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张正龙:半城烟雨半城沙什么意思

2020-8-11 19: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9| 评论: 0

摘要: 陈小群的回答: 半城烟雨,半城沙,繁花褪尽, 悲歌几曲,唱不尽、千载红颜泪!剩下我的牵挂与沧桑,随风而去,几经绽放,几经消停,最终安逝于这个轻涛细浪红尘幻海! 浮生若梦,烟云易逝,半城烟沙湮没柔情风华。 ...

陈小群的回答:

半城烟雨,半城沙,繁花褪尽, 悲歌几曲,唱不尽、千载红颜泪!剩下我的牵挂与沧桑,随风而去,几经绽放,几经消停,最终安逝于这个轻涛细浪红尘幻海! 浮生若梦,烟云易逝,半城烟沙湮没柔情风华。 繁华落尽,回望今朝,半城柔情窒息魂断悲凉。 ——题记 半城烟雨半城沙, 千里赤地万骨轧; 伐罪吊民天子诏, 龙战鱼骇拒北涯; 陈桥定鼎今犹在, 澶渊立耻已虚华; 来生待得清平日, 放牛归马弄清茶。 一阵清幽的晚风拂过岁月的脸庞,带起丝丝苍老的涟漪,安睡于天边的弦上月,洒下那醉人的光芒,朦胧了这季围城五月的夜幕。这一场烟火般的流年里,数不尽的沧桑繁华,待到香消红残,一切归于寂静时,是否所有的叹息都会如那轮残月般沉淀于这片浩瀚的星海! 半城烟雨,半城沙,繁花褪尽,悲歌几曲,唱不尽、千载红颜泪!剩下我的牵挂与沧桑,随风而去,几经绽放,几经消停,最终安逝于这个轻涛细浪红尘幻海! 不知何时起,开始沉迷于你的青青笑颜,总是期待着和你说上几句话,似乎这已成了我一种本能的习惯,虽然知道此生无法拥有你,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去接近,是继续还是暂停,不断徘徊在坚持与放弃的三八线上,如此的矛盾。 也许是理智最终驾驭了整个思维,所以我选择了在故事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轻轻的划上了句号,正如我的离去一样,挥一挥落寞的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半城烟沙,半城沙,染白沧桑,忧愁几许,道不完、隔岸相思苦!一曲风花雪月的别离赋,祭奠着我那沧桑的幽幽清愁,剩下那场风华绝代的红颜舞,亦渐渐谢幕于垂色的夕阳中!此情照此景,此景话此情,渐凄凉。 尘世间、多少寂寞随风漂泊,天涯尽头,那数不尽的清寒,亦单调了彼岸花海的空灵!尘缘渺如梦,悲喜一场空,举目遥望西月之巅,突然发现、那一刻的朦胧,美的如此凄惨,那悲戚戚的月色是否我潮湿的温柔! 望不断归来路,怎堪前世悲哀。未卸下的温柔,该如何从来? 都说前世的百次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今生的默默相随又需前世的几次回眸才能换来呢?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曾经的沧海,等不到回首,何以悲!聚散难留,烟云独依旧! 未剪断的相思,留下无尽的离愁,我沧桑的白鬓,恣意了哪阵忧伤的悲酥风!你的幽幽柔情,沉醉了谁人枫林午夜的歌唱。 风在飘,心在动,谁把谁的红,铭刻隔岸三生石,那一笔笔深情的刻画,亦沉默了几世的朝期暮盼。 笑也好,叹也罢,谁为谁的情,剪断三千丝,那破碎的温柔,该如何来珍藏!剩下那无边的潇潇雨,又淋湿了谁人忧伤的眸。 眼随着几滴晶莹温柔的滑落,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透明,抬头的瞬间,连花儿都学会了沉默!恋上你,也许只需一首歌的时间;可为何,遗忘你,却需要用一生的时间?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半城烟沙,掩埋柔情风华,我懂的你也懂,我不懂的你又何尝明白? 半城烟沙,半城沙,悲伤的协奏曲,可是,你又何曾知道,半城烟沙,半城沙,亦是半城的爱。

Amelie的回答:

你好,请问是要找这篇文章吗?下面是2篇《半城烟雨半成沙》的文章: 半城烟雨半成沙 湘江水东流,犹如夜空中的浩瀚银河将这个城市分作两半,一半是熟悉的你,一半是陌生的我,半城烟雨,半城沙。      --------长沙·令潇      这里的夏天来的早,阳光明媚的初夏,宁静而悠闲,江面微波荡漾,恰如起伏的心情任凭岁月幽长而依旧不能平静,与你相见,虽渐行渐远,记忆的深处却始终尘封着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楚楚而动人。正值繁花飘落的季节以为一转身就能将往事散落在烟雨里随风而逝,可是一株花,一人家,一轮月,一场雨,都会将关于你的思绪一次次翻起,也许回忆没有想象中的美丽,红尘中却多了一双驻足的脚印,深深的烙在了这片土地之上,若是留恋,便是牵挂。      江水悠悠,...你好,请问是要找这篇文章吗?下面是2篇《半城烟雨半成沙》的文章: 半城烟雨半成沙 湘江水东流,犹如夜空中的浩瀚银河将这个城市分作两半,一半是熟悉的你,一半是陌生的我,半城烟雨,半城沙。   --------长沙·令潇   这里的夏天来的早,阳光明媚的初夏,宁静而悠闲,江面微波荡漾,恰如起伏的心情任凭岁月幽长而依旧不能平静,与你相见,虽渐行渐远,记忆的深处却始终尘封着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楚楚而动人。正值繁花飘落的季节以为一转身就能将往事散落在烟雨里随风而逝,可是一株花,一人家,一轮月,一场雨,都会将关于你的思绪一次次翻起,也许回忆没有想象中的美丽,红尘中却多了一双驻足的脚印,深深的烙在了这片土地之上,若是留恋,便是牵挂。   江水悠悠,曲桥如虹,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将两片土地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我曾无数次在桥边徘徊,未曾踏上你那边的土地,是怕踱步的声音惊醒轩窗中沉寝在幽梦中的你。杨柳依依,燕燕于飞,佛说前生500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我愿用今生的徘徊换来下世在你心中的停留永驻。   夕阳西下如画,如烟往事漫上心头,一只蝴蝶于岸边追逐着柳絮,翩翩起舞,我愿化身为蝶,忘却牵绊,轻轻飞到你的身旁,在短暂的生命里陪着你,停落在你的指尖,萦绕在你的发间,慢数你额上的细纹,在你耳旁轻声细语久久难隐的情愫,而后随着寒秋的临近自己的生命一步步走向终结,停落在你的窗前,任凭时光荏苒将身上的色彩剥落,枯朽的身躯逐渐的苍老,只为那一段与你相处的时光。   繁华褪尽,情深几许,载不动、我的牵挂与沧桑;层峦叠嶂,烟遮雾绕,望不尽、江那头的你;江水悠悠,涛声依旧,道不完、隔岸的相思。   华灯初上,月色撩人,画舫湖上游,饮一杯来还一杯。再次拨动手中琴玄,嘶哑的琴声湮没在涛涛江水之中,而思念的心从未放下,清辉月光如心中或痴,或颠,或情,或恋的惆怅,倾泻于斑驳的江面,流淌于满怀。谁会在熙熙扰扰的桥头放慢脚步,为这秀笔漫描的画面驻足欣赏,听一首渔歌唱晚;看一眼枫火渔船。烟雨江南,深街小巷,万家灯火照亮了我心中的孤独与彷徨,南归的燕儿能不能衔来隔岸的思念。   一簇簇绽放的烟花犹如人生的一次次轮回,从世间百态中走来,一路辗转,一路漂泊,一路追寻,在升空后绽放最美的瞬间,而后沉寂在滚滚江水之中,灰飞烟灭,于阡陌红尘中上演一幕幕凄美如斯的百姓生活。   三生回眸,相对无言,信手执笔晕红了那一轮明月,氤氲了深沉的思念,迷乱了隔世的牵绊。一直以为自己是滚滚红尘中的一粒浮沙,不想去爱,漂泊是自己的宿命,在风中起舞,在阳光下辗转,在雨里把思念散落成一副清新淡雅的水墨画画,春风是你笑,夏日是你的言,秋雨是你的泪,冬雪是你的美,弥补你不在的日子,这样时光依然静好。   春去花落尽,余香应犹在,路途太漫长,徒留空挂念。有关于你的日子我记在了心底,思念犹如陈年老酒一般,在隔世的时空中埋藏千年,在冰与火中发酵,经久醇香,迷漫着天和地,嗅一口,就让我昏昏睡去,晓梦蝴蝶,沧海难渡,一梦浮生,几度流离。玉桥,明月,当年吹萧的伊人又在何方?   明明如月,一层层,一圈圈于江面起伏的涟漪搁浅了思念,回忆如昨,只是习以为常,轻眺望,半城烟雨;叹流离,半城沙。 半城烟雨半成沙 浮生若梦,烟云易逝,半城烟沙湮没柔情风华。 繁华落尽,回望今朝,半城柔情窒息魂断悲凉。 ——题记 半城烟雨半城沙, 千里赤地万骨轧; 伐罪吊民天子诏, 龙战鱼骇拒北涯; 陈桥定鼎今犹在, 澶渊立耻已虚华; 来生待得清平日, 放牛归马弄清茶。 一阵清幽的晚风拂过岁月的脸庞,带起丝丝苍老的涟漪,安睡于天边的弦上月,洒下那醉人的光芒,朦胧了这季围城五月的夜幕。这一场烟火般的流年里,数不尽的沧桑繁华,待到香消红残,一切归于寂静时,是否所有的叹息都会如那轮残月般沉淀于这片浩瀚的星海! 半城烟雨,半城沙,繁花褪尽,悲歌几曲,唱不尽、千载红颜泪!剩下我的牵挂与沧桑,随风而去,几经绽放,几经消停,最终安逝于这个轻涛细浪红尘幻海! 不知何时起,开始沉迷于你的青青笑颜,总是期待着和你说上几句话,似乎这已成了我一种本能的习惯,虽然知道此生无法拥有你,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去接近,是继续还是暂停,不断徘徊在坚持与放弃的三八线上,如此的矛盾。 也许是理智最终驾驭了整个思维,所以我选择了在故事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轻轻的划上了句号,正如我的离去一样,挥一挥落寞的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半城烟沙,半城沙,染白沧桑,忧愁几许,道不完、隔岸相思苦!一曲风花雪月的别离赋,祭奠着我那沧桑的幽幽清愁,剩下那场风华绝代的红颜舞,亦渐渐谢幕于垂色的夕阳中!此情照此景,此景话此情,渐凄凉。 尘世间、多少寂寞随风漂泊,天涯尽头,那数不尽的清寒,亦单调了彼岸花海的空灵!尘缘渺如梦,悲喜一场空,举目遥望西月之巅,突然发现、那一刻的朦胧,美的如此凄惨,那悲戚戚的月色是否我潮湿的温柔! 望不断归来路,怎堪前世悲哀。未卸下的温柔,该如何从来? 都说前世的百次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今生的默默相随又需前世的几次回眸才能换来呢?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曾经的沧海,等不到回首,何以悲!聚散难留,烟云独依旧! 未剪断的相思,留下无尽的离愁,我沧桑的白鬓,恣意了哪阵忧伤的悲酥风!你的幽幽柔情,沉醉了谁人枫林午夜的歌唱。 风在飘,心在动,谁把谁的红,铭刻隔岸三生石,那一笔笔深情的刻画,亦沉默了几世的朝期暮盼。 笑也好,叹也罢,谁为谁的情,剪断三千丝,那破碎的温柔,该如何来珍藏!剩下那无边的潇潇雨,又淋湿了谁人忧伤的眸。 眼随着几滴晶莹温柔的滑落,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透明,抬头的瞬间,连花儿都学会了沉默!恋上你,也许只需一首歌的时间;可为何,遗忘你,却需要用一生的时间?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半城烟沙,掩埋柔情风华,我懂的你也懂,我不懂的你又何尝明白? 半城烟沙,半城沙,悲伤的协奏曲,可是,你又何曾知道,半城烟沙,半城沙,亦是半城的爱 希望能够帮到你o(∩_∩)o~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1 13:05 , Processed in 0.085213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