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马白山

2020-1-16 13: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0| 评论: 0

摘要: 马白山,新中国开国少将、原海南军区原副司令员。1927年在家乡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3年回海南开展秘密活动,为发展琼西地区党组织和抗日救亡运动进行了艰苦的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率部 ...

马白山,新中国开国少将、原海南军区原副司令员。1927年在家乡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3年回海南开展秘密活动,为发展琼西地区党组织和抗日救亡运动进行了艰苦的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率部开展游击战,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琼崖纵队参谋长、总队长兼政委、纵队副司令员,海南解放后,他历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海南军区副兵团级顾问。1955年被授少将军衔,荣获一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独立自由勋章。是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92年因病在海口逝世,终年86岁。

基本内容

马白山是海南澄迈人,在琼海中学读书时参加革命,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澄迈县第4区组建党组织和农军。1928年琼崖反围剿失败后,离开琼岛去上海,经上海党组织安排入南京军官学校学习。
  1932年,马白山回海南,在昌江二小任教导主任,到1935年才与党组织接上关系。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共琼崖特委主动给琼崖国民党军政当局写了一封信,呼吁停止内战,团结抗日。1938年9月日军飞机轰炸海口,军舰窜犯榆林港,琼崖国民党军政当局和中共琼崖特委达成协议,琼崖红军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14区队独立队,在政治上组织上保持独立自主,琼崖国民党军政当局每月发给军饷。独立队是一个大队的建制,下辖3个中队,有300余人。冯白驹为队长,马白山为副队长。
  1939年3月独立队改独立总队,马白山任总队附兼第3大队长,吴克之也是大队长,两人都是冯白驹的得力干将。1947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成立,马白山任副参谋长,吴克之超越马白山,担任了副司令员。1949年5月,马白山也升任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海南岛解放前夕,马白山到了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会议结束后,马白山回到广州,协助叶剑英、邓华、韩先楚策划解放海南岛方案。40军和43军先锋营渡海登陆后,刘振华和马白山率40军118师一个加强团2991人,乘81艘战船渡海。在马白山的家乡──澄迈的海岸强行登陆。刘振华和马白山涉水上岸,击溃海岸守敌,占领了岸边的高岭。加强团在文生村被敌包围,刘振华和马白山指挥部队奋战突围,到达目的地美厚乡。马白山从渡海到登陆,从坚守阵地到突出重围,从共同指挥部队到沿途寻找向导,都起了重要的作用。建国后,马白山一直担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授少将衔,吴克之是在1961年晋升少将。
  1992年8月5日在海口病逝,终年85岁。

传奇人生

  马白山,原名马家声,公元一九〇七年生于海南岛澄迈县安调都银题村(今马村)。学生时代的他,受革命思想薰陶,积极参加革命活动。一九二七年九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他历任中共马村党支部书记、白莲区委书记、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海南行政区党委委员、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海南军区副兵团级顾问等职。一九五五年九月,他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一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九九二年八月三日,马白山因病医治无效,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八十六岁。
  马白山是一位神奇而伟大的人物。说他神奇,是因为他抛弃投考大学,献身琼崖革命.在枪林弹雨里战斗,多次化险为夷、死里逃生。说他伟大,则因为他为救国救民敢于赴汤蹈火,为琼崖的解放事业甘洒鲜血,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重大贡献。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光辉灿烂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一生。他为革命立下的丰功伟绩,为人民做出的巨大贡献,其光辉事迹永存史册,其理所当然的长久受到人们追忆与赞扬。
 

清末降世

  澄迈县北边沿海有个清一溜儿的“马”,姓村庄,这村庄名叫银题村。清光绪三十三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也就是公元一千九百零七年三月三十日,适逢乱世刚遭海盗抢劫后的银题村,尽管村庄满目疮庚,虽说各户院落一片狼籍,但南国丽阳的艳照,大自然仍呈现出它那悠悠醉人景色―村东田间,暖阳高照,青苗点点;村西港湾,波平浪静,海欧叽呜;村南山坡,草绿如茵,黄莺高唱,一派南国美丽风光!就这一天中午,银题村第三巷一间高大的民房中突然传出一阵呱呱婴儿哭叫声,一个新生男孩喜降人间了。消息传开院子里男女奔走相告,全家老少过年似的欢声笑语。新生婴儿,脸红润润,眉毛浓浓,鼻梁高高,耳眼大大,令人越看越觉得可爱。按照当地习俗,孩儿出生十二天后必有其名。“吃十二日u2019,那一天,父亲马汉磷希望孩子今后成名得志、声振四方,便给孩子起个名叫马家声。

 

少年仗义

  涨释中的马家声,受父呵护,享母慈爱,在“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封建礼教声中日渐长大。民国六年,马家声年满十岁。此时的马家声,岁数虽说不大,却开始显露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英雄本色―村中有位刁妇,其生下男儿后,就常欺负其婶因无生育能力而收养的义子。她常把婶婶的义子打得鼻青眼肿,常将婶婶的义子拧的青一块紫一块,常罚婶婶的义子风雨之夜长跪在庭院外…为惩恶扬善,匡扶正义,马家声召开“小哥们”会议,决定暗地里教训这位“母老虎”。
  那时乡下没手电筒,亦无厕所,“母老虎”习惯于晚间黑灯瞎火的走出小巷门外荒坡上拉屎。就“母老虎”无故责打婶婶的义子这一天傍晚,马家声带领“哥们”躲于巷口外,“母老虎”出门拉屎来了,马家声一声喊“揍”,三四个男孩三四条麻绳鞭子,“僻嚼啪啪”,一齐朝“母老虎”,身上猛抽,抽得她傲傲叫,痛得她抱头鼠窜逃回家里,一进门屎就拉在她裤档里了。
  村里有个无赖“烂屎三”,谁无意惹了他可没有好结果:轻则要你钱拿你物.重则打你趴下苦苦向他求饶。一天,一位女孩在井台打水,不小心扁担触碰“烂屎三”,“烂屎三”二话不说,一掌打翻女孩,并抓发把头的逼女孩喝井台脏水。马家声闻讯,火从胸中发,怒从胆边生,决定惩罚“烂屎三”,为女孩出气解恨。
  说干就干。当天晚上,“烂屎三”吃饱喝足步出家门,途径巷口矮石墙时,“呕当”一声,一大盆人粪尿不偏不歪正扣在“烂屎三”头上,吓得他“呀呀”叫,臭得他“哇哇u2019,吐......潜于暗处的马家声好不痛快,心里狠狠骂:“你u2018烂屎三u2019白天逼女孩喝脏水,我马家声今晚就叫你尝尝人粪尿”!“噫---",打一口哨,带着“惩罚队”开溜了。

投身革命

  马家声出生在一个比较富有的家庭,开明严厉的父亲,希望他饱读诗书,怀才报国,飞黄腾达,光宗耀祖。然而,这乃父亲一厢情愿。
  公元一九一九年,伟大的“五四”运动爆发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伴随着政治斗争的浪潮不断高涨.新的思想新的文化象决了堤的洪水,冲破了封建军阀重重禁锢,源源不绝地传播到全国各地,也传播到了天涯海角的海南。悬孤海外之琼岛,受“五四u2019,运动影响,民国十四年,全岛革命烈焰点燃,“打土豪、分田地u2019,喊声一浪高于一浪。就读琼海中学的马家声,目睹共产党员在学校里活动,耳闻革命志土宣讲“打倒恶霸列强、争取民族独立、掀起国民革命、解救受苦受难的人民”等道理。这些道理,深深烙印在马家声脑海里,使他认识到:男子汉大丈夫理应有所作为,理应“为国捐躯、解救人民”人生才有意义。于是,他在学校里一边努力学习,一边积极参加国民革命运动。一九二七年九月,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八年夏天,他中学毕业,毅然抛弃投考大学,主动要求回乡,秘密组建中共马村支部,并担任支部书记。一九二八年秋,他到五村、盐丁地区一带活动,组建中共盐丁支部,发展党员三十多人。一九二九年三月,党组织派他到南京中央军校学习军事,因身份暴露,九月他返琼到昌江小学任教,以教师身份作掩护,秘密在琼西进行建党工作。这一年,白色恐怖,革命低潮,为了安全,他改名马白山。
  马白山就这样,违背了父愿,丢掉了学业,不当“学子”,当“赤子”,怀着宏伟抱负,走上救国救民任重而道远的革命大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广告位招租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22 23:18 , Processed in 0.31193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