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通愿尼师

2020-1-16 12: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5| 评论: 0

摘要: 通愿尼师,原籍山东,自祖父那一代移民关东,落籍于吉林省伊通县,而通愿则是于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癸丑岁的九月初六日,出生于今黑龙江省双城市,那是因为他父亲在黑龙江服官的缘故。通愿的父亲翟文选,字羲人 ...

通愿尼师,原籍山东,自祖父那一代移民关东,落籍于吉林省伊通县,而通愿则是于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癸丑岁的九月初六日,出生于今黑龙江省双城市,那是因为他父亲在黑龙江服官的缘故。通愿的父亲翟文选,字羲人,上一代以家庭贫困,自山东原籍「下关东」垦荒,在黑龙江双城县落户。文选公出生于清光绪四年(一八七八年),幼年苦读四书五经、八股文,于光绪二十八年(一九〇二年),中了辛丑、壬寅并科举人。

简介

 通愿尼师,原籍山东,自祖父那一代移民关东,落籍于吉林省伊通县,而通愿则是于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癸丑岁的九月初六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双城县,那是因为他父亲在黑龙江服官的缘故。通愿的父亲翟文选,字羲人,上一代以家庭贫困,自山东原籍「下关东」垦荒,在黑龙江双城县落户。文选公出生于清光绪四年(一八七八年),幼年苦读四书五经、八股文,於光绪二十八年(一九○二年),中了辛丑、壬寅并科举人。以後宦途得意,历任黑龙江将军府全省文案处提调官,安达厅抚民通判,呼伦厅抚民同知。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任黑龙江省警察厅厅长,通愿就是这一年在黑龙江出生的。後来,翟文选於民国九年(一九二○年),任东三省盐运使,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张学良任命他为奉天省长。东北易帜,全国统一後,出任辽宁省主席。晚年担任万国道德会理事,从事慈善事业。

  通愿师出生之後,他父亲官运亨通,不次升迁,他自然过著官家小姐的生活。他的母亲李淑华,毕业於双城县立师范学校,从事教育工作,曾创办林甸地区的第一所女子小学,自任校长。愿师自幼被母亲视为掌上明珠,随著母亲在林甸女子小学循序就学。十四岁举家迁居沈阳,他进入沈阳女子师范附属中学读初中;十七岁到北平,就读北平女师高中部。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考入北京大学文理学院经济系,循序就读四年,於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璁假日寇发动对华侵略战争之前毕业。

  日寇侵华战争开始,未几平津沦陷。他家此时住在北京,战乱年代,他无意出外就职,就留在家中陪伴母亲。这时,湖北籍的慈舟老法师,任北京净莲寺住持,寺中且设有佛学院──这原是老法师在福州法海寺所办的「法界学院」,以老法师受请到北京任住持,他不能两地兼顾,就把福州的佛学院迁到北京,在净莲寺继续授课。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二月开始,慈舟老法师在净莲寺开讲《华严经》。愿师的父亲翟文选,本是佛教居士,曾皈依於谛闲大师。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他在奉天省长任内,曾聘请上海的持松法师,到沈阳主持「仁王护国法会」,他请当时的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张学良将军,到法会上拈香礼佛。愿师的母亲李淑华,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常年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在这种种因缘的促成下,翟夫人李淑华居士,就带著女儿,风雨无阻的到净莲寺听经。

  慈老的一部《华严经》,到民国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秋天圆满结束,通师听了两年佛经,脱胎换骨似的,前後变了一个人。他感悟到万法无常,人世间功名利禄,一切皆是镜花水月,虚幻不实。他皈依於慈舟老法师座下,以後即摒却铅华,摘下头上的珠玉装饰,成为一名朴素无华的优婆夷。到了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年),因缘成熟,他徵得父母同意,依慈舟老法师剃度出家,法名通愿。由一位富贵的官家小姐,走在时代尖端的高级知识分子,若非具有善根夙慧,岂能有此彻悟、看破、放下。

  是年,北京名刹弘慈广济寺,传授三坛大戒,愿师报名参加。与他同戒的戒兄弟,有後来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住持湛山精舍的性空老法师,及在美国旧金山住持智藏寺的衍慈老尼师。愿师受戒後,慈舟老法师介绍他到北平通教寺依止於开慧老尼师座下,研究经教,学习佛门轨仪。开慧老尼师办有一所「八敬学院」,命愿师在学院任监学之职,过了两年,命他在学院讲课,同时也要他在通教寺升座讲经,弘化一方。愿师在通教寺驻锡十年,许多受过教育的知识女性,及一般信女,都以愿师的度化因缘,而皈依佛门,成为虔诚的信徒。

  在他於通教寺弘化的十年之间,世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八年抗战获得胜利,日寇的侵略战争失败,无条件投降,沦陷区光复;在举国庆祝胜利的欢呼还没有落下,国共内战又打了起来。三年烽火,到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但共产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以宗教为人民的「麻醉剂」,认为出家人是社会的「寄生虫」,全要参加劳动生产。男众寺院被迫改为工厂做工(连佛教高僧巨赞法师,也在寺院中开办了大雄麻袋厂)。女众寺院组织「缝纫社」缝制衣服。通教寺也改为缝衣厂,愿师担任第十八缝纫社主任。

  到了一九五六年,因环境的变化,使他和开慧老尼师,感到在北京住不下去了,乃报准宗教主管部门,移居於五台山,驻锡在小茅蓬。愿师的母亲李淑华老居士,在愿师出家後未久也出了家,同住在通教寺,此时年已七十多岁,也一同到了五台山,数年後往生,世寿八十二岁。一九六三年,愿师在五台山五郎庙任监院──当家师。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发动。没有多久,太原的大批红卫兵小将串连到了五台山,全山僧侣都受到批斗。这时驻锡五台山善财洞的能海法师,因被批斗凌辱致死;广济茅蓬(又名碧山寺)住持净如和尚,也被递解回籍,无数僧侣受到拘押拷打,愿师自然也逃不过这场劫难。他被「造反有理」的红卫兵小将们劫持到太原,长期关押,受尽人所不能忍的折磨与侮辱。这时他已五十四岁,在狱中度过苦难的十年。在一九九三年的《法音》杂?上,有一篇德智师所撰写悼念老尼师的文章,说到他被红卫兵押走时的情形。文中说∶

  ···再说五台山虽是名山古刹,但当地的群众并不信佛。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吃寺庙、偷寺庙,而不护持三宝。然而在文革中,当太原的红卫兵去五台山用汽车载您时,五台山的群众却义愤填膺,搬起大石头来阻拦汽车的运行,这是多么大的威德所化呀!···

  十年浩劫过後,老尼师回到了五台山,驻锡於南山寺。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後,落实宗教政策,寺院恢复活动。一九八一年底,他南赴四川,与四川的大德隆莲老尼师合作,於一九八二年元月,在四川传授二部僧戒。这是寺院恢复活动後,最早的一次传戒。在四川居留数月,回到五台山结夏安居。他为维持僧伽传统,培育尼众学律持戒,在五台山开班授课,以後每年结夏安居都开办,对尼众学僧讲授戒律,以《四分律比丘尼戒相表记》为课本,全国各地学僧来听课的,常在五、六十人。海外的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也有学僧前来听课。

  一九八五年,老尼师游化陕西,驻锡终南山大元寺。一九八六年游化辽宁丹东,驻锡於其弟子能济的栖莲精舍,在此传授了一场在家二众的菩萨戒。下半年再游化陕西,驻锡乾县吉祥精舍,建设吉祥精舍成为一所略具规模的弘戒道场。一九九○年到四川朝礼峨嵋山,与法侣隆莲尼师相会,之後回到山西太原。到了年底,因当地的人民政府规定不准集众讲经,且不许没有户口的人长期居住,所以又回到五台山。

  老尼师一生戒行精严,一丝不苟,在大陆有「四大尼师」之称(另外隆莲、灵宵等也名列四大尼师)。他持过午不食戒,终生不犯。某年,在五台山病咳,一个弟子以一枚梨子供养他,请他吃下去以止咳,老尼师拒绝不吃,弟子固请,老尼师说∶

  我现在接受你一个梨子,将来会有人效法我接受人家一个馒头,这样我岂不成为一个败坏佛法的罪人了吗?

  他平常开示信众,皆以持戒念佛、求生净土为开导。他常说∶

  一心念佛,此是出苦的正因,若能生西,一切事办。否则,无始业因,果熟难逃。生死轮回,可畏可怖。我现一心专念,虽事多打闲岔,但内心只此一念是唯一目标。

  这种行持,他是继承自慈舟老法师。慈舟老法师,一生「教弘贤首,律持《四分》,行在净土。」教弘贤首这一点,老尼师没有做,那是各人的因缘际遇不同。而「律持《四分》,行在净土」,他力行实践,不负慈老教诲。

  他晚年因肝病在身,带病弘化。一九九一年春节过後,腹部出现积水,他自知世缘将尽,嘱咐常随弟子为他安置後事。他自己也万缘放下,一心念佛。至三月六日(辛未岁正月二十日),在太原崇善寺,自行沐浴更衣,卧床头西脚东,环示周围弟子示意告别。然後闭目正卧,一心念佛。至是日晚间九点四十分,在念佛声中安详往生。世寿七十八岁,僧腊、戒腊皆五十一年。

  十年浩劫过後,老尼师重回五台山,以後十馀年间,先後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山西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副会长,五台山佛教协会副会长。老尼师圆寂後,这些单位都派人协助料理丧事。七日荼毗,检获五彩舍利不计其数。老尼师遗嘱,将其骨灰分为三份,一份撒在五台山大道上,一份在五台山供养,一份送往灵岩山寺供养,弟子遵照遗嘱办理,悉皆如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位招租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

GMT+8, 2020-5-27 01:24 , Processed in 0.28997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