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黎亚:郁雨君我可以抱你吗宝贝全文

2020-8-12 17: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 评论: 0

摘要: 周倩雅的回答: 内容简介 什么是星星的孩子?他们是一群患了自闭症的孩子,好像被隔绝在遥远冰冷的星球,不会说不会看,会感到痛但不会哭。本书站在被领养的女孩王家点点的视角,讲述了她那拥有强大而固执母爱的妈妈 ...

周倩雅的回答:

内容简介 什么是星星的孩子?他们是一群患了自闭症的孩子,好像被隔绝在遥远冰冷的星球,不会说不会看,会感到痛但不会哭。本书站在被领养的女孩王家点点的视角,讲述了她那拥有强大而固执母爱的妈妈,为了家中那个“星星的孩子”王家保保,越过无数伤心绝望、痛苦曲折,最终以无比的耐心和真爱,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得到了保保一个最轻最轻也是最重最重的抱抱。 1小兔子小妖怪 那一天,早上的天空很蓝很透明,一小朵一小朵洁白的云彩匀匀地撒在上面。 我站在院子里,小小的手攥着一大团院里阿姨给我买的棉花糖,眯缝着眼睛看天空,嘴巴里甜丝丝的。 那一天,又是福利院领养小孩的日子。所有小孩都穿得尽量好看,脸上挂着甜甜的、乖乖的笑容,变成橱窗里的漂亮洋娃娃,等待幸运降落一一降落一个妈妈,一个爸爸,或者一个奶奶,一个爷爷。然后抓着这降落伞,嗖嗖嗖,一个个飞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啦。 “点点,裙子给我穿。”早上起来,跟我住一个房间的妞妞,一把拎过我那条粉红色的花布裙就往身上套。 不要啊不要啊,这条裙子是院长奶奶给我的呀!我嘴唇在动,偏偏好像水笼头被拧紧,一句话也流不出来。 妞妞是个小胖妞,皮肤也白,脸上有一对酒窝,一个深一个浅。如果说酒窝可以用来盛汤的话,妞妞左边脸上的酒窝就是一个浅浅的小盘子,右边的酒窝就是一个深深的小汤碗了。 妞妞好像根本没看见我嘴唇在动啊动,她两只胳膊往袖管里一伸,脑袋往领口里一钻,两只脚一跳,我的粉红花布裙就自动落下来,乖乖套在她身上啦。 妞妞歪着脑袋一笑,当然是把那个汤碗大酒窝放在上面,看起来粉粉甜甜的。这样的妞妞看起来比可爱更可爱。 啊!我看呆了,这条花裙子穿在我身上怎么完全不是这样的啊? 那是去年的某一天,全院的小姑娘突然都眼巴巴望着院长奶奶。她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小姑娘们的眼睛都粘在了她手里的一条花裙子上。大片大片的粉色上,开满绿的、篮的、橙的、紫的小花。院长奶奶左手和右手各捏着花裙子领子的一边,脚步迈得急急的,快快的,裙子上的花朵呼啦啦呼啦啦都跳起舞来了。 院长奶奶走过一个又一个小姑娘身边,最后在我面前停下来,笑眯眯地说:“点点,今天你五岁啦,应该有第一条裙子啦。生日快乐!” 我揉揉被裙子闪花的眼睛,在院长奶奶的帮助下,伸开胳膊,一跳一跳。当我脑袋从领口里怯生生地冒出来时,耳朵里一下灌满了奇怪的笑声。小姑娘们互相咬耳朵的声音,小虫子般钻进耳朵: “像面粉口袋呀!” “她穿粉红好丑。” “那么多花,土头土脑的!” 裙子是有点大,对一个干巴巴的小姑娘来说,不管是倾斜的肩膀那里,还是瘪瘪的屁股那里,都远远不够把裙子撑起来。 裙子是太粉太花了,套在我这样一个小黑妞加小破孩身上,更显得土里土气滑里滑稽的。 我抬不起头来,两只手在耳朵旁边扇呀扇,像是要用翅膀赶走那些难听的话。可惜,我没有翅膀。 两只厚厚的大大的手捉住了我拍动的小手掌。 是院长奶奶。 她的眼睛朝着四周嘲笑的人群扫视了一圈,用很响亮的声音说:“你们说,点点哪里不好看啦?” 其他小姑娘们的嘴巴扭啊扭,好像在异口同声地问:“嘿嘿,我们怎么看不出哪里好看啊?” 院长奶奶蹲下来,抚摸着我,从头到脚,一样一样夸下来:“我们点点眼珠多黑多亮呀,像不像水葡萄?我们点点鼻子长得多小巧呀,像不像小山坡?我们点点的手指甲多秀气,一颗一颗的,像不像春天新采下来的蚕豆?我们点点的脚丫丫才真叫好看呢,像不像两朵小梅花?” 院长奶奶的话很有效果,小姑娘们都悄悄闭上了嘴。 我开心啦。 原来我身上还有那么多好看的地方呀!我拉着裙角转啊转,一脚高一脚低地转啊转。 我好像坐在旋转木马上,被幸福的花朵包围啦。 可是,可是,院长奶奶怎么哭了?我摇摇摆摆、疑疑惑惑地停下来。 她揉揉眼睛说:“奶奶觉得点点太好看了!” 奶奶又背过身去,使劲抹着鼻子。 “院长奶奶,”我仰起头,很认真地问,“人哭的时候为什么同时要流鼻涕?” 院长奶奶吸吸鼻子,笑了:“嗯,我想因为它们是孪生姐妹吧。” 我笑了。我知道,奶奶说的话全是为了安慰我。 因为,那些是我身上除了缺点之外的全部优点。 我的眼珠黑亮,可它们老喜欢一个劲朝一个方向看,怎么扳都扳不回来。 我鼻子小巧,可鼻子下面的上嘴唇像一个八字,朝两边豁开着。我一笑,小朋友们都要笑着叫:“小兔子,小妖怪!” 我的指甲秀气,可手指弯弯的,吃饭时,筷子会从宽宽的指缝里掉下来。 我脚丫好看,可走路时,两只脚丫要一颠一颠的,比小鸭子还难看。 为此,我还有了一个外号叫颠颠,被小朋友们叫顺口了,怎么也改不了。 院长奶奶后来想了个办法,在上拼音课教到声调的时候,指着我对大家说:“我们以后叫她的时候,换个声调,由第一声的‘颠颠’,改成第三声的‘点点’。好不好?” 小朋友们学声调正学得起劲,所以一起大声地叫:“好,点点,点点……” 这样,我总算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点点呀,你是在一个飘着雪花的季节,被送到福利院门口来的。”每个小朋友生日的时候,院长奶奶都要讲一遍《你从哪里来》的故事。 “那天,小雪粒一点点掉下来,弩整掉了一个晚上,在院门口的台阶上堆得老高老高,然后你就被雪送来啦。你睡在一个透明的袋子里,小雪粒盖在你身上,像一床小棉被。而且呀,那些小雪粒像讲好的一样,只往你的身上盖,没有一粒盖在你的脸上。所以,你睡得 很香很香。不像别的小朋友,会哇啦哇啦大哭大叫着,告诉门里面的奶奶啊阿姨啊,我来啦,快点开门,快点开门……” 2装在马夹袋里的小姑娘 福利院里的其他阿姨不像院长奶奶那样会讲故事,她们告诉我说,要不是院长奶奶半夜起来给孩子盖被子,要不是她耳朵太尖了,在呼呼的风声里听到像针一样细的小孩哭声,我早就冻成一根雪糕了。 院长奶奶发现我以后,搓啊暖啊一个晚上我才缓过来,可以喝点牛奶了。我的嘴唇长成那样,喂奶只能一点点往里面挤。别的孩子是一口一口喝奶,我是一滴一滴喝奶。院长奶奶和几个阿姨轮流接力,到天亮,才往我嘴里滴完了一瓶牛奶。 过节的时候,总会有人送来花花绿绿的玩具,装在盒子里,漂亮极了。可有时候送过来的一堆玩具中,也有一两个断手断脚,它们就被装在马夹袋里。 我就是一个被装在马甲袋里的小姑娘。 阿姨们告诉我,被送来的孩子中,有的装在摇篮里,有的裹在暖和的小棉被里,甚至还有一个是装在名牌的大手袋里。只有我,是装在一个大大的超市马夹袋里,像丢到垃圾堆里一样,随手丢在福利院门口。 后来大了以后,我学到了很多语文知识。我知道了院长奶奶和那些阿姨的不同。同样一件事情,院长奶奶嘴巴里说出来是童话,别的阿姨们说出来就是报告文学。 五岁生日那天,我第一次穿上了粉色花布裙子。虽然院子里其他的小姑娘都不如我穿得那么崭新那么好看,可是那天来了很多大人。 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会说:“哎呀,这个孩子好可怜啊!”然后把手伸向站在我旁边那些漂亮的妹妹或者弟弟们,又说一句,“哎呀,这个孩子好可爱呀。” 我记得大人们最多看我一眼,就不会看第二眼。 斜视、兔唇,左脚还比右脚短一两厘米,谁会要这样一个破破的小女孩做他们的孩子? 在福利院生活了几年,我就伤心了几年。住在我房间里的姐姐妹妹们,很快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蕾蕾,我最喜欢的小妹妹,她走的时候,抱着我哭得哇啦哇啦的。 她说:“点点,我会回来找你玩的,给你带布娃娃。” 蕾蕾坐上小汽车一溜烟跑远了,但布娃娃我一直没有看到。我知道,蕾蕾肯定把我给忘了。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好玩,是个大大的游乐场,有高高的摩天轮和云霄飞车。她玩啊玩啊,玩得太开心啦,就把那个破破的、丑丑的点点忘记了。 我也想去游乐场,不过我明白,我是没有机会的。 后来大了以后,我接触到数学这个科目。我很快联想到小时候在福利院里的感觉,那一次次被大人们挑剩下来的记忆太深刻了。 怎么说呢,落选一次,就加上一个伤心,减去一个开心。 再落选一次,就乘以一个自卑,除以一个自信。 再再落选一次,就平方一个绝望,开根号一个希望…… 那一天,又是一个被大人们挑选的日子。妞妞抢走了我的粉红花裙子穿在身上。我呆了一会,也就放弃了向她抢回我的裙子的想法。 因为同样一条花裙子,穿在我身上,只会让我比难看更难看;穿在妞妞身上,就会比好看更好看。 她会碰见说她是可爱孩子然后把她带回家的大人吗甲应该会吧。 比起我来,妞妞至少是健康又可爱的小胖妞。 那一天,院长奶奶生病了,其他阿姨打发我去没人去的后院。 她们说:“点点,我们玩躲猫猫好吗?你去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一会来找你噢。” 有个对我很好的叫燕子的阿姨,悄悄抹了抹眼睛。她哭了吗?为什么玩躲猫猫要哭呀? 其实我想说,我一直呆在福利院也可以的呀。奶奶对我很好,阿姨们也对我不错。虽然身边的小朋友总是换来换去,我也是很开心的呀。 那天,我像一个小小的零蛋,在空空荡荡的院子里转来转去。 不知道是不是吃糖让人有幸福的错觉,我的眼前突然飘过一大片蓝和无数白色的点子,真清爽真好看啊!我噙着棉花糖,傻傻地跟在后面。 突然,那些点子一起朝我扑过来。有个阿姨转过身来,就像我在童话里看到的漂亮温柔的仙女。蓝底白点的连衣裙,袖管蓬蓬松松的,裙摆大得像院子里的遮阳伞。她俯下身,嘴唇是好看的草莓一样的甜甜的颜色。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紧接着,我听见一个天使一样的嗓音。 “点点。”我盯着她,细细的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阿姨让我在这里躲猫猫,不要被人找到。” “呵呵,”她笑起来,眼角细细的皱纹一漾一漾,泛起好温柔的涟漪,“这下你不要再躲猫猫了。来吧,妈妈可找到你啦!” 这个漂亮得像仙女一样的人,要做我的妈妈? 我跳了起来,把棉花糖递给她:“妈妈,给你吃。” 云朵一样的棉花糖被我咬得缺了一个大角,可她张开嘴,啊呜一口吞了下去。 我粘着棉花糖的手紧接着牢牢粘在妈妈漂亮的裙摆上。风一吹,裙摆上所有的白点点就噼里啪啦跳起舞来了。我小小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欢跳起来。 我傻呵呵又晕乎乎地笑着,一路上看到一个人,就告诉一个人,像喜鹊叽叽喳喳欢叫着:“妈妈找到我啦!妈妈找到我啦!妈妈找到我啦……” 所有的人眼睛都粘在妈妈的身上。阿姨们用大跌眼镜的眼神看着我,其他小朋友们也揉起了眼睛。 连院长奶奶听到我一路的欢叫声,也从床上跳起来,病一下子好啦! 走过妞妞身边的时候,我转过头对她说:“我的裙子送给你啦!” 穿粉红花裙子的妞妞脑袋向右歪着。她歪错了方向,现在只有左边的小酒窝露在上面,像浅浅的小盘子。 3第一次睡在妈妈臂弯里 “这就是你干挑万选的孩子么?”爸爸第一眼看到我,又好气又好笑。 “她叫点点。”妈妈十万分肯定地点头,“是我迷路时找到的孩子。” “点点?”爸爸再看看我,有点迟疑地说,“喔,有一点点不太漂亮啊……” 谁都喜欢漂亮的小姑娘啊!可是,我和漂亮连一点点边都沾不上。 我不敢再看爸爸,低下头,闭起眼睛,抿起嘴巴。可是,就算嘴巴抿紧了又有什么用呢,上面还是漏出一道宽宽的缝。 妈妈马上不服气了,一把把我搂在怀里,轻轻抬起我下巴,要我大大方方看着爸爸。 妈妈一样一样指过去: “你看,我们点点的一双眼珠多黑多亮呀!” “你看,我们点点的鼻子多小巧多玲珑呀!” “你看,我们点点的指甲盖小月亮一样,多亮泽多美丽呀!” “你看,我们点点的小脚丫多秀气多好看呀!” 不可思议呀!妈妈怎么像院长奶奶,一眼就看出我身上所有的好? 最后,妈妈信心满满地说:“你看着吧,我们点点一定会变成一个漂亮小姑娘的!” 第一天到新家,我像踩在棉花堆里一样,每走一步,都害怕自己是在做梦。 我乖得像个小木偶,爸爸妈妈说什么,我才敢跟着动一动。 爸爸说:“点点,你坐在那里看电视吧。” 我一动也不动,坐在软绵绵的沙发里,背挺得直直的,眼睛没有离开电视机,连东张西望的想法都没有。 我对自己说,点点,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你不能被退货,不能被丢回福利院去。 “咦,点点,你怎么看新闻呢,要不要调频道?”妈妈走了过来。 “好的。”我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是足球赛。 一堆叔叔围着一个球踢来踢去,我一点也看不懂。可是我还是睁大眼睛,眼珠跟着那个咕噜噜转来飞去的球,转过来又飞过去,装作看得很起劲。 “点点,你要不要吃西瓜?”妈妈捧着一盘西瓜走了过来。 “谢谢妈妈。”我伸出手,拿了一块西瓜。 真甜啊,而且冰了以后就更甜了。 “好吃吗宁”妈妈又把另一块西瓜塞到我手里。 “好吃。”我拼命点头,“以前我在福利院里也有西瓜吃,每个小朋友可以分到两块。第一块我吃得很快,第二块我会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吃,因为吃光了就没有了。妈妈,这一块我可以放着明天吃吗?” “傻点点,放久了就不新鲜了。明天妈妈再给你买,明天我们吃哈密瓜。”妈妈抚摸着我的头发,把热热的脸颊贴近我的脸。 我刚刚被冰凉的西瓜汁水经过的身体,马上又热了起来。 在家里,我有一个小房间,就在爸爸妈妈房间的隔壁。门是半圆形的,刷成了淡淡的绿色。门上贴着很多紫色的小圆点,看上去就像个蘑菇。 房间很漂亮,铺了粉色床单的米奇老鼠小床正正好好摆在中间。左边是一个粉红色的床头柜,上面摆着一盏小熊台灯。床的右边是一排书柜,里头放着很多图画,《白雪公主》、《小红帽子》、《灰姑娘》…… 我在房间门口探头探脑,不敢走进去,怕自己把地毯踩坏了,怕自己把粉红色的小床睡脏了。妈妈把我带到床边坐下,软软的床垫一下子让我陷了进去。我有点局促不安,两条腿在床边荡来荡去。妈姆搂着我的肩,一下子把我拥进怀里。 “点点,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啦。” (太多啦,额。就只有一部分!没有完全帮到你哦!你可以去当当定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位招租

QQ|广告服务|网站出售|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扫码关注
接收重要通知

收粉收量信息等
将会公布在公众号上

GMT+8, 2020-10-30 18:36 , Processed in 0.30851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为了响应国家互联网安全,本站已和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对接。发布内容信息系统会自动记录IP地址、设备信息、行为记录等。如有发生犯罪违法违规行为,我们全部配合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取证!

本站部分文字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的处理。

本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或完整性。本站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或各种互联网渠道)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