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张静薇:抱抱首席大恶魔。

2020-8-11 18: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 评论: 0

摘要: 王文力的回答: 第一章 一面是天使一面是撒旦 1 躲在角落里的另外两个衣着凌乱、一看就是被人痛扁过一顿的男生无比崇拜地冲过来围着女生眼冒星星: “老大,我们会一辈子都跟随您!” 请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没错, ...

王文力的回答:

第一章 一面是天使一面是撒旦 1 躲在角落里的另外两个衣着凌乱、一看就是被人痛扁过一顿的男生无比崇拜地冲过来围着女生眼冒星星: “老大,我们会一辈子都跟随您!” 请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没错,这不是武侠电影,也不是动作大片,更不是暗黑系的校园剧,这就是活生生地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幕,而那个身手潇洒利落,威风八面的女生就是我!啊哈哈哈!现在正围着我大献殷勤的两个男生就是我新收的小弟,豆丁和瘦猴。 正当我得意洋洋地沉浸在漫天飞舞的骄傲泡泡里无法自拔的时候,豆丁扯了扯我的衣角,指着旁边一个还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哎呦、哎呦”叫个不停的大汉——好吧,大汉是我的幻想,刚才跟我打架的三个人,其实都是十岁左右的小男生,已经上高中的我,比他们高上一个头还多。 “老大,打小学生好像不光荣吧?” “对啊,老大,为什么卖地瓜一定要去爪哇国,冷笑话吗?” “要不是你们两个这么没用被两个国中生勒索,我怎么可能会冒着被老妈的旋风腿踢飞的危险,在送外卖的中途跑来跟他们打架?我打架到底是为了给谁出气?”我双手叉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恶狠狠地朝他们两个吼,可是话刚吼到这里,我就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接下来的话就再也吼不出来了。 我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面清楚地显示着5:50这个让我浑身冒汗的时间,脑袋里不由自主地浮现起老妈那张愤怒的脸和媲美运动员的结实大腿,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大叫着“被你们害死了”,然后抓起被我丢在一旁的外卖盒飞一般地冲出了小巷子。 于是为了晚饭,我不得不抄近道拐进了一条平时从来不走的小巷子。 比我厉害的混混还是老妈的旋风腿?这两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旋转了一圈,最后老妈的旋风腿胜出,我只好咬着牙往前走。 这条巷子并不是特别窄,像是一家大酒店的后方,巷子两旁的垃圾桶里时不时会有一些还很新很漂亮就被扔掉的餐具和装饰品,我一边咂着舌感叹着有钱人真是腐败,一边朝前跑,没留意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连人带外卖盒一起摔在地上。 我嘟囔着站稳脚步,回头寻找绊我的东西,想踢两脚出出气,可是不回头还不要紧,一回头吓得我差点当场尖叫起来。 天啊!难道说……他已经死了?我踢到了尸体?啊啊啊—— 好吧,我承认这个问题很愚蠢,活着的人为什么躺在地上不动?而如果真的是死了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会回答我?呜呜呜……没错,我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 “啊!” 呃?是活人?睡着了?把我当抱抱熊一样搂着睡着了? 只是很奇怪,他的眉头皱得很紧,仿佛正在做噩梦,随着长睫毛的微微颤动,他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收紧搂住我腰的双手,又将脸蹭上了我的脖子。 “喂……”虽然被当作抱抱熊按在地上很苦恼,但是我一看到他的表情,就忍不住心软了,推他的力度也小了些,“喂,放开我,我还有事。你不能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想睡觉回家睡,在这里睡觉会吓到人的。” “喂,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我警告你,快点放开手,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眼看六点钟就要到了,我也开始急了,掰他手的力度越来越大,可是我越是使劲,他就搂得越紧,我怎么掰都掰不开。 上帝啊,我怎么会这么悲惨?我仿佛已经看到亲爱的晚饭张开洁白的小翅膀飞上天空,离我越来越远,而老妈的旋风腿则离我越来越近…… 2 就在我欲哭无泪、求救无门的时候,只见巷子口出现了一位穿着整齐西装,脖子上系着领结的老人家,老人家身后还跟了三四个跟他同样装束的男人,他们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焦急地喊着:“少爷,您在哪里?少爷请不要任性了,回答一声吧!” 难道就是这个把我当作抱抱熊一样抱着,头靠在我脖子上睡得正香的男生?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我还以为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呢。 戴着领结的老人家听到声音,立刻走了过来。他蹲下身仔细看了看把我当作抱抱熊的家伙的脸,脸上的焦急瞬间转化成感动垂泪的表情。 喂,无视我吗?老人家,在这种情况下您首先看到的应该是朝您打招呼的我吧,而且我还被您家的少爷当作抱抱熊一样搂着呢,想要将您家少爷扶上车,怎么也要先将我救出来吧。 听到我的声音,那个老伯才将视线稍稍往我的脸上移动了一些,然后推了推眼镜,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咦?你是谁?为什么抱着我家少爷?” 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努力稳了稳情绪,我将唇角扯开,露出一个还算可爱的笑容:“老伯,是您家少爷抱着我啦。他似乎把我当作抱抱熊了,呵呵,真是个有个性的少爷……”有个性得让人想揍他! 绝对不会放手?除非他自己清醒过来?开什么玩笑,这家伙睡得跟昏迷了没两样,我那样大叫了半天他都没醒,等他自己清醒过来,那不是要等到天亮? “办法嘛,倒是有一个……”老伯扶了扶眼镜,将白手帕折好放回口袋里,高深莫测地看着我的脸说,“我让人把你跟我家少爷一起搬上车。” 我苦着脸使劲摆手:“不行不行,时间来不及了,我要快点赶去花橙街。” “我可以适当地给你一些补偿。”老伯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边说着边朝我笑了一下。 嘿嘿,钱吗? 扮演抱抱熊,而且可以按时收费?虽然听起来古怪了一些,但是按时收费嘛,嘿嘿,我要开什么价码好呢?想到这里,我心里的小算盘飞快地运转起来,眼睛也跟着不自觉地弯了弯。 老伯推了推眼镜,跟我杀起价来:“小姐,你比家庭教师还贵。一百五。” “一百五十五。” “一百六。” …… 跟那个家伙一起被横着摆进房车的后座里,我蜷缩着身体,半靠在柔软的真皮座位上,车里的灯光柔和地照在搂着我的那个家伙的身上和脸上,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他的身材很好,身高应该很高,黑色风衣外套经过一阵折腾,早已完全敞开,露出里面的“V”领薄毛衣,脖子上挂着一个泪滴形状的翡翠吊坠,碧绿通透的翡翠映得他的侧脸漂亮得像上好的美玉。他乌黑的发丝柔软地搭在额前,蹭着我的脖子,有些痒痒的。 “老伯,您确定他没事吗?是不是要先送他去医院?”我看着他的侧脸,不由自主地说出了担心的话,然后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要知道,我叶叶可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女生,我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钱,怎么可能会为一个给我带来这么大麻烦的怪人担心呢?对,一定是看在钱的份上,没错,我一定是想拖延时间,好多拿一些钱。 “我从小看着少爷长大,他十岁那年突然得了这种间歇性昏睡的怪病,这几年里不知道看了多少医生,没有一个医生能调查出病因,所以不必再去医院了,回家让少爷好好睡一觉,他自己会好起来的。” “说起来少爷也很可怜,自从老爷和夫人去世之后,整个端木家和整个AURORA集团的重担就全部落在少爷一个人的肩膀上了……”老伯说着叹了一口气。 老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传到我耳朵里简直就像一枚强力的炸弹,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前飞过数不清的小星星。 上帝啊,请派位天使大姐下凡来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刚来到芋花市就偶尔从报纸上看到了端木总裁死于心脏病的消息,然后端木夫人殉情自杀,AURORA集团由年仅十五岁的端木纪初继承。那时候我对此事非常不屑,试想一个跟我同岁的少年,怎么可能管理得了那么大一个集团? “豆丁,看到没,我考上了欧若拉学院!啊哈哈,说不定我还能见到端木少爷呢!” “喂喂,报纸上为什么没有端木少爷的报道?” …… 而现在…… 3 被当作箱子一样抬着,一路上接受着那些女佣们的注目礼,本来就够无地自容的我,隐约听到了她们的窃窃私语声: “听说是在酒店里谈合同然后就突然失踪了,后来是管家在酒店后面的巷子里找到的。” “就是,虽然是个脏兮兮的女生,但是总比上一次抱着垃圾桶睡了三个小时要好!” …… 一路被注视烤乳猪一样的眼神注视着,我和端木纪初终于被搬到了房间里,接着所有的佣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管家老伯站在门口,等着端木纪初清醒过来。 这是一个比我的房间大四五倍的大房间,房间的主色调是白色和蓝色,典型的地中海风格。华丽的水晶吊灯之下,有一面仿地中海家庭的装饰着壁炉的墙壁,另一边则挂着一个精致的船锚。亮闪闪的船锚折射着水晶灯的光芒,照进我的眼睛里,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幻觉,在蔚蓝色的大海边上,有一间小木屋,木柴在壁炉里温暖地燃烧着,而我和端木纪初躺在壁炉旁的地板上,相拥着听着海浪的声音睡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一出,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在心里拼命地否定。没错啦,我是很崇拜他,但是要跟他有什么关系……呃,根本无法想象,或者说绝对不可能,嗯,没错,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全世界的平行线都相交了,我们两个也不可能有任何关系的,没错,就是这样! “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躺在床上发了多久的呆,这时,老伯走到床边,推了推眼镜问我,“还有家庭住址,我将钱邮寄到你家里去。” 于是我拼命摇头,挤出一个可爱的笑脸,在脑袋里飞快编好了一个谎话:“老伯,您能不能直接给我现金?不瞒您说,我家里很穷,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我跟着妈妈在这个城市里流浪,靠给各大餐厅送外卖为生,根本没有固定地址。而且我家里还有一个很小的弟弟,等着我拿钱回去买奶粉给他喝,所以我一定要现金,拜托了,老伯!” “从五点五十分到九点三十四分,一共是三小时四十四分钟,一小时一百六十三元五角六分,算下来一分钟应该是两元七角三分,四舍五入得出来的结果就是六百一十一元五角……”常年帮妈妈摆小吃摊算各类奇的帐目的我,遇到数字就习惯性地在心里运算起来。老伯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计算器,但是他还没按完全部的数字我就已经报出了结果,“当然,这是目前的钱啦,具体的数目,要等端木少爷清醒过来再算啦,哈哈……” 速算?什么速算?我这是天天帮妈妈摆小吃摊算菜价练成的本能反应,用老妈的话说就是,誓死也要捍卫叶家的每一分钱,握拳! “叶叶,不好意思,不是我们不通知你,是不知道怎么通知,你又没有手机。” “昨天的联谊会也好有趣,你没来太可惜了,不过也不能怪我这个干事不通知啦,你又没有手机……” 诸如此类,反正自从进入欧若拉学院,我就没参加过一次集体活动,理由全部都是我没有手机,活动的干事没有办法通知到我。 这么想着,我笑眯眯地朝正准备出去准备现金的管家老伯摆摆手,说:“先不忙啦,老伯,端木少爷看来还要多睡一会,等会再一起算钱,比较方便啦……” 在教室里扬眉吐气地炫耀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那个声音如同被微风吹皱的湖水,带着特别的清透质感,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回荡。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一僵,再回神时,那双紧紧搂着我的腰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端木纪初正靠在床边双手抱胸,斜着眼睛看我。那双乌黑的双眸里泛着我从来没见过的美丽色泽,仿佛埋藏在深海里的黑宝石,刚被人们发掘出来,兀自散发着眩目且致命的吸引力。 “啊……那个……”与那双黑亮的眸子对视,即便是身经百战的混混王,我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然后飞速地爬下他的床,那种感觉就像贫民冒犯了尊贵的神明一样,我努力稳了稳情绪,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没那么僵硬,“那个……端木少爷您已经醒了?啊哈哈,您醒了就好。我和老伯都很关心您,刚才还在说,万一您一睡不醒了该怎么办,嘿嘿……” “为什么我刚才听到有人说,我还要再多睡一会?”端木纪初双手抱胸从床上走下来,优雅地靠在窗边斜着眼睛看我,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他睡着时的那种小动物一样可爱的模样完全消失了,就像瞬间换了一个人一样,从天使一下子变成了撒旦,“而且我刚才还听到了‘算钱’两个字,莫非你把自己当成了商品在出售?” 是算钱没错啦,可是那句“你把自己当成了商品在出售”为什么听着这么别扭?我确实是收钱了没有错,但是我出售的是我的时间,怎么被他一说,我好像变成了从事特殊职业的女生一样? 虽然站在我面前的是我的偶像,但是估计没有几个女生听了这种恶毒的话眼睛里还会冒粉红星星的,不知不觉中,他在我心里的好感度从原本的满分一百分掉到了五十分。 “我想您搞错了,我出售的是我的时间,不是我自己。您占用了我的时间,弄得我没法去送外卖,给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适当收取一些费用是应该的,不是吗?” 虽然对他的好感度在下降,但是看在粉红色美丽钞票的面子上,我还是摆出一副人见人爱的可爱笑脸,笑眯眯地看着他。 顾客就是上帝,而他现在就是我的上帝。 端木纪初听到我的话,唇角勾了勾,眉毛挑一挑,摆出一副非常不屑的表情:“你的时间怎么卖?既然我是顾客,就有权利评价商品的好坏,值得我花什么样的价格去买。” 喂喂,这是什么意思?想赖帐吗? “价格我已经跟管家老伯商量好了。”我笑眯眯地看着他,为了避免他赖帐,我迅速地伸出一只手,“那个……端木少爷,我们当初商量的单价是每小时一百六十三元五角六分,从五点五十分到现在的……九点四十分,一共是三小时五十分钟,一小时一百六十三元五角六分,算下来一分钟应该是两元七角三分,三个小时五十分钟就是六百二十七元九角……嗯,应该没有错,不信,你可以问问管家老伯。” 我飞快地计算完,将视线转向门口,希望管家老伯能为我做证,可是转过头我才发现,刚才还必恭必敬地站在门口的老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 呃,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真的想赖帐吗?闻名世界的AURORA,结果是多少?” 端木纪初勾起的唇慢慢放松下来,他眯了眯眼睛,眼神锐利地看着我,不慌不忙地提出一个问题。 为什么突然让我计算,当我是计算器吗? 可是我的大脑一遇到数字就不听我的使唤,习惯性地运算起来,并且指示我的嘴巴报出答案:“323665356.931等于多少?” “573092.333等于?” “95.217再加上45458挥着小翅膀离我越来越远,于是说起话来也跟着咬牙切齿:“世界上哪有人像你这样砍价的?” “价格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呆会儿会要管家准备好钱给你。”端木纪初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恶劣的笑容,黑宝石一样的双眸里清清楚楚地映出我愤怒的脸,“或者你可以选择不要,我不会勉强你。” 笑话,为什么不要?就算突然少了一半,也比没有强。 我连忙摆手,挤出一抹可爱的笑:“要,怎么可能不要。端木家的钱,比一般的钱都要值钱很多,我回去一定将钱装裱起来,挂在墙上天天膜拜,以感谢端木少爷的大度。” 嘴上这么说着,我心里想的却是:我要买一个小木偶,在上面刻上端木纪初的名字,天天拿针扎它,哼!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端木纪初不知道是真没听出我话里的讽刺,还是故意气我,竟然笑着接受了我的恭维,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然后叫来刚才隐身到门外的管家老伯,吩咐他把钱付给我,然后送我出门。 最可恶的是,他最后还笑眯眯地看着我,加了一句: “给你凑个整数,三百二十元,不用找了!” 我拿着那几张薄薄的纸币,抱着便当盒走出那栋漂亮的别墅时,突然瞄到大厅一角的鞋帽间里摆着一双眼熟的鞋子,好像就是端木纪初刚才穿过的那双鞋。 看着那双做工精良的休闲皮鞋,我的脑袋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嘿嘿……被折腾了一个晚上,总要让我出出气才行。 于是我抱着便当盒,瞬间换上一副可爱少女的娇羞笑脸,转头对送我出门的管家老伯说:“老伯,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我想要一张端木少爷的签名照片……嗯,虽然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很久要怎么开口……但是还是非常想要……我崇拜端木少爷很久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拜托拜托啦……” 说到最后,连我自己都觉得说出的话好恶心,但是为了支开老伯,我只能继续扮演端木纪初的忠实粉丝,甚至挤出了几滴眼泪:“管家老伯,希望您能成全一个少女小小的心愿……呜呜呜……” “少爷的签名照片?”管家老伯推了推眼镜,对我的话将信将疑,目光在我身上转了很久,也没看出什么破绽,终于答应了下来,“好吧,虽然少爷的照片不多,但是我可以去找一下。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征求一下少爷的意见。” 嘿嘿……太好了! 等管家老伯的身影消失在华丽的旋转楼梯上,我便立刻捧着便当盒钻进了鞋帽间,将没送出去的炒年糕全部倒进端木纪初的鞋子里,倒完又在上面铺了双鞋垫,伪装得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弄完一双鞋子,为了避免他下次出门不穿这双,我又将鞋帽间里所有的鞋子全部倒了年糕,然后一一铺上鞋垫。做完这些,我迅速地返回门口,继续摆出翘首以待的少女模样。 “不好意思,小姐,少爷不同意给你签名照片。”果然如我所料,管家老伯从楼上下来之后,为难地对我说。 “太遗憾了。”我装出一副苦瓜脸,落寞地摇摇头,走出大门,“不过也没办法,端木少爷的决定,我一定会尊重的。” 飞奔出别墅的大门,我立刻对天狂笑:“哈哈哈,端木纪初,你很快就会知道得罪我混混王叶叶的下场了,哈哈哈……” 报复之后的心情果然很好,于是我带着这样的好心情一蹦三跳地奔向商场。亲爱的冰淇淋手机,你的主人来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2-5 12:42 , Processed in 0.42043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