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人物名人简历 查看内容

文嬴

2020-1-16 15: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5| 评论: 0

摘要: 秦穆公之女。先嫁晋惠公太子圉,太子圉私逃回国,不从,留秦。圉即位,是为怀公,故亦称「怀嬴」。复嫁重耳,以重耳轻之,大怒。重耳惧,听狐偃、胥臣等之言亲之。重耳死,晋袭秦归师于崤,擒秦「三帅」,文嬴力劝襄 ...

秦穆公之女。先嫁晋惠公太子圉,太子圉私逃回国,不从,留秦。圉即位,是为怀公,故亦称「怀嬴」。复嫁重耳,以重耳轻之,大怒。重耳惧,听狐偃、胥臣等之言亲之。重耳死,晋袭秦归师于崤,擒秦「三帅」,文嬴力劝襄公释之。怀嬴,是秦...

基本内容

秦穆公之女。先嫁晋惠公太子圉,太子圉私逃回国,不从,留秦。圉即位,是为怀公,故亦称「怀嬴」。复嫁重耳,以重耳轻之,大怒。重耳惧,听狐偃、胥臣等之言亲之。重耳死,晋袭秦归师于崤,擒秦「三帅」,文嬴力劝襄公释之。

怀嬴,是秦穆公的女儿。嬴是姓(嬴姓是秦国的王室符号,比如秦始皇就叫嬴政),她嫁给晋怀公,就叫怀嬴。后来又嫁了她前夫的二叔晋文公,所以又叫文嬴,简单地介绍:她是二婚的,嫁的都是晋国人。

  先说她第一个老公晋怀公吧。他本是晋国的太子圉,在秦国做人质。说是人质,其实不打不骂不蒙黑眼罩,而且还让他娶了秦国公主——就是怀嬴。

  婚后,过了些日子,太子圉不告而别,跑了。起因是听说他的爹晋惠公在国内病得快死了。不知这个太子是怎么想的,大概是当人质当怕了,怕秦国不放他回国;或者在国外呆久了,怕国人把他忘了。总之他脑子里幻化出最为恐惧的画面——自己失去了晋国的继承权。于是,他就化装成羊皮贩子,连媳妇也没告诉,连夜搭了个夜班船,逃回国了。还好,他赶上了葬礼,而且没有争议地当上了晋国国君,就是晋怀公。

  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像这样做贼似的。秦穆公既然将怀嬴嫁他,肯定是要拥立他回国即位的。大概是在别人眼皮下被管制太久,做事为人都难免鬼鬼祟祟的。

  怀嬴的第一段婚姻,简单地概括,就是被甩了。

  秦穆公对晋国一向有恩,听说女婿逃走,非常气愤:晋国父子二人,都是一路货色,知恩不报,过河拆桥。定要推翻他不可!秦穆公四处打探,知道晋怀公的二叔重耳,正在国际间当流浪汉,就托人找到他,说:“你到饿们秦国来,有好事!”

  这个重耳,就是后来的晋文公,怀嬴将要改嫁的人,可不是一般人物。如果写“磨难使人奋发”之类中学生腔调的文章,最适合引用他的起伏人生了。他本是二王子,不受重视也不受虐待,老婆娶了两个,不多不少。高兴的时候,就喝点小酒,到野外调戏一下采桑女,满心以为后半生就这么不好不差地过着,也很满意。谁知国君宠爱的小姨娘做怪,逼死了重耳同父异母的哥哥,重耳和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一看大事不妙,赶紧逃走了,各自逃到他们母亲的娘家所在国,不在一处。

  重耳一逃就是19年。这期间,他弟弟(晋惠公)他侄儿(晋怀公)相继做了国君,而他,能去的国家,几乎都去了;意志越来越强,脸皮越来越厚,反正能赖多久,就赖多久。直到人家开赶,或者完全呆不下去为止。他曾经被农夫戏弄,请他吃土;饿急了还吃过忠心随从的大腿肉。受过宅心仁厚的君主的施舍,也受到过同性恋君主的性骚扰。流亡一路,也娶了一路。带着姨太太逃亡实在不方便,她们都留在各自的国家,等着哪天她们共同的丈夫荣登君主宝座的时候,再一路接出来。

  重耳听见召唤,就去了秦国。先饱饱地吃了一餐,换了身干净衣裳,就去见秦穆公了。

  秦穆公说:“是这样的。我要把怀嬴公主嫁给你。”

  重耳说:“啊?我都六十出头了,娶你家大闺女不太好吧?何况,她还是我侄媳妇,没办离婚手续吧?”

  秦穆公说:“你就别提你家侄子了——反正你就放心把他的媳妇抢了吧。这是我的安排!”

  重耳为难而开心地说:“那——就谢谢了。”

  秦穆公又说:“你先别谢,我还有四个女儿(其实是伯爵公爵的女儿,都是秦国贵族小姐),干脆一块儿批发,都嫁给你吧!”

  重耳太意外了,下意识地以失聪者的超大嗓门说:“你说什么?”

  秦穆公说:“饿是说,你是有身份的人,一次只娶一个媳妇,太冷清了,太寒酸了!”

  那时的王公,妾媵越多越有派头,对王公们来说是这样,对太太们来说也是这样,如果当初是自己一个人出嫁,回想起来,就跟私通一样,很没有面子。如果自带了一堆小老婆给老公,就十分体面。秦穆公一次嫁五女,不是因为库存货太多,推销不出去,而是讲排场——尤其是怀嬴,是再嫁,更不能弄得跟打折货一样,要有大国公主的样子。

  怀嬴在老爸“你要当贤妻良母”的谆谆教导下,很谦恭地侍侯丈夫重耳。一次,她端了一盆水给重耳洗手,他洗完手,习惯性地一挥,意思是“行了你退下吧”,一挥就把水珠儿挥到怀嬴的脸上。怀嬴可不是好轻慢好欺负的,她把盆子“砰”一声往地下一掼。郁积的恼怒使她破口大骂:

  “你以为你是老几呀?要不是我老爸请你到我们秦国来,你屁都不是!只是一个讨饭的!你现在还是一个讨饭的!吃我们秦国的粮食,用我们秦国的女人。我们不计较罢了,你竟然耍威风?甩脸子给谁看呐?”

  重耳结结巴巴地说:“NO!NO!不是这样的……”

  怀嬴说:“你是王子没错,可我也是公主,谁比谁矮一截?我是二婚没错,可你也不是什么纯情少男!你算算自己都几婚了呀?再说我二婚,我有错吗?还不是你那没良心的侄儿害的!”

  重耳辩解道:“我没有……”

  怀嬴说:“什么没有?没有什么?你不愿意娶,我还不愿意嫁哩!谁稀罕嫁你这个老头子呀?我爹地真是太好人了!被你们姬家(晋国王族的姓氏)骗了一次又一次,还不吸取教训,我这就去回明了他老人家,说你们姬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离婚!离婚!你给我滚出秦国!”(当然,史书上怀赢没有这么泼妇,只是简洁而愤怒地说:“秦晋两国不相上下,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说着,竟真的往外面走。

  外面重耳带来的晋国随从,早就听见了里面的吵闹,吓得不敢吱声。见怀嬴怒气冲冲地出来,害怕事情闹到秦穆公那里去,赶紧拉住她,再七手八脚地帮重耳把衣服扒掉,又帮他用绳子反绑,跪在搓板上向怀嬴请罪。跪了一天一夜,直到怀嬴消了气。

  “洗脸盆风波”之后,怀赢让重耳睁大眼睛看清楚,自己是两国关系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从而使自己从身价暴跌的弃妇,变成重耳不得不小心对待的贵人,公主敢于像市井泼妇一样发飙,并一战永胜,真叫人佩服。

  夫妻和好之后,怀赢难免委屈地替自己表功,说:我爹还不是看中你将来能够成大业,才不惜工本资助你。你要是知好歹,我肯定全力帮扶你。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

  重耳被接到秦国,当然知道秦穆公想什么,但毕竟只是猜测,不敢直接问。这次风波后,秦国的意图从怀赢这里得到证实,重耳赶紧和他的随从开会讨论眼下的时局。

  大家都说:“你十九年前就该做国君了,现在时机终于来了!我们实在忍太多年了。”

  商量之后,决定在吃饭的时候,用诗朗诵的方式,把这层窗户纸向秦穆公捅破。

  经过几番“哎呀我嗓子不好”“我文学功底太差”“我记不住词”的推脱和忸怩,终于确定了几位诗朗诵的候选人。

  席间,重耳一使眼色,几位就表演起来,都是《河水》《黍苗》之类暗示知恩图报的话里有话的诗。秦穆公脸色变好看了,也念了一首《六月》,大意是歌颂周宣王回国中兴,借典故说当前事,是曲折地表态。

  重耳的随从赶紧说:“重耳还不快拜!”秦穆公说:“哎呀,不敢当,我也拜!”重耳说:“不行,该拜的是我。”秦穆公说:“是我是我。”在客套的拉拉扯扯中,双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看起来十分亲密。如果是在当代,记者的镁光灯就会一片闪,记录下这缔结协议的重要一刻。

  重耳带着秦国赠送的玉器宝物,在秦国重兵护送下渡过黄河。这场“暴风军事行动”,将上台不到一年的晋怀公迅速推翻,这位又卑琐又想有所作为的可怜君主被杀。

  重耳灭了侄儿兼老婆的前夫,重振朝纲,成为继秦穆公之后第二位春秋霸主。这是后话了。说说他在外国娶的太太,丈夫登基,她们全都来到晋国,大团圆了。

  怀嬴是最后一个被娶,却是最早一个被迎。重耳一即位,就亲自到黄河边“逆夫人嬴氏以归”。逆是迎娶的意思,是接新娘子的高贵礼仪。而且,最尊贵的新娘子,按惯例也只是由礼仪官去迎,然后送到王公房里(二婚改嫁的,迎都不用,自己从后门闪进去就行了)。重耳亲自去“逆”,是将怀嬴当作正妻——虽然他没逃亡之前早就有了正妻。但是那么多太太忽然“团聚”,肯定要争个先来后到,不如赶早给怀嬴抢个位置。她虽然名分上不是正妻,但待遇上已经到了。

  怀嬴又出嫁一回。这回挣足了面子。据韩非子在《买椟还珠》中透露:怀嬴除了豪华嫁妆,还带了七十位穿着锦绣衣服的美女陪嫁过去作妾媵。晋国人一次见到这么多秦国美女(除怀嬴之外,她是不好看的),喜出望外,好想抢一个或者买一个回家。怀嬴的陪嫁亲友团,实在太漂亮了,就像镶满宝石的美丽匣子;怀嬴本人嘛,就是匣子里品貌一般的珠子,还是算啦,给重耳好了。

  史上好多公主,一听说要嫁给政治和外交(这本是她们的宿命),就开始哭哭啼啼,然后哭哭啼啼一辈子。怀嬴是强悍的,很明白自己位置,并不断地在老公面前强化。让自己有了代表祖国的说话权。这使她很好地完成了所担当的外交使命。

  重耳死了之后,秦晋两国又打了一场惨烈的“崤之战”。秦军大败,文嬴(即怀嬴,嫁晋文公后改称文嬴)出面,说了一大通“我们秦国对晋国有恩,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道理,又是哀求又是威胁,新的晋国君主虽不是她亲儿子,到底怕了她,将秦国被俘的三个大将放回了国。

  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也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

  ——《左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扫码关注
接收重要通知

收粉收量信息等
将会公布在公众号上

GMT+8, 2020-8-9 22:45 , Processed in 0.29229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