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陈明金:蛇蝎弃妃结局是什么

2020-8-12 13: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5| 评论: 0

摘要: 秦雯的回答: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大结局 (一) 乙使者提着魂灯立在结界处,看着那坐在石阶上的男子,心中暗自叫苦,甚至懊悔当日自己没有受伤。 三天相处下来,他才发现,受伤的同门,应该才是最幸福的了。 “不需要… ...

秦雯的回答: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大结局 (一) 乙使者提着魂灯立在结界处,看着那坐在石阶上的男子,心中暗自叫苦,甚至懊悔当日自己没有受伤。 三天相处下来,他才发现,受伤的同门,应该才是最幸福的了。 “不需要……” “需要……” “不需要……熹” “需要!” 三界诞生的第一位魔尊,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坐在长满青苔石阶上,手捧着一束花,不停的扯着花瓣,嘴里反复念叨的也是这几个字。 其表情,更是千变万化,时而悲伤,时而兴奋,时而懊恼,时而忧虑靴。 开心时,会托腮傻笑。愤怒时,会跳起来,狠狠的跺碎脚下无辜的花瓣。 都说妖魔嗜血无情,杀戮人间,可眼前的男子,除去只有妖魔才具有的妩媚容颜,周身看不到半点嗜血杀戮气息。 此魔诞生时,作为三界的引魂者,他接到命令与同伴们护住此魔,阻止其祸害人间,以免三界大乱。 但是千年来,他并未涉足人间进行任何杀戮,而是一直守在忘川河边,直到五百年前强行打开虚空。 这一次,再次因为虚空他消失,再寻到他时,他竟站在了人类充满权力***的战场上,手染鲜血,甚至以魔杀人,不知道更改了多少人的命 “哈哈哈……她果然需要我。” 愉悦的笑声乍起,将乙使者的思绪瞬间拉回来,却见莲绛站了起来,转身面向自己。 那碧色是双眸留露出这几日反复出现的‘温和’目光。 乙使者手一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身前结界破碎,地上那些花瓣瞬间幻化似烟尘。 地狱只有灵魂燃烧成的彼岸花,为此,他不得不在莲绛温和目光的注视下,前往人界寻得其他花种,再以灵力护住,让其进入忘川不会幻化成烟尘。 这样的后果则是,他灵力消耗得飞快,人也极其疲倦。 花瓣变成烟尘,飞上天空,莲绛露出失望的神色。 “小乙,没有了……” “魔尊……此时正值人界冬季,难以在寻到花草。” “本宫知道有一处种满了四季花种。” “哪里?” “灵鹫宫后山。” “灵鹫宫后山?”小乙微微一愣。 莲绛拽着身上沉重的链子缓缓走了过来,“看样子小乙是不知道了。不如,你同为一起去吧。” 链子与石板发出沉闷的声音,乙使者只觉得脑袋一阵嗡鸣,提着魂灯的手也不受控制的颤抖。 随着链子磨擦声越来越大,莲绛身影陡然逼近,乙使者浑身发软,开始支持不住的往下倒,晕眩的视线中,瞥见那碧色双瞳掠过一丝阴冷,而手中魂灯已被逼近之人拿走。 那么瞬间,乙使者心中突然涌起某种不安,但是身体的疲倦如潮水袭来,他如何都挣脱不开。 正当乙使者不知道所措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魔尊大人,即使您夺走我们九个人的魂灯,也只能解开地宫上方的结界,却依然无法打开你身上噬魔链。” 乙使者吃力睁开眼睛,看到同伴甲提着魂灯立在不远处。 经他语言,他才恍然惊醒,莲绛一直放松他警惕,趁机他灵力虚弱时,夺走他魂灯。 莲绛抿着唇,目光深沉的看着头顶的瘴气。 九盏魂灯的结界,让他无法打开水镜,看到人界发生的一切,亦无法追寻到那女人的消息。 莲绛沉默不语,并未放下手中魂灯。若魂灯毁去,乙使者就会灰飞烟灭。 甲上前,将同伴扶起,道,“我才去了一趟人界,北冥刚下了一场大雪,灵鹫宫后山的花开得很好。” 闻声,莲绛侧首的看着甲使者。 甲使者抬手凌空画了一个圆圈,圈白光凝结,犹如一面镜子,里面倒映出一个背着龙骨拐杖,身着白色衣衫的女子。 看着水镜中的那个女子,莲绛不由走过去,缓缓抬起手。 手却穿过水镜,而女子的样子如水波散开,他惊得慌忙收回来,不敢再触及。 此时的女子正负手立在朗园中,神色肃穆的望着苍穹,而她背后站着一个轮廓深邃的男子和一身穿白色貂风,面容娟秀的年轻人。 莲绛静静的看着,最后,那试图抚摸女子的手,无力的垂落在身侧。 一朵花瓣从他衣袖间飘落,他苦笑一声,“她不需要我了。”说完,将手中魂灯递给乙使者,自己则转身朝地宫深处走去。 这是几日来,他第一次愿意回地宫。 刚走几步,却见他突然转身,原路折了回来。 甲乙使者慌忙大惊,上前拦住,警惕道,“尊者依然坚持要去人界?” 莲绛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铁链,在抬头时,面容已是如覆冰霜,勾起的唇角露出一许嘲讽的笑,“什么时候忘川河边也成了人界的属地了?” 甲乙对视了一眼,退开一步让出路来。 莲绛苦笑一声,目光平视前方,看着那忘川渡口许久,折身回了地宫。 他走得缓慢,每走一步,链子往地下沉一分,露在外面的与石头发出摩擦声,即使身披锁链,也不失高贵优雅。 甲长叹一口气,并未没有跟上。 莲绛早在虚空时就受了重伤,魔性尚未恢复,又在人界逗留长久,单凭他自己,无论如何都难以挣脱噬魔链。 再者,方才的情景,怕也断了他最后去人界的决心吧。 待他身影消失,乙使者才缓过神来,回看着甲,“你去了人界?” 甲使者点点头,“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魔尊愿意忍受灵源的反噬,也要留在人界。” “那找到了吗?” 乙使者慌忙问。 甲沉默的看着水镜中女子与人交谈的情景,轻叹一口气,正欲收起水镜,却见镜中女子突然抬起头,一双凌冽漆黑的双瞳直直看了过来。 “她是不是看着我们?” 旁边的乙一阵惊呼。 他们游走在三界,见过各种人,可却第一次,见到这样一双眼睛,如一把利剑,锋芒毕露,杀气凌然。 感受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甲沉声道,“明日起,我负责守在此处,你和丙丁前往人界盯着这个女人。” 乙茫然,却很快神色惊恐的盯着镜中女子,发出又一声低呼。因为他看到,就在甲说完话时,那女子眼眸竟悠的一眯,唇亦抿成一条薄线。 这动作细微,可看在乙眼里却是心惊肉跳,因为,方才黯然进入地宫的魔尊就时常做这个抿唇的动作,那是警告之意。 那女子的神色,竟似将他和甲使者的对话听在耳朵里。 “总之,是个危险的女人。” 甲收起了水镜,提着魂灯,踩着蔓延铺开的地板朝地宫深走去。 地宫深处,夜风森凉,死灵魂萤火虫在地宫深处飘飞,还时不时的钻入入骷髅头中,发出呜咽之声,似警告擅闯者止步。 甲看到青铜鼎内水光莹莹,折射出幽蓝的光,而最深处的那人,托腮闭眸,周身瘴气越发浓烈最后形成一张黑色的结界将莲绛本人护住。 看到此景,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松懈。 上一次莲绛将自己封印,是五百年前。如此,他要醒来,应该又需要五百年。 若盯紧人界那女子,至少,这五百年,三界太平。 ==========女巫的猫========= “大人,您在看什么?” 文公子忍不住再次提醒静立在窗前的十五。 方才正商量攻城事宜,十五却突然停了下来,望着头顶夜空,不发一言。 旁边的香,已经燃了一半。 文公子看了一眼卫争和神色同样吗茫然的卫睿,三人对视一眼,卫争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却见十五回身,语气平静,“就照我的决定去做。” 文公子担忧的看着十五,“圣都城墙几百丈高,城门不开,怕是一阵风都进不去,您如何孤身潜入其中?” 他没想到,今晚十五召集他和卫睿,竟是将兵权移交给卫睿,并升他为督军看守两城。 她的语气,哪里是让贤,分明是抱着扑死的决心。 他担心的不仅仅是她如何潜入,最担心的是,她的安危。 北冥守卫森严,十五当日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再回去,岂不是送死。 而城中资源丰富,若是围城,至少要一年以上,城内才会告急。 若强攻,又是年岁,多少会引起民-愤。 “放心,我定会取下角丽姬人头。” “大人……” 文公子和卫争同时出声。 旁边的卫睿也瞪大了眼睛,他们方才以为十五入城是开启城门,协助他们带兵攻入,却没想到,她真正意图却是独自刺杀角丽姬。 角丽姬一死,连连吃败的战鬼一族一旦失去精神支柱,将会瞬间瓦解灭亡。 如此,可真不非一兵一卒,能夺回皇宫。 但是,要杀角丽姬,要取下九州第一女战神的项上人头,岂是如此简单的事? “但是……大人……”文公子仍试图劝阻十五,“早在几天前,北冥城门就彻底封上。您根本进不去。” 十五再一次,抬头看向大雪飞扬的苍穹。 一声嘶吼破空而来,而窗前的十五,纵身一跃,两个起落,瞬间消失在了大雪之中,只留下屋子里三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茫然不知所措。 “卫争叔叔,我好像听到辟邪的声音了。” 最先开口的是卫睿。 经此提醒,卫争刷白了脸。 早在三十多年前,守护卫家世世代代的神兽辟邪突然虚弱,最后陷入了沉睡。 只有卫家世代相传灵力最强的人,才能将其唤醒,可当年的卫皇后已经去世,而如今的卫睿却灵根平平。 “是大人,唤醒了它。” 可是,不到战事,一般不会唤醒神兽,更何况,十五明明决定了自己独身去刺杀角丽姬。 再说,辟邪苏醒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方才辟邪的声音,惊恐中又夹带了几分痛苦,显然是情绪失控。 一丝不安涌上心头,卫争不及思考,跟着追了出去。 ===== 看着几十尺开外朝自己不听吐着火的辟邪,站在火凤上的阿初用力的握紧手里的白骨镰刀。 虎口裂开,鲜血染红了白骨镰刀,身下的火凤周身亦又多了几处伤体力也渐渐不支。 而辟邪,虽然负伤多处,却丝毫没有虚弱的现象。 临行前,绿意姑姑再三交代,若真要娘亲苏醒和医治沐色爹爹,只有取得九个灵源。如今,七个已经在手中,只剩下角丽姬的八歧大蛇和卫家的辟邪了。 “爹爹……” 阿初抬手擦干嘴角的血沫,紧握白骨镰刀,发出一声长啸,纵身从火凤身上跃下,手中镰刀挥出一道雪白的光,纵劈向下方的辟邪。 辟邪抬起头,双目铮亮,竟然同时喷出了八道火舌,迎向了莲初。 莲初脸色苍白,竟没想到辟邪远比他想象的厉害,可八条火舌根本不给他任何闪避的机会。 热浪铺天盖地而来,莲初瞬间被热浪掀翻,从高空坠落,而狂性大发的辟邪,竟然一跃而起,欲狰狞着獠牙将莲初一口吞下。 身后的火凤冲下来,但是满身负伤,速度根本追不上,已见阿初直直落在了辟邪口中,只要一合嘴,将他整个吞下。 可就在这时,辟邪却突然发出一声哀嚎。 已经滚到辟邪喉咙处的莲初感到后背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稳稳勾住,他惊魂未定的回头,见一个人以半跪的姿态卡在辟邪上下牙齿之间。 对方一手顶着着辟邪的上颚,防止其合上嘴,另外一只手则紧紧的抓住莲初的衣服,避免小小的他滚入辟邪腹中。 “嗷呜!” 辟邪嘴不能合上,喉咙里发出声响,震得莲初浑身发毛。 “我数一二三……,你用力蹬,我带你出去。” 女子清冷却关切的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让阿初一惊,他仔细一看,喃喃道,“是你!” “放手,我不要你救!” 阿初咬牙,别过头去。 绿意姑姑说,若非这个女人,沐色爹爹根本不会受重伤。 “阿初。” 那声音猛一沉,那语声竟然有一种来自记忆深处的熟悉感。 莲初抬头怔怔的望着身前的女子,这才发现,她的手心硬生生的托着辟邪的牙齿,殷红的血顺着她的手腕蜿蜒留下。 “阿初,你信我吗?”那声音再次传来,“一,二,三……”莲初听着那声音,脚下本能一蹬,而前方的人顺势将他抱入怀中。 “轰!” 辟邪嘴合上的瞬间,天地摇晃,雪渣四溅。 耳鸣久久才消失,莲初睁开眼睛,发现辟邪蹲在远处的冰原上,仰头发出生生嘶吼,时不时喷出火焰,却是不敢在前进一步。 而自己,则紧紧的被方才那人抱在怀里。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二) 莲初一把将其推开,起身跳起来,将镰刀横在身前,怒目而视。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如今九州人人皆知的灵鹫宫新任祭司,传言前皇后卫舞华的帝女:卫十五。 看到莲初眼中的愤怒和警惕,十五掩去眸中痛色,温和的笑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莲初怔怔的看着十五,突然反应过来,大叫,“你故意引我来的?” “你说呢?”十五挑眉,望着阿初的目光多了几丝宠溺,“不然,我怎么能找到你。熹” “你找我做什么?” 发现自己上当受骗,莲初撅嘴瞪眼,脸色绯红。 “带我入城。穴” 神兽出现的地方,必然有邪君的影子。 若不唤醒辟邪,如何能将神出鬼没的莲初引出来。 “你疯了!”莲初握紧手里的镰刀,声音发抖,“你伤了我沐色爹爹,我没有杀你都不错了,你竟然还想我带你入城!早知道,在野郡时,就杀了你……” 一连串烟花从圣都方向炸开,五彩斑斓,蓝绿夹着紫色,十分绚丽。 十五蹙眉,打断莲初,“谁给你开的城门,让你出城的?” 烟花中的那一闪而过的紫色,是暗人的信号,证实了莲初的确从圣都出来。 莲初一愣,将头撇开一边,“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十五弯腰拉住莲初的手,严肃道,“你若不带我入城,沐色,就真的有危险!?” “什么意思?”第一次见十五这般沉重的表情,莲初突然紧张起来。 头顶烟花还在绚丽开放,在积雪上投出斑驳的影子,十五抬手凌空一抓,手心竟无端多出一条黑色的蛇。 那蛇通体漆黑,可额头却有一朵蓝色的花。 蛇在十五手中奋力挣扎,最后竟开始枯萎。 “蔓蛇花!” 莲初惊呼。 三年前,大明宫,三岁的他就看到过这诡异的蛇。 可这大洲之物,怎么出现在了九州。 “有人用这蔓蛇监视你。”十五手指一捏,那蔓蛇最终化为烟尘,“阿初,是谁让你出城来杀辟邪夺取灵源的?” 莲初咬了咬牙,抬头望着十五,她目光一如当初野郡相遇那般青涩,可眉目却流露出让莲初都有些畏惧的泠然和严肃。 阿初,你信我吗? 耳边又响起她的问语,那冷静的语气,不知道为何,给他一种难以秒速的安定。 思了片刻,低声道,“是绿意姑姑!” “果然!” 十五眸色渐深。 “你怀疑我绿意姑姑?”莲初震惊的看着十五。 “全城戒备,城门关闭,就是角珠都没有出行的自由。绿意不过是紫藤宫伺候亲王的侍女,她何来权力让人开启城门放你出来夺取灵源?”十五顿了顿,“莲初,你应该比任何都清楚,沐色与角丽姬的恩怨。” 沐色,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衷心过角丽姬。 莲初年岁虽小,这些事情,他还是明白。 而且,刚才看到蔓蛇花的时候,他心里怕也是揣测到了三分。 否则,不会这般神色凝重的立在原处,蹙眉深思。 这孩子的敏锐,果然继承了莲绛。 许久,莲初收起镰刀,招呼来了火凤,“跟我入城吧。” 十五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可很快,看到莲初将一个破布袋子扔到她面前时,她懊恼的揉了揉眉心,“你打算将我装在袋子里入城?” 莲初挑眉,“不然呢?” 想到莲初向来独来独往,随身之物,除了那个装满各种食物的布袋,还怎么没有其他东西将十五带入城了。 当然,也没人敢去检查莲初的布袋。 =======女巫的猫====== 昔日宛如坟墓的皇宫,此时却是灯火一片,橘色灯笼绵延一片,远远看去,如再次被镀上了一沉金色,显得格外的奢华。 已是深夜可正长宫殿的笙歌丝竹却依然热闹如白日,响彻整个皇宫。 殿外的侍女手举托盘立在两侧,突听得那欢声笑语中传来击掌声,便垂首推门而入。 殿内青铜鼎内燃着熏香,浓烈的酒气混着各种香气,道不尽的奢靡。 白色的狐皮大床上,角丽姬仅着一件薄衫,长发凌乱,目光迷离的侧身而躺。她一手托腮,一手举着酒杯,正欲一男子接耳相谈。 床前几个面容俊秀衣衫不整的男子,接过侍女手中的酒,跪在床前献媚的替她满上。 角丽姬仰头一口吞下,然后闭上眼睛,旁边说话的男子轻伏过去。 春色正浓,殿外却传来战战兢兢的通报,“女王陛下,公主殿下已侯在门口多时了。” “母亲……” 角珠的声音焦急传来。 纱幔中的女子杏眼一抬,眼中掠过几丝厌恶,旁边的酒杯狠狠砸在地上,怒声道,“统统滚出去。” 放在正在卖力伺候的几个男子一惊,公主殿下来这些天来闹事并非一两次,但是女王都是置之不理,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几个男子还愣在远处,角丽姬伸手掐住靠的最近的男子,只听得咔嚓一声,那男子头颅竟然滚落在地上,鲜血四溅。 其余几个男子吓得魂飞魄散,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出去,刚跨出去,那门,轰的一声关上。 两城一战后,角丽姬心情大变,竟然连续多日沉迷男色,根本不上早朝。朝野一片议论,如今本就连连吃败,角珠急的跳脚,可角丽姬根本不与她相见。 虽几个男宠被赶了出来,可角丽姬仍然不召见,角珠在雪中立了许久,最后颓然离开。 殿外安静,角丽姬这才颓然的坐起来,看着满地旁边的酒,她举起仰头就喝尽,最后起身,将酒杯剩余的酒杯全都砸在地上。 一缕娟莎披在身上,她赤脚走向角落的架子,顺手一推,那架子卡擦自动分开,露出一个囚室。 囚室的墙壁上,一个栗色卷发男子双手被吊在墙上,紫色的衣衫血迹斑驳,袒露出的胸膛,竟然无一处是完好,肩头硬是被人用刀挖得白骨尽显。 屋子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各种刀具,角丽姬走过去,顺手操起一把小刀,在手中比划一番,然后走到卷发男子身前,踮起脚,从他肩头又挖下一块嫩肉。 鲜血顺手伤口流下,很快没入紫色的衣衫里。看着手里的那小块肉,角丽姬脸上露出疯狂的笑,最后竟将那肉放入嘴里细嚼。 “这些天不管我吃什么,都形同嚼蜡,还是你的肉,吃起来才有滋味。”她一边嚼一边笑,容貌也跟着扭曲,最后竟然呈现出了另外一张脸。 那张脸,不是别人,正是,紫藤宫绿意。 墙上的男子闻声,只是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冷笑。 好似,眼前女子挖的不是他,吃的也不是他的肉。 “你笑什么?”绿意大怒。 “我笑我能解脱。”他说了几日来,唯一的一句话。 “解脱?”绿意一怔,突然反应过来,将手里刀仍在地上,转身抓起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药粉洒在男子伤口上,“想解脱,没门!你以为我真的会完全将你吞噬,不会!我要你陪我一起,不生不灭。我是因为你才这样子的,你怎么能一个人解脱,不可能!” 她疯狂的大喊。 那一年,她羡慕着他的永生,最后以三生轮回为代价诅咒胭脂浓,最终梦寐以求的成为魅。 可历经多年的炼化,她成了人形,却只有痛感。她再也尝不出酒的味道,甚至闻不到花的方向,更感受不到阳光照在身体上,那种温暖。 除去那痛感,她和傀儡僵尸有什么区别? 此刻,她终于明白,世间万物皆有代价。不生不灭,才是世间最残酷的惩罚。 瓶子里药粉用尽,她笑,“放心,我会以其他方式将你留在我身边。” 墙上的沐色,神色依然平静,眼眸依然未抬,根本不看她一眼 这些天,不管她怎么折磨,他就是不发一言,不看她一眼。 哪怕是她喝他血,吃他肉,他都不予理会,只是偶尔,他会抬眸,看向南边,嘴角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那个地方,正是两城,北冥圣都最后的屏障,可是,已经被十五破了。 这天下,已经有一半再十五手上了。 不,应该是有九分在她手上了。 “呵呵呵……你如此的笃定天下已归于卫十五,是不是角丽姬这个大祸害已经让我替她除掉了?而我,又根本不会威胁到十五,或者,觉得我不是她对手?” 所以,他才会笑得那样的满足了。为迎接十五回归他做足了准备,而最大的祸害角丽姬阴差阳错的却被绿意除掉,他的确没有任何忧心的了。 见他仍不回答,绿意苦笑,“前世,我因你唯唯诺诺,无数次败于她手下。如今,倒不如,来一次真正的较量。反正……我们都是无法解脱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 邮箱:vayae@hotmail.com

GMT+8, 2022-8-14 19:51 , Processed in 0.28241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