不放。

星冶就是在这时候突然推门进来,笔直地挡在妈妈与张志宏之间,星冶的眼睛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和四年前不同,他不在是当初豆芽菜一般的青涩少年,星冶俯视着钟志宏,因为愤怒他英俊的脸庞甚至开始扭曲。

“十多年前,你为娶有钱人家的小姐狠狠甩掉了已有身孕的女友。这些年你富裕了,飞黄腾达了可从未想过要补偿她,你甚至嘲笑她,嘲笑你和他的儿子。现在,她辛辛苦苦把两个孩子拉扯长大,你居然厚着脸皮要带走一个,”星冶扯住钟志宏的衣领,几乎要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你还有木有人性?”

钟志宏争辩了几句,怒发冲冠的星冶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的举起了拳头。
————————————————————02

星冶举起拳头砸向钟志宏的那一刻,我正在上午第四节的历史课上,而星冶也本该在声乐考试的考场里。

“蓝同学,请你列举一下第二次鸦片战争时间,清朝被迫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历史老师扶了扶眼睛提问。

我站在自己的位子上刚想开口回答,脑袋突然被人从后面猛敲,晕眩感随之而来,我终究没来得及说出半个字,就浑身无力的向后栽倒去。

“蓝星远!星远同学!”

历史老师的尖叫成了我意识消失之前听到的最后一丝声音。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和星冶都是八岁时的摸样。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穿着与体型,彷佛本体与水中的倒影,分不清彼此,我俩相互挨着,系着白色的围巾坐在地铁车厢里。

梦里的地铁穿越整个城市,前往郊外的富人区。我开口问星冶:“你确定爸爸住在这么远的地方吗?”

星冶迟凝片:“我知道他住的小区,可不知道他住哪一间房子我们可以边找边问。”他从大衣口袋翻出一张照片和信件给我。我接过以后倒吸一口冷气:“这是妈妈的信,你怎么敢……”

“哎呀你烦不烦,”星冶打断我,“这是前些日子温馨阿姨寄给妈妈的,你看着一段‘钟志宏和杨焉回来了,在北京郊区的锦城别墅,你想过去找他吗 ?’喏,你再看着张照片的背后,上面写了‘蓝玉与志宏在天津’,蓝玉是妈妈的名字所以钟志宏一定就是爸爸,咱们现在去找他,地址也有,能错得了吗?”

“错是没错……”我犹豫着说,“可是那个钟志宏会认我们吗?我们从没见过他……”

星冶望着我,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我能感受到他和我一样迷茫着。

“会吧……”他最后给了我一个不确定的肯定回答,底下头去了。
后来我们走进一片奢华的别墅区,在21号别墅门口敲开了房门。在我们说明来意是要找钟志宏相认时,门里的金发女郎厉声尖叫起来:“你们是哪里来的野种,穷疯了啊?到这里来找爹,你们的家长就这么教你们的?!”

“不是的阿姨,”星冶上前一步解释,“我们只是……”
“啪——”

女人未等星冶说完就给了他一巴掌。我用力扶住星冶摇摇欲坠的身体,两行泪水就扑哧着掉落下来:“阿姨你怎么打人,我们又没做坏事,我们只是来找爸爸……”
“到别处找去!”

女人的吵闹声终于吵醒了21号别墅的男主人,钟志宏穿着厚厚的睡衣走到门口。“怎么回事,”他与金发女郎并排站着,“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孩子?”

“哪里来的孩子?我还想问你呢!”女人一边捶打着钟志宏一边呜咽起来。
“叔叔,你就是钟志宏么?”我忍着泪花问。
“是是是,我就是,你们来干嘛的?”钟志宏一边钳住金发女人的失控,一面不耐烦的回应。

“我们是蓝玉的孩子。”
钟志宏在听到“蓝玉”这个名字时明显地愣住了。只是他依然坚定地否认了。
“不可能,不可能!”星冶抓住他的袖子,泪水顺着脸颊落下。

钟志宏狠狠的推了星冶一把,扶着星冶的我也扑到在地,星冶的头撞到冰冷的墙壁,我听到他痛苦的呻吟。
而门里的人充耳不闻。
“疯子。”钟志宏低低地骂了一句,顺手拉上那扇精致的雕花大门。
一扇门,隔开的亦是两个世界。
后来我们走进一片奢华的别墅区,在21号别墅门口敲开了房门。在我们说明来意是要找钟志宏相认时,门里的金发女郎厉声尖叫起来:“你们是哪里来的野种,穷疯了啊?到这里来找爹,你们的家长就这么教你们的?!”

“不是的阿姨,”星冶上前一步解释,“我们只是……”
“啪——”

女人未等星冶说完就给了他一巴掌。我用力扶住星冶摇摇欲坠的身体,两行泪水就扑哧着掉落下来:“阿姨你怎么打人,我们又没做坏事,我们只是来找爸爸……”
“到别处找去!”

女人的吵闹声终于吵醒了21号别墅的男主人,钟志宏穿着厚厚的睡衣走到门口。“怎么回事,”他与金发女郎并排站着,“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孩子?”

“哪里来的孩子?我还想问你呢!”女人一边捶打着钟志宏一边呜咽起来。
“叔叔,你就是钟志宏么?”我忍着泪花问。
“是是是,我就是,你们来干嘛的?”钟志宏一边钳住金发女人的失控,一面不耐烦的回应。

“我们是蓝玉的孩子。”
钟志宏在听到“蓝玉”这个名字时明显地愣住了。只是他依然坚定地否认了。
“不可能,不可能!”星冶抓住他的袖子,泪水顺着脸颊落下。

钟志宏狠狠的推了星冶一把,扶着星冶的我也扑到在地,星冶的头撞到冰冷的墙壁,我听到他痛苦的呻吟。
而门里的人充耳不闻。
“疯子。”钟志宏低低地骂了一句,顺手拉上那扇精致的雕花大门。
一扇门,隔开的亦是两个世界。
后来我们走进一片奢华的别墅区,在21号别墅门口敲开了房门。在我们说明来意是要找钟志宏相认时,门里的金发女郎厉声尖叫起来:“你们是哪里来的野种,穷疯了啊?到这里来找爹,你们的家长就这么教你们的?!”

“不是的阿姨,”星冶上前一步解释,“我们只是……”
“啪——”

女人未等星冶说完就给了他一巴掌。我用力扶住星冶摇摇欲坠的身体,两行泪水就扑哧着掉落下来:“阿姨你怎么打人,我们又没做坏事,我们只是来找爸爸……”
“到别处找去!”

女人的吵闹声终于吵醒了21号别墅的男主人,钟志宏穿着厚厚的睡衣走到门口。“怎么回事,”他与金发女郎并排站着,“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孩子?”

“哪里来的孩子?我还想问你呢!”女人一边捶打着钟志宏一边呜咽起来。
“叔叔,你就是钟志宏么?”我忍着泪花问。
“是是是,我就是,你们来干嘛的?”钟志宏一边钳住金发女人的失控,一面不耐烦的回应。

“我们是蓝玉的孩子。”
钟志宏在听到“蓝玉”这个名字时明显地愣住了。只是他依然坚定地否认了。
“不可能,不可能!”星冶抓住他的袖子,泪水顺着脸颊落下。

钟志宏狠狠的推了星冶一把,扶着星冶的我也扑到在地,星冶的头撞到冰冷的墙壁,我听到他痛苦的呻吟。
而门里的人充耳不闻。
“疯子。”钟志宏低低地骂了一句,顺手拉上那扇精致的雕花大门。
一扇门,隔开的亦是两个世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扫码关注
接收重要通知

收粉收量信息等
将会公布在公众号上

GMT+8, 2020-10-30 14:40 , Processed in 0.31552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