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如何写一篇雷锋日记?

2020-7-17 15: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 评论: 0

摘要: 重庆的爱车一族的回答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 ...

重庆的爱车一族的回答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匿名用户的回答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阴

今天早上,我去小区里散步,雾很大,前面根本看不清。但是,我俯视地上的小草,却发现小区莫名其妙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垃圾。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这些垃圾可真多,这一个饼干盒,那里一张纸,前面还有饮料瓶……总而言之,小区里的这些不速之客都不是些好东西。

切,别管它们,反正清洁工会来清理的,自己干岂不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即使帮了忙也没人看见,得不到表扬,帮了又有啥用呢?我凭着这种想法,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往前走。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是痒痒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回头望望,小区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路人。我实在放心不下,自己连举手之劳都不干,以后还能做好什么大事?我飞似的跑回家,拿了一个大塑料袋就往小区跑。我仔细地翻开密密的小草,把垃圾放进塑料袋里,连一片小纸屑也不放过。

我发现,这些垃圾有很多藏身之处:石头的缝隙里,密密的草叶下,翠绿的灌木下,大树的树丫上,有的甚至到了池塘里。而我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们,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它们放进塑料袋里。比如说,如果一个塑料袋掉到池塘里了,我先要找一根较长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以免塑料袋被水流冲走。然后,我要慢慢地把树枝伸到塑料带那儿,还要谨防小鱼,因为,小鱼游时激起的波纹会把塑料袋冲走的。我好不容易把树枝伸到了塑料袋下,还要小心翼翼的挑起塑料袋,太麻烦了!

我不惜千辛万苦才把垃圾捡完,心里甜滋滋的,因为,我帮小区做了一件好事!

匿名用户的回答

写的太好了

155*****656的回答

22啊啊啊啊你无聊不乐视视频摸摸你(。・ω・。)ノ♡啦啦啦啦( ̄▽ ̄)啊啊啊啊爸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4-17 22:15 , Processed in 1.30479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