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恭献贤妃

2020-1-16 15: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 评论: 0

摘要: 恭献贤妃,权氏,(1391-1410)朝鲜人。明永乐时,朝鲜贡女充掖庭,妃与焉。姿质穠粹,善吹玉箫。帝爱怜之。七年封贤妃,命其父永均为光禄卿。明年十月侍帝北征。凯还,薨于临城,葬县。 史书记载 权妃者,朝鲜人。永 ...

恭献贤妃,权氏,(1391-1410)朝鲜人。明永乐时,朝鲜贡女充掖庭,妃与焉。姿质穠粹,善吹玉箫。帝爱怜之。七年封贤妃,命其父永均为光禄卿。明年十月侍帝北征。凯还,薨于临城,葬县。

史书记载

权妃者,朝鲜人。永乐七年五月,朝鲜贡女充掖庭,妃随众女入。上见妃色白而资质穠粹,问其技,出所携玉萧吹之,窈眇多远音。上大悦,骤拔妃出众女上。逾月,册 贤妃,授妃父永均为光禄卿。八年十月,妃侍上北征,凯还而疾,至临城曰:“不能复侍上矣。”遂死。上哀悼,亲赐祭,谥曰恭献,命厝其柩于峄县,敕县官守之。时朝鲜所贡女,其见具位号者,复有任顺妃、李昭仪、吕婕妤、崔美人四人,皆命其父为京朝官。顺妃父添年为鸿胪寺乡,昭仪父文,婕妤父贵真为光禄少卿,美人父得霖为鸿胪少卿。其后永均以宣德(一作洪熙)中卒。

讣闻,上仰推先泽,遣中官赐祭。赐其家白金二百两,文帛表里有差。

人物生平

永乐七年(1409年)初,朝鲜王朝u200e进贡美女为充掖庭,权氏为其首,时年十九岁。史书称其“姿质秾粹,善吹玉箫。帝爱怜之。”永乐七年二月,封权氏为 贤妃,其兄权永均也升为 光禄寺卿。八年十月,随明成祖一起北征。胜利归来的时候,权妃却逝世于 临城,年仅二十岁,葬于 峄县,谥号恭献,朝鲜方面则谥为显仁。

成祖怀疑权氏死因并不单纯。永乐十一年,此事旧话重提,被宫婢说成是同样来自朝鲜的 吕婕妤所毒杀,从而在后宫引发一场大狱,吕氏和相关的多名宫女都被杀害。

贤妃陵墓

权妃墓亦称娘娘坟,位于峄城西15公里处,坐落在三面环山,南面敞开的山峪中间。幕峰土堆高约8米,底周60余米,上边长满松柏。墓前有一小溪,泉水溢流南下。每逢深秋季节,柿树经霜,红叶满山,映古冢,清幽静谧,令人顿生思古幽情。墓正南有幡古遗址,相传为送葬权妃时扬幡处。

墓区背靠凤凰山,山势圆峻,东西横陈,连接群山异峰;东有狮山,自青檀西来,穹岩巨岭,连绵不约;中拥一峰,削立数千尺,巍立直插碧空。山之阳,悬崖绝岩,巨石峥嵘,层累直上,如万花集簇;西为象山,山势西行而又南转,下拖一岭犹如象鼻。岭上乱石林立,奇形怪状。

据《明史.后妃传》载:权妃即恭献贤妃权氏,朝鲜国人。明代永乐年间,朝鲜贡女送来南京,进入后宫。权妃生得姿容秀美,聪明伶俐,善吹玉箫,深宫后院里经常传出优雅动听的箫声,颇得明成祖朱棣的宠爱。永乐七年(公元1409年),封权氏为恭献贤妃,并赐其父权永军为广禄卿。永乐八年,漠北一带出现战争,边境告急,成祖朱棣御驾亲征,权妃侍帝北行。战争结束之后,凯旋回京,路过临城(今薛城),权妃偶得急症,医治无效身亡。成祖朱棣遂命随臣地方官吏寻山觅林查看风水宝地,建立陵寝,便选中了峄县境地白茅山前埋葬了权妃。

权妃墓三面环山,南部出口恰似陵园大门,东有雄狮,西有巨象,气势磅礴,把守陵墓两侧。正是:左狮右象充守卫,三山一水葬皇娘。1980年,权妃墓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定为旅游景点。

参考史料

《 李朝实录》

《 明史》

中国方面的《明史》记载权永均为权贤妃的父亲,而《朝鲜王朝实录·世宗实录》“光禄寺大卿权永均卒。永均,太宗文皇帝显仁妃之兄也。”记载权永均为权贤妃的哥哥,当以朝鲜本国的记载为准。

《明太宗实录》

朝鲜的《 朝鲜王朝实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9 )

GMT+8, 2020-1-21 19:32 , Processed in 0.07092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