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互联网动态 查看内容

84消毒液为啥叫84而不是74、94?

2020-6-30 16: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 评论: 0

摘要: 最近,很多人忽然关心起消毒液。原因无他,新型冠状病毒来了。 冠状病毒模式图,图片来源:《Principles of Virology》 消毒手段多的是,却各有各的缺点。高温蒸煮?麻烦。滴露?能力有限。紫外线照射?要看天色。7 ...

最近,很多人忽然关心起消毒液。原因无他,新型冠状病毒来了。

冠状病毒模式图,图片来源:《Principles of Virology》

消毒手段多的是,却各有各的缺点。高温蒸煮?麻烦。滴露?能力有限。紫外线照射?要看天色。75%的酒精?易燃,搞不好会引起烧伤。

总是到了紧要关头,我们才想起84消毒液来;而它,没一次让我们失望:价格低廉,使用简单,效果可靠。甭管是甲肝、SARS还是新型肺炎,简直像是上天赐予我们对抗疾病的武器。

当然,它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全世界的学者,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才研制出这种黄绿色的液体。

战争中的科学家

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除了将军、士兵、军需辎重,他还带了一批科学家。其中就有一位名叫克劳德·贝托莱(Claude Louis Berthollet)的科学家。

克劳德·贝托莱,图片来源:geni.com

能被拿破仑这样器重的人,当然不是等闲之辈。贝托莱1748年生于法国,后来在都灵大学拿到医学学位。十八世纪的大学生比现在的博士生都稀罕,但他并没有知足于现状。

为了接受更多的教育,贝托莱孤身前往巴黎。一没有钱、二没有导师的推荐信,像个不怕死的叫花子一样,闯入了西奥多·特隆钦(Théodore Tronchin)的研究所。

西奥多·特隆钦,图片来源:wellcomecollection.org

特隆钦是当时世界上最有名气的医生,他没有嫌弃莽撞的贝托莱,反而尽力教导,为他找到一个体面的职位。

有了稳定的收入,贝托莱便开始专心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氯气。

氯气,图片来源:easyatm.com

氯气是黄绿色的,味道也十分让人恶心,却有一个独特的能力漂白衣物。

在近代工业诞生以前,要想为衣服染色,首先要进行漂白,把布匹放在太阳下暴晒。阳光中的紫外线具有很强的氧化姓,可以将布匹固有的颜色去除。

不过,紫外线是强是弱,无法控制。依靠暴晒的方法漂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生产周期长,衣服的成本自然随之升高。

正因为如此,氯气一经发现就引起重视。用它溶于水生成次氯酸漂白衣物,只需要几个小时。

这样的结果贝托莱还是不满意,他把氯气放到各种各样的环境里,尝试更好的配方,终于发现:将氯气加入到烧碱溶液里,生成一种黄绿色的液体,漂白能力更强。

这种液体,就是84消毒液的有效成分,次氯酸钠。

奇怪的悬赏

历史不光有颜色,而且有味道,比如臭味。

拿破仑没能成功征服欧洲,巴黎却越来越像是欧洲的中心。数以百万计的人生活在那里,每天产生的垃圾,尿液、大便、食物残渣等也停留在那里。

有学者嘲笑道,只要一次下水道堵塞,巴黎便会变成恶臭的游泳池。

臭味还出现在那些非常高雅的行业里。交响乐离不开大提琴、小提琴,而它们的琴弦,都来自于羊肠子。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羊肠在晒制的过程中腐烂怎么办?

手术用的羊肠线,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腐烂恶臭导致生产效率的低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法国国家工业研究会发出悬赏:谁能避免羊肠腐烂,就奖励1500法郎。

安托万·拉巴拉克(Antoine Germain Labarraque)最终赢得奖金。

安托万·拉巴拉克,图片来源:larepubliquedespyrenees.fr

拉巴拉克1777年生于法国,最初学药理,后来一头扎进学术界。他对羊肠进行了大量的实验,最后发现次氯酸钠可以有效遏制羊肠的腐败。

1824年,法国皇帝路易十八去世了。他生前患有严重的坏疽,就是细菌感染引起的身体组织坏死,所以死后尸体必然会很快腐败。

路易十八,图片来源于网络

皇帝的死毕竟是件大事,不能像草民一样匆匆埋掉算了。为了妥善处理路易十八的尸体,大臣们找到了拉巴拉克。

拉巴拉克坚持羊肠的腐烂、尸体的腐烂乃至坏疽都是同样的微小物质(即我们今天说的细菌)引起的,所以次氯酸钠都会有效。于是,他命人找来一个床单,裹住尸体往上喷涂次氯酸钠。

结果他是对的,次氯酸钠的确有效阻止尸体不再腐败,恶臭自然随之消失。

达金的方案

在拉巴拉克以后,学者们想到了次氯酸钠的各种妙用,处理生活垃圾、减少解剖教室里的气味,甚至用它对付霍乱等可怕的传染病。

一直到十九世纪中后期,科学家们发现水、土壤和空气中生活着大量的微生物,而这些肉眼看不看的小家伙,恰恰是很多疾病的根本来源,被感染的人怎么办?只能等死。

亨利·达金(Henry Drysdale Dakin)见惯了这样的等待。

亨利·达金,图片来源:victorianweb.org

达金,1880年生于英国,后前往美国求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进入战区。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战壕战为核心,士兵们躲在挖好的战壕里,互相射击。看起来似乎是一种安全的打法,但当时的战壕比之于一百年前的巴黎好不到哪去。如果一枪毙命倒也罢了,如果没有,细菌势必进入皮肤,感染伤口,直至坏死。

达金试图减少这些战士的伤痛,为了找到答案,他与朋友合作,首先建立了一个描述感染的体系,用尺子、图画、甚至往伤口里灌水的方法,详细判断伤口的大小和深浅;还对两百多种物质进行测试,最后发现次氯酸钠是最合适的杀菌剂。

可是,传统上使用的次氯酸钠浓度太高,直接往伤口上喷,细菌会死,患者也多半受不了……

次氯酸钠消毒设备,图片来源:ovid.com

于是,他又开始了对次氯酸钠的稀释,用各种各样的溶液进行尝试,结果显示,4%的次氯酸钠溶液既能有效杀菌、又不至于伤害患者。这种配方被称为达金溶液(Dakin's solution),一直到今天都在广泛使用。

至此,次氯酸钠故事告一段落。

那么,次氯酸钠是怎么变成84消毒液的呢?敬请请期待下篇详解。

——————————————————————

参考文献

Corbin, Alain. The Foul and the Fragrant: Odor and the French Social Imagina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Lemay, Pierre, and Ralph E. Oesper. “Claude Louis Berthollet (1748-1822).” Journal of Chemical Education, vol. 23, no. 4, Apr. 1946, p. 158. DOI.org (Crossref), doi:10.1021/ed023p158.

Levine, Jeffrey M. “Dakin’s Solution: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Advances in Skin & Wound Care, vol. 26, no. 9, Sept. 2013, pp. 410–14. DOI.org (Crossref), doi:10.1097/01.ASW.0000432051.59348.c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推荐阅读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位招租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

GMT+8, 2020-7-13 10:37 , Processed in 0.295904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