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叶明

2020-1-16 12: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9| 评论: 0

摘要: 叶明1914年出身于四川省成都市一个工人家庭,原名德贵。因家境贫困,幼时寄养于姑母,不久父亲去世,他为姑收养,读了两年私塾,11岁就到工厂做工,先后在造币厂、鞋店、织缎厂、兵工厂当学徒。1927年叶明在兵工厂参 ...

叶明1914年出身于四川省成都市一个工人家庭,原名德贵。因家境贫困,幼时寄养于姑母,不久父亲去世,他为姑收养,读了两年私塾,11岁就到工厂做工,先后在造币厂、鞋店、织缎厂、兵工厂当学徒。

1927年叶明在兵工厂参加了共青团,1931年转为中共党员。叶明在武汉军区工作到1983年,再次离休。2002年去世。

基本内容

  叶明1914年出身于四川省成都市一个工人家庭,原名德贵。因家境贫困,幼时寄养于姑母,不久父亲去世,他为姑收养,读了两年私塾,11岁就到工厂做工,先后在造币厂、鞋店、织缎厂、兵工厂当学徒。

  1927年叶明在兵工厂参加了共青团,1931年转为中共党员。1932年,党组织将他调离兵工厂,由罗南辉介绍到四川军阀田颂尧部当兵,做兵运工作。不久,红四方面军入川,田颂尧部于川北阻击红军,上级要求叶明带领所在连队哗变到红军中去。叶明带着重病完成了任务,带着一个连找到了红军。随后,他被分配到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工作,并任川陕少年先锋队总指挥。

  1933年,叶明被派往上海找党中央,因没有接上关系,只好返回。当时苏区被封锁,叶明只好到国民党部队当了兵,乘放哨的机会,从敌人的阵地跑回苏区。

  1934年,叶明出席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并被选为候补执行委员。叶明曾随同谢富治在陕南打游击,长征途中担任教导团团长,以后教导团和袁克服的独立师合编为独立团,叶明担任政委。叶明因得罪张国焘,遭大会批斗,被免除团中央委员职务和开除团籍,并被下了枪,派到地方工作。红军北上,也没有通知他,他带领地方武装赶上了红军。因为叶明工作积极,又被宣布“恢复党籍”,其实他并未被开除过党籍。从抗日战争起,叶明历任抗大政治指导员、军委考查团组长、延安军政学院队长、陕甘宁留守兵团直属政治部主任、抗大总校科长、东北军大北满分校副政委、东北军大总校团政委。建国后,历任第4高级步兵学校政治部主任、武汉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武汉“七.二0”事件中, “百万雄师”2000多人头戴安全帽,手执长矛,乘27辆卡车和8辆消防车,来到武汉军区大院,和军区机关、部队部分干部、战士、家属一起,高呼“解散工总,镇压反革命”口号,并宣布必须当面质问谢富治和王力“u2018百万雄师u2019是不是革命群众组织?”“武汉军区是不是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等四个问题,如不答复上述问题,有可能明天全市罢工,要在军区呆一个月。上午7时许,“百万雄 师”代表200多人和一些战士到东湖谢富治、王力住处,要王力到军区大院去回答 问题。王力不肯去,“中央代表团”带去的北航“红旗”等造反派又与“百万雄师”代表吵了起来,结果王力被抓出来塞进汽车,拉到军区大院4号楼,要王力回答问题。当时叶明和军区政委钟汉华在场保护王力。下午,叶明担心从群众手中劝放回来的王力再次被抓走,不好交差,就叫29师政委张昭剑将王力带走。

  叶明在文革中备受磨难,1973年他主动申请并获准离休。文革结束后,1979年武汉军区党委扩大会议上,不少干部要求叶明重新出来工作,中央军委即任命叶明担任军区副政委。

  叶明在武汉军区工作到1983年,再次离休。2002年去世。

叶明荣誉

  叶明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 解放勋章、一级 红星功勋荣誉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

GMT+8, 2020-4-9 23:59 , Processed in 0.07610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