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刘伯龙 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2020-1-14 12: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 评论: 0

摘要: 刘伯龙(1899—1949),贵州龙里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历任黄埔同学会纪律股股长、复兴社中央干事会干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参谋长、代理总队长、新编第二十八师中将师长、第八十九 ...

刘伯龙(1899—1949),贵州龙里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历任黄埔同学会纪律股股长、复兴社中央干事会干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参谋长、代理总队长、新编第二十八师中将师长、第八十九军军长等职。1940年12月任第六十六军二十八师师长,赴缅作战。后任中央军校教育处长。1948年底率部驻防贵州,与贵州省主席谷正伦发生尖锐矛盾。1949年11月18日被谷正伦诱至晴隆县政府,被伏兵枪杀。

人物生平

刘伯龙(1899—1949),贵州龙里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历任黄埔同学会纪律股股长、复兴社中央干事会干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总队参谋长、代理总队长、新编第二十八师中将师长、第八十九军军长等职。1940年12月任第六十六军二十八师师长,赴缅作战。1948年底率部驻防贵州。

遇袭身亡

民国三十八(1949)年初冬,时任贵州省主席兼保安司令之谷正伦袭杀刘伯龙,震惊西南三省。然未几谷正伦因病赴香港治疗,贵州全省乃至西南亦相继解放。刘伯龙被袭杀事件成为一桩悬而未决之公案。

谷正伦与刘伯龙身临多事之秋,受命于危难之际,两人何恨之有,不可同戴一天? 留在大陆的中国国民党下级军官对此事件撰写多篇回忆录进行阐释,文史研究者也推出相关文章,可谓众说纷纭,故刘伯龙事件成为国内文史界各执己见的话题。

主要结论为:刘伯龙拥兵自重,为谷正伦所深忌,且觊觎省主席、省保安司令、贵州绥靖公署主任诸要职日久,欲绾权符,逐谷“逼宫”,谷正伦因此计杀之。

该结论看来合情合理似无懈可击,但就当时全国形势而言,中国共产党已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宣布建政,解放西南指日可待,且解放军已经控制贵州多个城市,谷正伦、刘伯龙应同舟共济才合乎常理,谷正伦临阵杀将让人费解,此疑点一也。另省城贵阳已于1949年11月15日解放。黔中重镇安顺于1949年11月18日解放,刘伯龙正值当日在晴隆县被杀。晴隆县于1949年12月19日解放。从时间上来推断彼时国民政府军政权力在贵州已是日暮途穷无争夺之必要。况杀刘伯龙之后谷正伦即退守盘县,因病卧床不起,经蒋介石特批赴港医治,谷欲将军政权力移交贵州绥署副主任王文彦或保安副司令韩文焕,二人推脱不愿接手,可见当时贵州军政权力已是避而犹恐不及之烫手山芋,如说刘伯龙欲夺此军政权力必有它图,此疑点二也。诸般疑点使刘伯龙事件扑朔迷离,云遮雾罩让人难以释怀。

原第二野战军17军政委兼军长赵健民,在大陆出版《赵健民文集》,其中《普安会议》一文中记录有关刘伯龙与共产党联络之经过。赵健民记录如下:解放军进入贵阳市后,中国国民党八十九军军长刘伯龙就通过维持会向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十七军接洽投诚,并要求照陈明仁方式予以改编。五兵团迅即将刘伯龙接洽投诚一事电报三野刘、邓首长。刘、邓随即复电:一、同意刘伯龙所提两个条件:立即集中,停止抵抗,听候开到指定地点改编。二、可以允许刘伯龙部队不编散的要求。然刘伯龙欲投共却行事不密为谷正伦所察,谷正伦请示蒋介石,并得“着吾兄权宜处置”之答复。谷正伦即授意参谋长张法乾打电话给刘伯龙,言谷正伦体衰多病,无能任职,欲把黔省事务相托于刘伯龙。此计正中刘伯龙之下怀,欣然赴会,未几,刘伯龙持谷正伦之委任状得意而出,即被伏兵袭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9 )

GMT+8, 2020-2-27 09:05 , Processed in 2.409789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