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姚宇轩:韩剧坏男人的剧情介绍

2020-8-12 16: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2| 评论: 0

摘要: 林嘉喜的回答: 第一集 在茵与男友奎焕的母亲在旅馆见面,但奎焕的母亲觉得在茵配不上奎焕,要在茵去找一个跟自己水准差不多的男人结婚算了。过了一个月,奎焕告诉在茵,自己要结婚了,还拿了一个装了钱的信封。受到 ...

林嘉喜的回答:

第一集 在茵与男友奎焕的母亲在旅馆见面,但奎焕的母亲觉得在茵配不上奎焕,要在茵去找一个跟自己水准差不多的男人结婚算了。过了一个月,奎焕告诉在茵,自己要结婚了,还拿了一个装了钱的信封。受到刺激而傻傻的站著的在茵,过了一会,开了车要回家,突然间,有个人冲到车子的前面,在茵慌张的拨了119,听见了女人哀嚎声的在茵,惊吓的四处张望,却发现原本压在车下的人消失了,而后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昏迷了。一方面,郭班长觉得先英的自杀事件,案情并不单纯,凡宇却说现场没有什麼特别的痕迹,反而挨了郭班长一顿骂。玩著降落伞的建旭,不小心迫降在Monnet的快艇上,Monnet看了看建旭,竟然对他一见钟情。在茵将钱交还给正在拍摄婚纱的奎焕后,冷淡的离开了。来到了画廊和申女士见面的在茵,为了即将要举行的假面展示会,必须要去一趟济州岛。 第二集 建旭和贤凤被工作人员从船上救出来了。之后建旭的回忆慢慢开始恢复,幼小的建旭,从现在开始自己不是爸爸的儿子 现在是洪泰成 说到要找自己亲生爸爸 爸爸却生气了。这样很无奈的进洪会长的家里的建旭 虽然得到像富家公子的待遇,但是在遗传因子检查结果建旭不是自己的儿子--洪泰成的事情之后 洪会长把建宇赶出去 带回来了真正的泰成。但是重新站起来的建旭跟担心他的工作人员说 不用担心 并走动起来,但是伤到的地方却还掺着绷带。另外在美术馆 在仁从作家手里拿到装有作品的箱子之后心情变得非常好。之后知道莫奈生日的建旭用花来当做是蜡烛。第三集 泰萝警告莫奈不要和建旭见面,莫奈告诉她建旭比撒谎的严常务强。郭班长在警察局里听到小偷说目击了来找善英的男人的话后大吃一惊,听到那个男人就是泰成之后急忙给他打电话。建旭给误把自己当成洪泰成的才茵打电话,拜托她洗一下自己的衬衫。第四集 才茵对欺骗自己的建旭感到恼怒,建旭真心告诉才茵想阻止她接近泰成,但才茵冷冷离开。泰拉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建旭,让她感到慌张,她对申女士提起和泰成换过来的孩子,让申女士感到不快。洪会长听到莫奈和建旭见面的事情后给建旭打电话,建旭来到海信集团赞同 第五集 泰成为了要救掉到海里的男人(Masaru)而向大海奔跑,但是正在寻找掉进海里的男人的泰成,却有人自他的身后靠近,将他的头压进水面让他无法呼吸,吓了一跳的泰成始出吃奶的力量推开了他。一方面,郭班长从孤儿院那得知不是洪泰成的泰成的事情,想要找第二个泰成的照片或资料,却又遍寻不着,让他很不放心。建旭自Cruv爬了上来,并且和Masaru交换了眼神,泰成还没有恢复精神,却又看到想要害死自己的人出现在眼前,大吃一惊。这时候正好在仁打了一通电话来,接了电话的泰成。第六集 soompi找到的 应该是真的吧。想得到玻璃面具而发生摩擦的在仁和泰成两人被丢在了路边,泰成叫建旭自己先去找龙老师。不久,龙老师和建旭见了面,在告诉他泰成在哪里的时候,谈到了玻璃面具。另一边,泰成因为太冷喝了在仁带来的烧酒,在仁提议搭便车的时候想起了善英也曾经搭过自己的便车,后来,搭上便车的在仁领着泰成上了车的场景,建旭一直在一旁看着。第七集 在茵回国后,建旭和泰成相继回国在茵联系泰成,建旭仍旧语含戏意,其实在茵探听泰成的消息也有很大部分是因为申女士给的压力,说一定要将玻璃面具拿做开馆之用。泰成一回国就去了警察局了解善英案件的情况,建旭有顾虑不想进入警察厅,但是见到了郭班长和小警察谈论案情还是跟进去了,他也稍微了解到了警方掌握的资料,也和那位目击人小偷有了一面之缘,然后就是建旭的回忆,善英和建旭关系的确很好,她看到了他收集的泰成的资料,指出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希望建旭不要这样,但是建旭没有答应。申女士给在茵买了身衣服,在茵穿着新衣服和主动拦住洪老爷车而博得入室一坐的建旭在洪家碰面了,在茵又探听泰成的消息,因为申女士又给她压力了,建旭却有点对她产生了误解。建旭一个人去了豪宅的另一幢小楼,那里有他童年的回忆,他在小楼的楼上吃糖的时候,被洪家的管家发现,当年这些糖,这个地方管家也都是知道了,管家很讶异,虽然产生怀疑,但建旭的应答上看估计没有露出什么大破绽。在茵出门后,发现建旭在坐在门口,建旭知道在茵没有开车来的时候,主动提出让在茵做自己的摩托车,在茵不愿意,她穿的还是裙子,建旭脱下了自己的西装给了在茵,在茵在他的坚持下坐上了摩托车。在飞驰而过的时候莫奈在车上发现了建旭的身影。泰成和建旭去了公司,在公司还看见了泰拉,申女士也在,估计洪老头让泰成建旭全去海神上班,申女士表示强烈反对,建旭表情搞笑~~建旭被申女士赶了出去,他看到了儿时伤害自己的那位洪老爷的司机还是随从的,估计又戏弄了他一下。他和泰拉一起做电梯下去了,泰拉自己幻想建旭拉过自己然后强吻然后(粉红)了,她回过神的时候,丝巾掉了地上,建旭和她一同弯腰捡,两只手碰到了一起,此刻电梯门开,挤进来很多人,建旭抓着泰拉的手不肯放,泰拉执拗记下也就有点顺从了,后来电梯到了大厅,人都走了,建旭也走了,泰拉仍脸红心热,丝巾还掉在地上…在茵穿完衣服准备去退,接到建旭的电话说是泰成在公司,她又没退,穿好新衣服赶去公司,但当时没有见到泰成,估计又被建旭言语戏弄了几句,很生气的准备去厕所换回自己的绿衣服,因为她还想着把衣服退了换现钱,换好的时候建旭又给她打电话估计通知他泰成的方位,她本不是很相信但还是去了,终于见到了泰成,建旭看到他们两见上面了,就走开了。在茵经过唇枪舌剑,以为自己已经说服泰成拿出了玻璃面具。建旭在小店门口又再次见到了彩茵,他们两还吃了雪糕,建旭拿去一个手机挂坠送给彩茵,其实跟在茵回国送给在茵的手机挂坠是一样的。在茵再次把衣服拿去给退了,拿到了钱,当在茵得瑟的将玻璃面具拿给申女士,申女士迫不及待的打开发现里面竟是泰成拿着玻璃面具拍的照片,心中大恼,把还在得意的在茵叫进来大骂一通,泰成此刻也出现,申女士开始了一连串的语言轰炸,泰成也予以回嘴,最后泰成将玻璃面具砸向墙面,玻璃面具尽毁,申女士已经气到无语了,这时候在茵对泰成说了一大通,估计是说玻璃面具的意义或者责怪他利用自己吧,而且给了他一个耳光,申女士竟然走过来也给了在茵一个耳光,并说了很难听的话,应该是炒了她了。建旭在门外站了很久,都听到了,听到在茵被骂,他也很在意,甚至忍不住想开门冲进去。在茵很难过,走出大楼没有理会跟着的建旭,并说自己想一个人静静,建旭就这么跟着。泰成和申女士有一个短暂的交谈,我猜是说是否关心泰成的问题吧,然后泰成也开车走了。建旭追上了在茵,抓住她估计对她说,把他当成洪泰成一样对待,然后就出现了预告里的那一幕,所以那些话是在茵对“洪泰成”说的,不是建旭,建旭一时没忍得住亲了下去,泰成开车经过看到,后来倒车看到两个人亲上了。第八集 在仁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建旭亲吻后,非常惊讶地问建旭是否也喜欢自己.建旭叫她别太夸张了且说不出话来.马上变得心里不是味道的在仁想要回家,建旭问她要不要喝一杯,虽然往酒店的方向走去,可是建旭得为泰成跑腿,没办法地从位置上走开.结果留下在仁一个人寂寞地喝酒.一下子建旭知道泰成是为了让他尝苦头而故意设计,建旭痛苦地往在仁在的酒店方向.另一方面,还在生气的泰成打电话给莫内,告诉她建旭喜欢的并不是她而是在仁.莫内虽然嘴里说不是这样,心里却很痛苦.隔天,泰成从建旭那里听到被罢养的泰成住在密阳的消息。第九集 泰萝被建旭搞得心神不宁。努力想让自己不再混乱,泰成要建旭抓到偷建筑材料的小偷,建旭叫张导演和特技演员们帮忙,然后为了吃面条到远茵家,见到在茵再次感叹两人间的缘分,建旭到建筑工地抓到了小偷。第二天洪会长推荐建旭也到公司上班,那天晚上在申女士的画廊开业晚会上,莫奈见到建旭和在茵间交谈亲密的样子心生妒嫉。第十集 在茵跟郭班长说了案发那天遇见建旭的事情,让郭班长更肯定那个被弃养的泰成还活着,并且掌握了他有伤疤的信息,对于寻找到建旭很有帮助,在茵送泰成回家,为泰成倒了一杯水果汁,想让泰成喝,但是泰成在醉意中打翻了杯子全洒在了在茵身上,在茵因此换了一件泰成的衬衫,出来的时候泰成清醒了点,在茵解释说,因为衣服脏了所以换了件,等到衣服干之前让他穿一下,在茵抚摸泰成的额头,询问是不是很痛,说要给他去买药,但是泰成拒绝了,泰成说不要对他好,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了,不久就会把他给抛弃的,说自己没有信心去守护一个人,说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给他人带去伤痛的人,并拉着在茵把她赶出了自己家。只穿着衬衫的在茵被赶了出来很是尴尬,打电话给建旭让他来接他,建旭来了看见在茵这个样子很是惊讶,呆立了几秒,后来给在茵裹上了自己的外套,穿上自己的鞋子,带着在茵离开,后来还给在茵买了衣服跟鞋子,当店员问换下来的衬衫怎么办时,建旭直接说:扔掉,店员说这个可是名牌,建旭还是说扔掉,后来在茵跟建旭一起去吃饭,在茵边吃边流泪,泰罗在快下班的时候去泰成的办公室找泰成,但是泰成不在,建旭跟泰罗有了面对面的机会,泰罗对建旭说,莫奈爱你,为了你再练习口风琴,但是建旭貌似记不起口风琴这件事情了,泰罗很生气说你如果对莫奈不是真心的,就离开他,建旭对泰罗说,你也知道真心啊,建旭说我们不要再谈论莫奈了 我们来说说泰罗你,泰罗你这辈子都在为了家庭,为了公司活着,什么时候你能想想你自己,考虑下你自己,哪怕是一瞬间也好,泰罗说,那天的事情是失误,她不能原谅对建旭动摇了一秒钟的她自己,于是建旭质问道:对我动摇是你的真心吗? 泰罗否认,并说再也不想看到他。建旭跟泰罗的对话被莫奈全部都听见了,因为莫奈那个时候来给建旭送恭喜他进入公司的卡片及鲜花,无意中听见了所有的对话。在茵因为建旭说的那句想吃家里做的饭,带着食材来之前被建旭叫来洗衣服的那个家来找建旭,在茵想要知道建旭住在哪里 故意让建旭来她家,但是等建旭到达之后,又告知有急事不能见面了,让建旭先回去,其实是在后面跟着建旭回家。在茵没想到建旭的家离自己的家这么近,而且还是这么好的地方,建旭对于在茵的到来很惊讶,在茵也开始质问建旭,在这么好的地方住,怎么还让我去上次那个地方帮你洗衣服,问建旭还有什么隐瞒着他吗? 难道他是哪个富家被隐藏的儿子吗?建旭答说这应该是洪泰成那号人物才对,在茵很生气,说你还是我认识的沈建旭吗?我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建旭反问,并说你从来对我不关心啊 我是谁,在哪里生活 怎么生活的 你都没有关心过,在茵生气的说,是 我不关心你,对于我不关心的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走就是了 以后不会再来了。 但是说归说 在茵还是回来帮建旭做饭,建旭很感动,问在茵相不相信她 在茵回答我相信你,建旭很开心,在吃饭前,建旭去卫生间换了件衣服,被在茵看见了建旭背后的伤疤,在茵问建旭痛不痛的,什么时候受的伤,建旭说已经都没事了,在茵还是心里有异样,后来接到了泰成的短信 并借故说是妹妹发来的有事找他 离开了,泰成来还在茵衣服,问在茵没收到他短信吗?在茵骗他说把他的号码删掉了 所以不知道是他发来的,两个人一起去吃饭,泰成后来送在茵回家,被远茵看到了。两姐妹相互调侃了一番,泰罗发烧生病了,在这个时候接到了申女士打来的电话说莫奈不见了,泰罗询问建旭是不是跟莫奈在一起,建旭否认,后来建旭跟泰罗都得知莫奈在阳平的别墅里,于是双双前往,建旭先到一步,故意通知洪家的姜司机先把莫奈接走,等到泰罗到达的时候等待她的只有建旭一人,泰罗因为高烧昏倒,建旭照顾了她一整晚,泰罗因此很受感动,两人第二天再回去的路上,泰罗承认了自己那天不是失误,并与建旭十指相扣,依靠在建旭的肩头。泰均的事情被报纸报道了出来,让洪会长很是生气,当然这一切都是建旭安排的,建旭因为太累在公司里靠着睡觉,被在茵看见了,建旭要在茵借他肩膀一分钟,在茵问道说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累,建旭说我在工作,在茵笑说自己很忙,说好借你一分钟就是一分钟,最后对建旭说:昨天对不起了,下次我们一定一起吃。第十一集 建旭因为前天晚上处理泰罗的事情。很累,在公司走廊里睡着了,在茵经过,建旭拦住,建旭要借在茵的肩膀一分钟,在茵问到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累的,建旭说有工作所以 在茵说我很忙 就借你一分钟。后来接到了的电话,轻轻的把建旭依靠在另一边的墙壁上,便回了美术馆。另一方面,郭班长因为找到了在茵这个目击证人,信心十足,想着说要去找洪泰成,郭班长在海神遇见了建旭,说起了前段时间建旭去了密阳的事情,建旭承认了,说是因为理事吩咐要去查事情,所以去了,但是没有查到些什么。后来郭班长问说案发当晚他做什么,建旭说他之前是做特技替身演员的,那天跟特技演员们一起工作,郭班长顺势问到,你做特技的应该常常会受伤啊,你没有伤疤吗?建旭否认,三人礼貌道别,年轻的警察问郭班长为什么这么问建旭,他说沈建旭第一次跟泰成来警察局的时候 他就感觉建旭跟目击证人描述的当晚看到的那个跟善英吵架的泰成的形象很接近,感觉上很像在茵跟泰成在美术馆相见了,两人在一副画前驻足,感慨了一番。莫奈来到泰罗家里,质问泰罗说昨天是不是去了别墅,泰罗说为了去接你所以去了,莫奈说他听说你跟建旭哥哥一起的,泰罗澄清说只不过是为了接你而已,还说你这样子让妈妈和她很担心,后来莫奈跟泰罗说了她听见了他们两个在泰成办公室里所有的对话,问说建旭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情绪很是激动,那个时候朴检察官回来了,看到莫奈,觉得说莫奈最近怎么这么常来他们家,莫奈说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姐姐谈,后来因为泰罗拿小昙为借口,莫奈离开了,朴检察官说好奇跟莫奈交往的那个男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让小姨子这么费心。建旭跟那位管理泰均资金的商人见面,说了很多“挑拨离间”的话,也可以说是陈述事实,因为泰均确实是一个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的人,因为两人的关系出现了很大的裂缝,建旭也因此更好的控制了泰均。以及找到了能够将泰均一举击溃的好办法,不费自己一兵一卒。泰均回到公司跟建旭在电梯口遇见,建旭那时打电话,看着泰均的眼睛叫出了“哥哥”,泰均很是惊讶。其实建旭是在跟张导演通电话,让张导演帮他演一场戏,就是如果警察来问那天建旭在哪里已经伤疤的事情不要说漏了嘴。泰罗在公司里碰见建旭,并叫住了他,两人去了一个貌似电影放映厅的很安静地方,泰罗对建旭说莫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慌张的问该怎么办,建旭笑着看着泰罗,安慰到我来解决就好,不用担心,两人想要离去时,发现门被锁上了,建旭开了个玩笑,泰罗浅笑,建旭说,你都不怎么笑啊,于是他上前、她呆立、他拥抱、她发抖、他从容、她含泪。警察如建旭所预料来找张导演核实口供,张导很好的圆了过去,但是其中的一个小弟说漏了嘴,还是被郭班长知道了建旭身上有伤疤。建旭跟泰罗被关在那里一个多小时了,两人的气愤很紧张,一直都没有说话,建旭想要放松气氛,让泰罗放松,就当他们在看电影,泰罗记忆起了小时候的往事,因为家庭的关系,很少有跟朋友外出玩的机会,他和朋友们难得看的一次电影,就是一部爱情电影,泰罗说看着电影里的爱情,要不她也去找寻下这样的爱情,此时泪落下,此时吻附上。泰成跟在茵约好了6点见面,泰成先来到了美术馆,无意间听见了美术馆在茵的同事跟在茵前任男友的对话,同事其实是想刺激下前男友的,说在茵是泰成的女朋友了,说在因为了勾引泰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这番对话都被泰成给听见了。于是泰成跟在茵见面了以后,整个人都变了,给在茵买名牌包包,包下整个餐厅跟在茵单独吃饭,在茵很奇怪,问泰成,泰成说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这样子,喜欢名牌,但是在茵说我不是那种女孩子,跟人交往,爱一个人,钱不是全部,泰成不屑的笑着。最后,两人来到了酒店,泰成要在茵跟他睡,并且摊牌一切,说你勾引我指定计划的时候没想过会这样吗?你跟我睡 我得到了你的人 你得到了现金有什么不好的,在茵无语,泰成接着说难道你是想成为海神集团的儿媳妇吗?在茵完全的被刺激到,含泪倔强的说,跟你睡的话就能成为海神的儿媳妇吗?泰成说是的,于是在茵就和泰成来到了房间,进门,喝酒,脱衣,关键时候远因打来电话,打断了一切,泰成质问在茵什么时候知道他是海神的儿子的,她做的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计划好的,在茵很生气,毫不示弱的回呛,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天到晚闯祸 也得不到家里的认同,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啊,除了你 有钱的男人多了去了 我能勾引的男人多了去了。并且一直说了很多刺痛泰成,揭泰成伤疤的伤人的话。在茵从酒店出来以后,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让其去警察局一趟。因为郭班长知道了建旭身上有伤痕,所以把建旭带到警察局,让在茵指认,在茵认出了那条伤疤,认出了建旭,惊恐之余,告诉郭班长她不确定是他,说那天太黑了,他已经既不清了,应该不是这个人。郭班长因此很生气。事后,在茵在那位年轻的警察口中得知了,当晚的那个男人跟洪泰成以及善英的关系,知道了建旭有可能杀了洪泰成的恋人崔善英,因此很受打击。询问室里,建旭跟郭班长展开了神经战,郭班长一直质问,建旭一直巧妙并且强悍的否认,建旭知道了郭班长怀疑被弃养的洪泰成杀了崔善英,并且怀疑那个人就是建旭他自己,两人在询问室的这段唇枪舌剑很是精彩,当然建旭完全是处于对战的上风,很精湛的演技。最后建旭感性的对郭班长说,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会杀了对自己来说是唯一的家人的姐姐吗?并且问他没有想要保护的人吗?比如说家人,说如果自己是那个人,会无论如何都会去救他,因为她是他的家人。建旭回家,看见在茵在门口等他,在茵很激动的问建旭 泰成的女朋友跟你没有关系的吧,说自己从警察局里来的,看到了你,也看到了你的伤疤,他哀求建旭,让建旭说他跟她没有关系,她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建旭幽幽的说:是我杀了她,在茵震惊,转头离去 建旭处于崩溃边缘,回想起当晚的事情,善英一直后退,建旭想要去阻止,但是还是没能把善英拉回来,看着自己的姐姐从眼前坠落,内心的坚毅一点一点被瓦解,表面的伪装一点点被退去,当在茵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建旭已经无力支撑,两人相拥、相泣。第十二集 建旭无力的睡到在床上,在茵待在旁边,回想起以前的一切一切,回想起他们两人在公园里被人误以为是恋人而照的那张无比温暖的相片,在茵躺倒建旭旁边,内心说道:建旭啊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总有一天会对我说的吧 那个时候 你说什么我都没关系 因为我相信你 那天见到你 真的是万幸啊,随后躺在建旭背后的在茵,隔空抚摸着那道伤疤,隐隐的说道,一定很疼吧。第二天,建旭去了善英的灵位前,把当时建旭去美国的时候,善英写得信全部都烧掉了,伴随着善英信的旁白,记忆回到从前,记起那个时候,受伤的建旭被一帮孩子欺负,善英及院长救了他,带他来到天使院,记起善英给过建旭的那种种温暖,建旭坐在当年他们一起玩乐的地方,对远在天国的姐姐说着对不起,但是他不会停止的 等到一切结束后,他会接受惩罚。随后而来的郭班长,在建旭焚烧信件的地方找到了残留的纸片,上面写着:建旭,对不起,没有泰成,我实在是好辛苦。第二天,在茵跟泰成在公司门口遇见,在茵当做没看到,直接进了公司。另一方面,姓姜的带着钱跟家人一起离开了韩国,完全都在建旭的意料之中,泰均气急败坏的来姜的办公室找姜,但是早已人去楼空,但是无意间发现了建旭的名片。建旭跟泰罗在公司里遇见,被莫奈看见了,莫奈马上上前逼问,说你们两个怎么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事情吗?建旭把莫奈拉到一旁,解释道,因为他很累,跟莫奈在一起,有很多无法言语的苦楚,跟他交往,必须要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又没有人诉说,所以那个时候跟你姐姐谈了下,建旭的语气更像是在发脾气,莫奈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建旭回答说你不相信不了就别信了,生气转头走掉了。泰均的事情让洪会长很生气,他强硬的让泰均回美国去,泰均也无力回驳,走出会长办公室时,交给金室长建旭的名片,说是在姜的办公室找到的,姜肯定跟这个人有关系,让金室长调查一下,金室长随后拨打了电话,可是处于关机状态,看着名片上的名字,金室长若有所思。泰均跟申女士见面,两人都很生气,申女士怀疑这一切都是泰成搞得鬼,因为泰成突然回韩国,又突然要进公司,肯定有什么内情,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于是泰均来到泰成的办公室兴师问罪,那个时候泰成正在询问建旭关于在茵的事情,问建旭说知不知道在茵计划勾引他的事情,泰均就这么闯进来,揪着泰成的领子就质问是不是都是他干的,建旭上前拉住泰均,让他适可而止,泰成却让建旭别管,泰成说他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 他也想抢走泰均所有的一切,可惜这一切都不是他干的,泰均接连说了很多威胁泰成的话,随后掉头想走,泰成喊出了哥哥两个字,泰均很生气的折返回来,警告泰成不准叫他哥哥,事后,泰成很无奈的对建旭说,我连叫他哥哥都不行,随后又感谢了建旭刚才帮他,在茵接到妈妈电话,说今天会回来看他们,这个时候看见了莫奈来找建旭,莫奈对建旭说着对不起,是他太猜疑了,说那是因为建旭都不跟他谈,所以看到他跟别人说话,他会嫉妒,建旭对莫奈说要他好好的去留学 他希望莫奈能这么做,因为他自己也是留学归来的,莫奈后来送了建旭一个建旭模样的布娃娃,建旭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送走了莫奈建旭回到公司,于泰成遇见,这个时候郭班长来找洪泰成,说找到了善英的信件,并且拿给泰成看,泰成看到了善英写得那句话,郭班长对泰成说,这个案件已经结案了,崔善英是自杀的,泰成口中念念有词,问郭班长那个弃养的孩子找到了吗? 郭班长看了建旭一眼,说没有找到,泰成随后就离开了,郭班长跟建旭则来到张导演新开的店铺里吃饭,郭班长告诫建旭,让他放弃一切,原谅那些人吧,建旭说凭什么要原谅那些连自己做错什么都不知道的人,郭班长随后用自己的经验开导建旭,一直在劝着建旭,建旭最后看着在一旁笑的很开心的张导演一帮人说:我也想什么时候,像他们一样,很轻松的笑,洪泰成来到在茵家等在茵,看见在茵和他妈妈以及妹妹一起回来,妈妈看到泰成很是喜欢,看到泰成开着这么好的车子更是喜欢,泰成说要送他们回去,妈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随后妈妈邀请泰成到家里吃饭,在饭席上,在茵妈妈一个劲的夸泰成,说他长得真帅气,穿的衣服真好,声音也好听,笑着说要是在茵能嫁到有钱人家的话就好了,随后问泰成他们家是做什么的,泰成笑说,他们家是开公司的,那个公司名字叫海神,妈妈差点没有把饭给喷出来,之后变更加的对泰成好,给泰成夹菜、添饭的,在茵看着很无语,说道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妈妈不要这样子,泰成笑笑的说:我们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嘛? 让在茵很是生气,在茵送泰成出去,接到了郭班长的电话,他告诉在茵那个案子已经结束了,沈建旭跟那起案子什么关系都没有,在茵因此长舒一口气,在茵对泰成说对不起,说都不是你的问题,然后说起了善英,说她知道你因为善英受了很多的苦,这番话被建旭听见了,建旭很生气的对泰成说,因为你,一个女人死了 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下一个就是文在茵吗? 随后就上前打泰成,在茵拖住建旭,说你不要因为看不到别人的痛苦就以为别人不痛苦,泰成他现在也是非常痛苦的,并且让建旭向泰成道歉,泰成说不要,跟在茵道别,说着谢谢他们家的招待,他吃的很好,泰罗从申女士那边知道了会长帮助他老公家的公司的事情,并且警告他老公不要这个样子,并说跟她结婚前,他是有爱人的,他就是为了家族利益才跟她结婚的,他们的关系也就是这样子而已,朴检察官听了以后很生气,摔门离去;另一方面,申女士再次向金室长确认弃养的洪泰成是不是已经死去了,金室长说是,但是申女士还是心有余悸,泰罗也应爸爸的要求,于家人道别,启程回美国。在茵坐在当初跟建旭一起肩并肩坐着的地方,回想起昨天的事情,那个时候建旭突然来了,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很平常的跟在茵搭着话,在茵向建旭道歉,说上次是因为考虑到泰成的爱人都那样了 所以才这么说的,建旭说没关系,在茵随后跟建旭说郭班长已经跟她说过他跟那个案件没有关系,跟泰成的女朋友没有关系,说她因此很高兴,建旭欲言又止,随后接到电话就离开了,在茵看着建旭的背影,独自呢喃,建旭跟幕后帮助他的人见面,说道现在的海神基本在泰罗与泰成的手里了,现在的继承人最有可能是洪泰罗,他的股份也最多,战争的矛头要从泰均转移到他们身上了,泰罗去击剑场练习,但是很不在状态,出来的时候被建旭拉住,泰罗很惊讶,建旭笑着说要一起去吃饭,这个时候朴检察官来了,询问建旭是谁,泰罗说是莫奈的男朋友,朴检察官礼貌问好,这个时候泰罗接到了泰均死亡的电话,备受打击,接下来就是泰均的葬礼,泰均的死应该跟建旭没有关系,但是建旭不会因此手软。他的计划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洪家笼罩在一片死寂中,申女士对着会长咆哮,说都是因为你送他去美国 他才会死的,接着又对着泰成咆哮,说他是一个像毒蛇一样的人,现在泰均死了 你开心了。泰成离开房子,泰罗追出去。泰成对泰罗说,他觉得很奇怪,意思是说因为泰均本来就对他不好 他们之间也没啥太深的感情 他不哭正常 怎么泰罗也不哭的 泰罗就回答说他要考虑的很多

张金文的回答:

第一集 在茵与男友奎焕的母亲在旅馆见面,但奎焕的母亲觉得在茵配不上奎焕,要在茵去找一个跟自己水准差不多的男人结婚算了。过了一个月,奎焕告诉在茵,自己要结婚了,还拿了一个装了钱的信封。受到刺激而傻傻的站著的在茵,过了一会,开了车要回家,突然间,有个人冲到车子的前面,在茵慌张的拨了119,听见了女人哀嚎声的在茵,惊吓的四处张望,却发现原本压在车下的人消失了,而后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昏迷了。一方面,郭班长觉得先英的自杀事件,案情并不单纯,凡宇却说现场没有什麼特别的痕迹,反而挨了郭班长一顿骂。玩著降落伞的建旭,不小心迫降在Monnet的快艇上,Monnet看了看建旭,竟然对他一见钟情。在茵将钱交还给正在拍摄婚纱的奎焕后,冷淡的离开了。来到了画廊和申女士见面的在茵,为了即将要举行的假面展示会,必须要去一趟济州岛。 第二集 建旭和贤凤被工作人员从船上救出来了。之后建旭的回忆慢慢开始恢复,幼小的建旭,从现在开始自己不是爸爸的儿子 现在是洪泰成 说到要找自己亲生爸爸 爸爸却生气了。这样很无奈的进洪会长的家里的建旭 虽然得到像富家公子的待遇,但是在遗传因子检查结果建旭不是自己的儿子--洪泰成的事情之后 洪会长把建宇赶出去 带回来了真正的泰成。但是重新站起来的建旭跟担心他的工作人员说 不用担心 并走动起来,但是伤到的地方却还掺着绷带。另外在美术馆 在仁从作家手里拿到装有作品的箱子之后心情变得非常好。之后知道莫奈生日的建旭用花来当做是蜡烛。第三集 泰萝警告莫奈不要和建旭见面,莫奈告诉她建旭比撒谎的严常务强。郭班长在警察局里听到小偷说目击了来找善英的男人的话后大吃一惊,听到那个男人就是泰成之后急忙给他打电话。建旭给误把自己当成洪泰成的才茵打电话,拜托她洗一下自己的衬衫。第四集 才茵对欺骗自己的建旭感到恼怒,建旭真心告诉才茵想阻止她接近泰成,但才茵冷冷离开。泰拉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建旭,让她感到慌张,她对申女士提起和泰成换过来的孩子,让申女士感到不快。洪会长听到莫奈和建旭见面的事情后给建旭打电话,建旭来到海信集团赞同 第五集 泰成为了要救掉到海里的男人(Masaru)而向大海奔跑,但是正在寻找掉进海里的男人的泰成,却有人自他的身后靠近,将他的头压进水面让他无法呼吸,吓了一跳的泰成始出吃奶的力量推开了他。一方面,郭班长从孤儿院那得知不是洪泰成的泰成的事情,想要找第二个泰成的照片或资料,却又遍寻不着,让他很不放心。建旭自Cruv爬了上来,并且和Masaru交换了眼神,泰成还没有恢复精神,却又看到想要害死自己的人出现在眼前,大吃一惊。这时候正好在仁打了一通电话来,接了电话的泰成。第六集 soompi找到的 应该是真的吧。想得到玻璃面具而发生摩擦的在仁和泰成两人被丢在了路边,泰成叫建旭自己先去找龙老师。不久,龙老师和建旭见了面,在告诉他泰成在哪里的时候,谈到了玻璃面具。另一边,泰成因为太冷喝了在仁带来的烧酒,在仁提议搭便车的时候想起了善英也曾经搭过自己的便车,后来,搭上便车的在仁领着泰成上了车的场景,建旭一直在一旁看着。第七集 在茵回国后,建旭和泰成相继回国在茵联系泰成,建旭仍旧语含戏意,其实在茵探听泰成的消息也有很大部分是因为申女士给的压力,说一定要将玻璃面具拿做开馆之用。泰成一回国就去了警察局了解善英案件的情况,建旭有顾虑不想进入警察厅,但是见到了郭班长和小警察谈论案情还是跟进去了,他也稍微了解到了警方掌握的资料,也和那位目击人小偷有了一面之缘,然后就是建旭的回忆,善英和建旭关系的确很好,她看到了他收集的泰成的资料,指出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希望建旭不要这样,但是建旭没有答应。申女士给在茵买了身衣服,在茵穿着新衣服和主动拦住洪老爷车而博得入室一坐的建旭在洪家碰面了,在茵又探听泰成的消息,因为申女士又给她压力了,建旭却有点对她产生了误解。建旭一个人去了豪宅的另一幢小楼,那里有他童年的回忆,他在小楼的楼上吃糖的时候,被洪家的管家发现,当年这些糖,这个地方管家也都是知道了,管家很讶异,虽然产生怀疑,但建旭的应答上看估计没有露出什么大破绽。在茵出门后,发现建旭在坐在门口,建旭知道在茵没有开车来的时候,主动提出让在茵做自己的摩托车,在茵不愿意,她穿的还是裙子,建旭脱下了自己的西装给了在茵,在茵在他的坚持下坐上了摩托车。在飞驰而过的时候莫奈在车上发现了建旭的身影。泰成和建旭去了公司,在公司还看见了泰拉,申女士也在,估计洪老头让泰成建旭全去海神上班,申女士表示强烈反对,建旭表情搞笑~~建旭被申女士赶了出去,他看到了儿时伤害自己的那位洪老爷的司机还是随从的,估计又戏弄了他一下。他和泰拉一起做电梯下去了,泰拉自己幻想建旭拉过自己然后强吻然后(粉红)了,她回过神的时候,丝巾掉了地上,建旭和她一同弯腰捡,两只手碰到了一起,此刻电梯门开,挤进来很多人,建旭抓着泰拉的手不肯放,泰拉执拗记下也就有点顺从了,后来电梯到了大厅,人都走了,建旭也走了,泰拉仍脸红心热,丝巾还掉在地上…在茵穿完衣服准备去退,接到建旭的电话说是泰成在公司,她又没退,穿好新衣服赶去公司,但当时没有见到泰成,估计又被建旭言语戏弄了几句,很生气的准备去厕所换回自己的绿衣服,因为她还想着把衣服退了换现钱,换好的时候建旭又给她打电话估计通知他泰成的方位,她本不是很相信但还是去了,终于见到了泰成,建旭看到他们两见上面了,就走开了。在茵经过唇枪舌剑,以为自己已经说服泰成拿出了玻璃面具。建旭在小店门口又再次见到了彩茵,他们两还吃了雪糕,建旭拿去一个手机挂坠送给彩茵,其实跟在茵回国送给在茵的手机挂坠是一样的。在茵再次把衣服拿去给退了,拿到了钱,当在茵得瑟的将玻璃面具拿给申女士,申女士迫不及待的打开发现里面竟是泰成拿着玻璃面具拍的照片,心中大恼,把还在得意的在茵叫进来大骂一通,泰成此刻也出现,申女士开始了一连串的语言轰炸,泰成也予以回嘴,最后泰成将玻璃面具砸向墙面,玻璃面具尽毁,申女士已经气到无语了,这时候在茵对泰成说了一大通,估计是说玻璃面具的意义或者责怪他利用自己吧,而且给了他一个耳光,申女士竟然走过来也给了在茵一个耳光,并说了很难听的话,应该是炒了她了。建旭在门外站了很久,都听到了,听到在茵被骂,他也很在意,甚至忍不住想开门冲进去。在茵很难过,走出大楼没有理会跟着的建旭,并说自己想一个人静静,建旭就这么跟着。泰成和申女士有一个短暂的交谈,我猜是说是否关心泰成的问题吧,然后泰成也开车走了。建旭追上了在茵,抓住她估计对她说,把他当成洪泰成一样对待,然后就出现了预告里的那一幕,所以那些话是在茵对“洪泰成”说的,不是建旭,建旭一时没忍得住亲了下去,泰成开车经过看到,后来倒车看到两个人亲上了。第八集 在仁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建旭亲吻后,非常惊讶地问建旭是否也喜欢自己.建旭叫她别太夸张了且说不出话来.马上变得心里不是味道的在仁想要回家,建旭问她要不要喝一杯,虽然往酒店的方向走去,可是建旭得为泰成跑腿,没办法地从位置上走开.结果留下在仁一个人寂寞地喝酒.一下子建旭知道泰成是为了让他尝苦头而故意设计,建旭痛苦地往在仁在的酒店方向.另一方面,还在生气的泰成打电话给莫内,告诉她建旭喜欢的并不是她而是在仁.莫内虽然嘴里说不是这样,心里却很痛苦.隔天,泰成从建旭那里听到被罢养的泰成住在密阳的消息。第九集 泰萝被建旭搞得心神不宁。努力想让自己不再混乱,泰成要建旭抓到偷建筑材料的小偷,建旭叫张导演和特技演员们帮忙,然后为了吃面条到远茵家,见到在茵再次感叹两人间的缘分,建旭到建筑工地抓到了小偷。第二天洪会长推荐建旭也到公司上班,那天晚上在申女士的画廊开业晚会上,莫奈见到建旭和在茵间交谈亲密的样子心生妒嫉。第十集 在茵跟郭班长说了案发那天遇见建旭的事情,让郭班长更肯定那个被弃养的泰成还活着,并且掌握了他有伤疤的信息,对于寻找到建旭很有帮助,在茵送泰成回家,为泰成倒了一杯水果汁,想让泰成喝,但是泰成在醉意中打翻了杯子全洒在了在茵身上,在茵因此换了一件泰成的衬衫,出来的时候泰成清醒了点,在茵解释说,因为衣服脏了所以换了件,等到衣服干之前让他穿一下,在茵抚摸泰成的额头,询问是不是很痛,说要给他去买药,但是泰成拒绝了,泰成说不要对他好,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了,不久就会把他给抛弃的,说自己没有信心去守护一个人,说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给他人带去伤痛的人,并拉着在茵把她赶出了自己家。只穿着衬衫的在茵被赶了出来很是尴尬,打电话给建旭让他来接他,建旭来了看见在茵这个样子很是惊讶,呆立了几秒,后来给在茵裹上了自己的外套,穿上自己的鞋子,带着在茵离开,后来还给在茵买了衣服跟鞋子,当店员问换下来的衬衫怎么办时,建旭直接说:扔掉,店员说这个可是名牌,建旭还是说扔掉,后来在茵跟建旭一起去吃饭,在茵边吃边流泪,泰罗在快下班的时候去泰成的办公室找泰成,但是泰成不在,建旭跟泰罗有了面对面的机会,泰罗对建旭说,莫奈爱你,为了你再练习口风琴,但是建旭貌似记不起口风琴这件事情了,泰罗很生气说你如果对莫奈不是真心的,就离开他,建旭对泰罗说,你也知道真心啊,建旭说我们不要再谈论莫奈了 我们来说说泰罗你,泰罗你这辈子都在为了家庭,为了公司活着,什么时候你能想想你自己,考虑下你自己,哪怕是一瞬间也好,泰罗说,那天的事情是失误,她不能原谅对建旭动摇了一秒钟的她自己,于是建旭质问道:对我动摇是你的真心吗? 泰罗否认,并说再也不想看到他。建旭跟泰罗的对话被莫奈全部都听见了,因为莫奈那个时候来给建旭送恭喜他进入公司的卡片及鲜花,无意中听见了所有的对话。在茵因为建旭说的那句想吃家里做的饭,带着食材来之前被建旭叫来洗衣服的那个家来找建旭,在茵想要知道建旭住在哪里 故意让建旭来她家,但是等建旭到达之后,又告知有急事不能见面了,让建旭先回去,其实是在后面跟着建旭回家。在茵没想到建旭的家离自己的家这么近,而且还是这么好的地方,建旭对于在茵的到来很惊讶,在茵也开始质问建旭,在这么好的地方住,怎么还让我去上次那个地方帮你洗衣服,问建旭还有什么隐瞒着他吗? 难道他是哪个富家被隐藏的儿子吗?建旭答说这应该是洪泰成那号人物才对,在茵很生气,说你还是我认识的沈建旭吗?我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建旭反问,并说你从来对我不关心啊 我是谁,在哪里生活 怎么生活的 你都没有关心过,在茵生气的说,是 我不关心你,对于我不关心的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走就是了 以后不会再来了。 但是说归说 在茵还是回来帮建旭做饭,建旭很感动,问在茵相不相信她 在茵回答我相信你,建旭很开心,在吃饭前,建旭去卫生间换了件衣服,被在茵看见了建旭背后的伤疤,在茵问建旭痛不痛的,什么时候受的伤,建旭说已经都没事了,在茵还是心里有异样,后来接到了泰成的短信 并借故说是妹妹发来的有事找他 离开了,泰成来还在茵衣服,问在茵没收到他短信吗?在茵骗他说把他的号码删掉了 所以不知道是他发来的,两个人一起去吃饭,泰成后来送在茵回家,被远茵看到了。两姐妹相互调侃了一番,泰罗发烧生病了,在这个时候接到了申女士打来的电话说莫奈不见了,泰罗询问建旭是不是跟莫奈在一起,建旭否认,后来建旭跟泰罗都得知莫奈在阳平的别墅里,于是双双前往,建旭先到一步,故意通知洪家的姜司机先把莫奈接走,等到泰罗到达的时候等待她的只有建旭一人,泰罗因为高烧昏倒,建旭照顾了她一整晚,泰罗因此很受感动,两人第二天再回去的路上,泰罗承认了自己那天不是失误,并与建旭十指相扣,依靠在建旭的肩头。泰均的事情被报纸报道了出来,让洪会长很是生气,当然这一切都是建旭安排的,建旭因为太累在公司里靠着睡觉,被在茵看见了,建旭要在茵借他肩膀一分钟,在茵问道说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累,建旭说我在工作,在茵笑说自己很忙,说好借你一分钟就是一分钟,最后对建旭说:昨天对不起了,下次我们一定一起吃。第十一集 建旭因为前天晚上处理泰罗的事情。很累,在公司走廊里睡着了,在茵经过,建旭拦住,建旭要借在茵的肩膀一分钟,在茵问到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累的,建旭说有工作所以 在茵说我很忙 就借你一分钟。后来接到了的电话,轻轻的把建旭依靠在另一边的墙壁上,便回了美术馆。另一方面,郭班长因为找到了在茵这个目击证人,信心十足,想着说要去找洪泰成,郭班长在海神遇见了建旭,说起了前段时间建旭去了密阳的事情,建旭承认了,说是因为理事吩咐要去查事情,所以去了,但是没有查到些什么。后来郭班长问说案发当晚他做什么,建旭说他之前是做特技替身演员的,那天跟特技演员们一起工作,郭班长顺势问到,你做特技的应该常常会受伤啊,你没有伤疤吗?建旭否认,三人礼貌道别,年轻的警察问郭班长为什么这么问建旭,他说沈建旭第一次跟泰成来警察局的时候 他就感觉建旭跟目击证人描述的当晚看到的那个跟善英吵架的泰成的形象很接近,感觉上很像在茵跟泰成在美术馆相见了,两人在一副画前驻足,感慨了一番。莫奈来到泰罗家里,质问泰罗说昨天是不是去了别墅,泰罗说为了去接你所以去了,莫奈说他听说你跟建旭哥哥一起的,泰罗澄清说只不过是为了接你而已,还说你这样子让妈妈和她很担心,后来莫奈跟泰罗说了她听见了他们两个在泰成办公室里所有的对话,问说建旭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情绪很是激动,那个时候朴检察官回来了,看到莫奈,觉得说莫奈最近怎么这么常来他们家,莫奈说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姐姐谈,后来因为泰罗拿小昙为借口,莫奈离开了,朴检察官说好奇跟莫奈交往的那个男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让小姨子这么费心。建旭跟那位管理泰均资金的商人见面,说了很多“挑拨离间”的话,也可以说是陈述事实,因为泰均确实是一个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的人,因为两人的关系出现了很大的裂缝,建旭也因此更好的控制了泰均。以及找到了能够将泰均一举击溃的好办法,不费自己一兵一卒。泰均回到公司跟建旭在电梯口遇见,建旭那时打电话,看着泰均的眼睛叫出了“哥哥”,泰均很是惊讶。其实建旭是在跟张导演通电话,让张导演帮他演一场戏,就是如果警察来问那天建旭在哪里已经伤疤的事情不要说漏了嘴。泰罗在公司里碰见建旭,并叫住了他,两人去了一个貌似电影放映厅的很安静地方,泰罗对建旭说莫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慌张的问该怎么办,建旭笑着看着泰罗,安慰到我来解决就好,不用担心,两人想要离去时,发现门被锁上了,建旭开了个玩笑,泰罗浅笑,建旭说,你都不怎么笑啊,于是他上前、她呆立、他拥抱、她发抖、他从容、她含泪。警察如建旭所预料来找张导演核实口供,张导很好的圆了过去,但是其中的一个小弟说漏了嘴,还是被郭班长知道了建旭身上有伤疤。建旭跟泰罗被关在那里一个多小时了,两人的气愤很紧张,一直都没有说话,建旭想要放松气氛,让泰罗放松,就当他们在看电影,泰罗记忆起了小时候的往事,因为家庭的关系,很少有跟朋友外出玩的机会,他和朋友们难得看的一次电影,就是一部爱情电影,泰罗说看着电影里的爱情,要不她也去找寻下这样的爱情,此时泪落下,此时吻附上。泰成跟在茵约好了6点见面,泰成先来到了美术馆,无意间听见了美术馆在茵的同事跟在茵前任男友的对话,同事其实是想刺激下前男友的,说在茵是泰成的女朋友了,说在因为了勾引泰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这番对话都被泰成给听见了。于是泰成跟在茵见面了以后,整个人都变了,给在茵买名牌包包,包下整个餐厅跟在茵单独吃饭,在茵很奇怪,问泰成,泰成说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这样子,喜欢名牌,但是在茵说我不是那种女孩子,跟人交往,爱一个人,钱不是全部,泰成不屑的笑着。最后,两人来到了酒店,泰成要在茵跟他睡,并且摊牌一切,说你勾引我指定计划的时候没想过会这样吗?你跟我睡 我得到了你的人 你得到了现金有什么不好的,在茵无语,泰成接着说难道你是想成为海神集团的儿媳妇吗?在茵完全的被刺激到,含泪倔强的说,跟你睡的话就能成为海神的儿媳妇吗?泰成说是的,于是在茵就和泰成来到了房间,进门,喝酒,脱衣,关键时候远因打来电话,打断了一切,泰成质问在茵什么时候知道他是海神的儿子的,她做的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计划好的,在茵很生气,毫不示弱的回呛,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天到晚闯祸 也得不到家里的认同,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啊,除了你 有钱的男人多了去了 我能勾引的男人多了去了。并且一直说了很多刺痛泰成,揭泰成伤疤的伤人的话。在茵从酒店出来以后,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让其去警察局一趟。因为郭班长知道了建旭身上有伤痕,所以把建旭带到警察局,让在茵指认,在茵认出了那条伤疤,认出了建旭,惊恐之余,告诉郭班长她不确定是他,说那天太黑了,他已经既不清了,应该不是这个人。郭班长因此很生气。事后,在茵在那位年轻的警察口中得知了,当晚的那个男人跟洪泰成以及善英的关系,知道了建旭有可能杀了洪泰成的恋人崔善英,因此很受打击。询问室里,建旭跟郭班长展开了神经战,郭班长一直质问,建旭一直巧妙并且强悍的否认,建旭知道了郭班长怀疑被弃养的洪泰成杀了崔善英,并且怀疑那个人就是建旭他自己,两人在询问室的这段唇枪舌剑很是精彩,当然建旭完全是处于对战的上风,很精湛的演技。最后建旭感性的对郭班长说,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会杀了对自己来说是唯一的家人的姐姐吗?并且问他没有想要保护的人吗?比如说家人,说如果自己是那个人,会无论如何都会去救他,因为她是他的家人。建旭回家,看见在茵在门口等他,在茵很激动的问建旭 泰成的女朋友跟你没有关系的吧,说自己从警察局里来的,看到了你,也看到了你的伤疤,他哀求建旭,让建旭说他跟她没有关系,她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建旭幽幽的说:是我杀了她,在茵震惊,转头离去 建旭处于崩溃边缘,回想起当晚的事情,善英一直后退,建旭想要去阻止,但是还是没能把善英拉回来,看着自己的姐姐从眼前坠落,内心的坚毅一点一点被瓦解,表面的伪装一点点被退去,当在茵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建旭已经无力支撑,两人相拥、相泣。第十二集 建旭无力的睡到在床上,在茵待在旁边,回想起以前的一切一切,回想起他们两人在公园里被人误以为是恋人而照的那张无比温暖的相片,在茵躺倒建旭旁边,内心说道:建旭啊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总有一天会对我说的吧 那个时候 你说什么我都没关系 因为我相信你 那天见到你 真的是万幸啊,随后躺在建旭背后的在茵,隔空抚摸着那道伤疤,隐隐的说道,一定很疼吧。第二天,建旭去了善英的灵位前,把当时建旭去美国的时候,善英写得信全部都烧掉了,伴随着善英信的旁白,记忆回到从前,记起那个时候,受伤的建旭被一帮孩子欺负,善英及院长救了他,带他来到天使院,记起善英给过建旭的那种种温暖,建旭坐在当年他们一起玩乐的地方,对远在天国的姐姐说着对不起,但是他不会停止的 等到一切结束后,他会接受惩罚。随后而来的郭班长,在建旭焚烧信件的地方找到了残留的纸片,上面写着:建旭,对不起,没有泰成,我实在是好辛苦。第二天,在茵跟泰成在公司门口遇见,在茵当做没看到,直接进了公司。另一方面,姓姜的带着钱跟家人一起离开了韩国,完全都在建旭的意料之中,泰均气急败坏的来姜的办公室找姜,但是早已人去楼空,但是无意间发现了建旭的名片。建旭跟泰罗在公司里遇见,被莫奈看见了,莫奈马上上前逼问,说你们两个怎么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事情吗?建旭把莫奈拉到一旁,解释道,因为他很累,跟莫奈在一起,有很多无法言语的苦楚,跟他交往,必须要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又没有人诉说,所以那个时候跟你姐姐谈了下,建旭的语气更像是在发脾气,莫奈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建旭回答说你不相信不了就别信了,生气转头走掉了。泰均的事情让洪会长很生气,他强硬的让泰均回美国去,泰均也无力回驳,走出会长办公室时,交给金室长建旭的名片,说是在姜的办公室找到的,姜肯定跟这个人有关系,让金室长调查一下,金室长随后拨打了电话,可是处于关机状态,看着名片上的名字,金室长若有所思。泰均跟申女士见面,两人都很生气,申女士怀疑这一切都是泰成搞得鬼,因为泰成突然回韩国,又突然要进公司,肯定有什么内情,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于是泰均来到泰成的办公室兴师问罪,那个时候泰成正在询问建旭关于在茵的事情,问建旭说知不知道在茵计划勾引他的事情,泰均就这么闯进来,揪着泰成的领子就质问是不是都是他干的,建旭上前拉住泰均,让他适可而止,泰成却让建旭别管,泰成说他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 他也想抢走泰均所有的一切,可惜这一切都不是他干的,泰均接连说了很多威胁泰成的话,随后掉头想走,泰成喊出了哥哥两个字,泰均很生气的折返回来,警告泰成不准叫他哥哥,事后,泰成很无奈的对建旭说,我连叫他哥哥都不行,随后又感谢了建旭刚才帮他,在茵接到妈妈电话,说今天会回来看他们,这个时候看见了莫奈来找建旭,莫奈对建旭说着对不起,是他太猜疑了,说那是因为建旭都不跟他谈,所以看到他跟别人说话,他会嫉妒,建旭对莫奈说要他好好的去留学 他希望莫奈能这么做,因为他自己也是留学归来的,莫奈后来送了建旭一个建旭模样的布娃娃,建旭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送走了莫奈建旭回到公司,于泰成遇见,这个时候郭班长来找洪泰成,说找到了善英的信件,并且拿给泰成看,泰成看到了善英写得那句话,郭班长对泰成说,这个案件已经结案了,崔善英是自杀的,泰成口中念念有词,问郭班长那个弃养的孩子找到了吗? 郭班长看了建旭一眼,说没有找到,泰成随后就离开了,郭班长跟建旭则来到张导演新开的店铺里吃饭,郭班长告诫建旭,让他放弃一切,原谅那些人吧,建旭说凭什么要原谅那些连自己做错什么都不知道的人,郭班长随后用自己的经验开导建旭,一直在劝着建旭,建旭最后看着在一旁笑的很开心的张导演一帮人说:我也想什么时候,像他们一样,很轻松的笑,洪泰成来到在茵家等在茵,看见在茵和他妈妈以及妹妹一起回来,妈妈看到泰成很是喜欢,看到泰成开着这么好的车子更是喜欢,泰成说要送他们回去,妈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随后妈妈邀请泰成到家里吃饭,在饭席上,在茵妈妈一个劲的夸泰成,说他长得真帅气,穿的衣服真好,声音也好听,笑着说要是在茵能嫁到有钱人家的话就好了,随后问泰成他们家是做什么的,泰成笑说,他们家是开公司的,那个公司名字叫海神,妈妈差点没有把饭给喷出来,之后变更加的对泰成好,给泰成夹菜、添饭的,在茵看着很无语,说道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妈妈不要这样子,泰成笑笑的说:我们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嘛? 让在茵很是生气,在茵送泰成出去,接到了郭班长的电话,他告诉在茵那个案子已经结束了,沈建旭跟那起案子什么关系都没有,在茵因此长舒一口气,在茵对泰成说对不起,说都不是你的问题,然后说起了善英,说她知道你因为善英受了很多的苦,这番话被建旭听见了,建旭很生气的对泰成说,因为你,一个女人死了 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下一个就是文在茵吗? 随后就上前打泰成,在茵拖住建旭,说你不要因为看不到别人的痛苦就以为别人不痛苦,泰成他现在也是非常痛苦的,并且让建旭向泰成道歉,泰成说不要,跟在茵道别,说着谢谢他们家的招待,他吃的很好,泰罗从申女士那边知道了会长帮助他老公家的公司的事情,并且警告他老公不要这个样子,并说跟她结婚前,他是有爱人的,他就是为了家族利益才跟她结婚的,他们的关系也就是这样子而已,朴检察官听了以后很生气,摔门离去;另一方面,申女士再次向金室长确认弃养的洪泰成是不是已经死去了,金室长说是,但是申女士还是心有余悸,泰罗也应爸爸的要求,于家人道别,启程回美国。在茵坐在当初跟建旭一起肩并肩坐着的地方,回想起昨天的事情,那个时候建旭突然来了,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很平常的跟在茵搭着话,在茵向建旭道歉,说上次是因为考虑到泰成的爱人都那样了 所以才这么说的,建旭说没关系,在茵随后跟建旭说郭班长已经跟她说过他跟那个案件没有关系,跟泰成的女朋友没有关系,说她因此很高兴,建旭欲言又止,随后接到电话就离开了,在茵看着建旭的背影,独自呢喃,建旭跟幕后帮助他的人见面,说道现在的海神基本在泰罗与泰成的手里了,现在的继承人最有可能是洪泰罗,他的股份也最多,战争的矛头要从泰均转移到他们身上了,泰罗去击剑场练习,但是很不在状态,出来的时候被建旭拉住,泰罗很惊讶,建旭笑着说要一起去吃饭,这个时候朴检察官来了,询问建旭是谁,泰罗说是莫奈的男朋友,朴检察官礼貌问好,这个时候泰罗接到了泰均死亡的电话,备受打击,接下来就是泰均的葬礼,泰均的死应该跟建旭没有关系,但是建旭不会因此手软。他的计划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洪家笼罩在一片死寂中,申女士对着会长咆哮,说都是因为你送他去美国 他才会死的,接着又对着泰成咆哮,说他是一个像毒蛇一样的人,现在泰均死了 你开心了。泰成离开房子,泰罗追出去。泰成对泰罗说,他觉得很奇怪,意思是说因为泰均本来就对他不好 他们之间也没啥太深的感情 他不哭正常 怎么泰罗也不哭的 泰罗就回答说他要考虑的很多

王艳霞的回答:

电视剧《坏男人》是由韩国SBS电视台和日本NHK电视台于2010年联合出品的电视剧。该剧由金南佶,韩佳人,吴妍秀,金材昱领衔主演。最高收视率为16.0%,最低收视率为5.6%。故事主要讲述了20年前,海信集团的崔泰成领回其董事长的私生子,在知道他是冒牌货之后在雨夜将其抛弃,他的父母在开车来接他回家的途中“遭遇”车祸身亡。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而他也成为孤儿。20年后,他已改名沈建旭,游走于海神家族各成员之间,打响他策划已久的复仇战争。而这场无声的战争背后藏着的,是怎样残忍的真相……

若隱若現的回答:

百度知道 。 http://baike.baidu.com/view/938095.htm?fr=ala0_1_1 第一集[2] 在茵与男友奎焕的母亲在旅馆见面,但奎焕的母亲觉得在茵配不上奎焕,要在茵去找一个跟自己水准差不多的男人结婚算了。过了一个月,奎焕告诉在茵,自己要结婚了,还拿了一个装了钱的信封。受到刺激而傻傻的站著的在茵,过了一会,开了车要回家,突然间,有个人冲到车子的前面,在茵慌张的拨了119,听见了女人哀嚎声的在茵,惊吓的四处张望,却发现原本压在车下的人消失了,而后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昏迷了。 一方面,郭班长觉得先英的自杀事件,案情并不单纯,凡宇却说现场没有什麼特别的痕迹,反而挨了郭班长一顿骂。 玩著降落伞的建旭,不小心迫降在莫奈的快艇上,莫奈看了看建旭,竟然对他一见钟情。 在茵将钱交还给正在拍摄婚纱的奎焕后,冷淡的离开了。来到了画廊和申女士见面的在茵,为了即将要举行的假面展示会,必须要去一趟济州岛...。 第二集 建旭和贤凤被工作人员从船上救出来了。之后建旭的回忆慢慢开始恢复, 幼小的建旭 从现在开始自己不是爸爸的儿子 现在是洪泰成 说到要找自己亲生爸爸 爸爸却生气了。 这样很无奈的进洪会长的家里的建旭 虽然得到像富家公子的待遇, 但是在遗传因子检查结果建旭不是自己的儿子--洪泰成的事情之后 洪会长把建宇赶出去 带回来了真正的泰成。 但是重新站起来的建旭跟担心他的工作人员说 不用担心 并走动起来, 但是伤到的地方却还掺着绷带。另外在美术馆 在仁从作家手里拿到装有作品的箱子之后心情变得 非常好。 之后知道莫奈生日的建旭用花来当做是蜡烛。。。 第三集 泰萝警告莫奈不要和建旭见面,莫奈告诉她建旭比撒谎的严常务强。郭班长在警察局里听到小偷说目击了来找善英的男人的话后大吃一惊,听到那个男人就是泰成之后急忙给他打电话。建旭给误把自己当成洪泰成的才茵打电话,拜托她洗一下自己的衬衫。 第四集 才茵对欺骗自己的建旭感到恼怒,建旭真心告诉才茵想阻止她接近泰成,但才茵冷冷离开。泰拉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建旭,让她感到慌张,她对申女士提起和泰成换过来的孩子,让申女士感到不快。洪会长听到莫奈和建旭见面的事情后给建旭打电话,建旭来到海信集团 第五集 泰成为了要救掉到海里的男人(masaru)而向大海奔跑,但是正在寻找掉进海里的男人的泰成,却有人自他的身后靠近,将他的头压进水面让他无法呼吸,吓了一跳的泰成始出吃奶的力量推开了他。 一方面,郭班长从孤儿院那得知不是洪泰成的泰成的事情,想要找第二个泰成的照片或资料,却又遍寻不着,让他很不放心。 建旭自cruv爬了上来,并且和masaru交换了眼神,泰成还没有恢复精神,却又看到想要害死自己的人出现在眼前,大吃一惊。这时候正好在仁打了一通电话来,接了电话的泰成...。 第六集 才仁和泰成争着要拿走玻璃面具,泰成命令建旭来接自己。刘先生和建旭见面,说起关于玻璃面具的事情。冻得浑身颤抖的泰成喝才仁带来的烧酒。才仁在路上挥手拦车,泰成想起善英拦自己车的情景。成功搭乘的才仁带着泰成坐上车,建旭默默看着这一幕。 第七集 在茵回国后,建旭和泰成相继回国 在茵联系泰成,建旭仍旧语含戏意,其实在茵探听泰成的消息也有很大部分是因为申女士给的压力,说一定要将玻璃面具拿做开馆之用 泰成一回国就去了警察局了解善英案件的情况,建旭有顾虑不想进入警察厅,但是见到了郭班长和小警察谈论案情还是跟进去了,他也稍微了解到了警方掌握的资料,也和那位目击人小偷有了一面之缘,然后就是建旭的回忆,善英和建旭关系的确很好,她看到了他收集的泰成的资料,指出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希望建旭不要这样,但是建旭没有答应 申女士给在茵买了身衣服,在茵穿着新衣服和主动拦住洪老爷车而博得入室一坐的建旭在洪家碰面了,在茵又探听泰成的消息,因为申女士又给她压力了,建旭却有点对她产生了误解。建旭一个人去了豪宅的另一幢小楼,那里有他童年的回忆,他在小楼的楼上吃糖的时候,被洪家的管家发现,当年这些糖,这个地方管家也都是知道了,管家很讶异,虽然产生怀疑,但建旭的应答上看估计没有露出什么大破绽。在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 邮箱:vayae@hotmail.com

GMT+8, 2022-5-20 08:47 , Processed in 0.08159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