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邹贤坤:邓克宇的故事

2020-8-11 18: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 评论: 0

摘要: 毕向东的回答: 一个打工仔的切肤之痛 邓克宇出生于江西南昌县一个教师之家,从小酷爱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但高考发挥失常,只考取一所普通高校,毕业后分在一家不景气的企业。 不久,邓克宇辞职,只身南下打工,第 ...

毕向东的回答:

一个打工仔的切肤之痛 邓克宇出生于江西南昌县一个教师之家,从小酷爱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但高考发挥失常,只考取一所普通高校,毕业后分在一家不景气的企业。 不久,邓克宇辞职,只身南下打工,第一站就是深圳。为了糊口,他到一家星级宾馆当保安,不久因为得罪了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伤痕累累地离开深圳,来到海口市谋生,几度在街头徘徊,最后只好到一家建筑工地搬运钢筋。每天下班后,邓克宇带着一身臭汗,累得倒头大睡。 邓克宇也曾梦想步入白领阶层,但各大公司对他嗤之以鼻,这种切肤之痛让他刻骨铭心:没有过硬的文凭和知识,就永远只能在社会最底层挣扎。为了改变命运,邓克宇带着仅有的积蓄,来到北京大学旁听经济学。那时,他只能住在北大附近荒废的百年破宅里。寒冬岁月,破宅里四面透风,他冻得瑟瑟发抖。 在北大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邓克宇和两名志同道合的朋友东渡日本求学。为了积攒学费,邓克宇在日本同时打两份工,每天工作17个小时。这两份工作首尾相衔,上下班时间仅间隔15分钟。邓克宇只好一边骑自行车赶路,一边在车上囫囵吞饭。 学有所成后,邓克宇满怀信心地回国发展。然而,人才市场对“海龟”并不青睐。邓克宇不断跳槽,像没有根基的浮萍,身心疲惫不堪。更令他痛心的是,一个要好的“海龟”同学求职屡屡受挫,误入传销组织,险遭牢狱之灾;另一名“海龟”同学因工作与自己的期望值落差太大,抑郁成疾,最后住进北京安定医院。 痛定思痛,邓克宇决定进一步提升自己。他省吃俭用,昼夜苦读,终于考取了澳门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功夫不负有心人,福建省福州市的一个企业集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这是一家跨行业、跨地区、多元化的港资大型企业集团公司。凭着那股韧劲,邓克宇从文员开始,一步步升到高层管理,成为该集团的副总经理。由于业绩出色,邓克宇的年薪升至16万元,另外还有丰厚的奖金与福利。

李卓雅的回答:

一个打工仔的切肤之痛 邓克宇出生于江西南昌县一个教师之家,从小酷爱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但高考发挥失常,只考取一所普通高校,毕业后分在一家不景气的企业。 不久,邓克宇辞职,只身南下打工,第一站就是深圳。为了糊口,他到一家星级宾馆当保安,不久因为得罪了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伤痕累累地离开深圳,来到海口市谋生,几度在街头徘徊,最后只好到一家建筑工地搬运钢筋。每天下班后,邓克宇带着一身臭汗,累得倒头大睡。 邓克宇也曾梦想步入白领阶层,但各大公司对他嗤之以鼻,这种切肤之痛让他刻骨铭心:没有过硬的文凭和知识,就永远只能在社会最底层挣扎。为了改变命运,邓克宇带着仅有的积蓄,来到北京大学旁听经济学。那时,他只能住在北大附近荒废的百年破宅里。寒冬岁月,破宅里四面透风,他冻得瑟瑟发抖。 在北大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邓克宇和两名志同道合的朋友东渡日本求学。为了积攒学费,邓克宇在日本同时打两份工,每天工作17个小时。这两份工作首尾相衔,上下班时间仅间隔15分钟。邓克宇只好一边骑自行车赶路,一边在车上囫囵吞饭。 学有所成后,邓克宇满怀信心地回国发展。然而,人才市场对“海龟”并不青睐。邓克宇不断跳槽,像没有根基的浮萍,身心疲惫不堪。更令他痛心的是,一个要好的“海龟”同学求职屡屡受挫,误入传销组织,险遭牢狱之灾;另一名“海龟”同学因工作与自己的期望值落差太大,抑郁成疾,最后住进北京安定医院。 痛定思痛,邓克宇决定进一步提升自己。他省吃俭用,昼夜苦读,终于考取了澳门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功夫不负有心人,福建省福州市的一个企业集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这是一家跨行业、跨地区、多元化的港资大型企业集团公司。凭着那股韧劲,邓克宇从文员开始,一步步升到高层管理,成为该集团的副总经理。由于业绩出色,邓克宇的年薪升至16万元,另外还有丰厚的奖金与福利。

邱佳妮的回答:

一个打工仔的切肤之痛 邓克宇出生于江西南昌县一个教师之家,从小酷爱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但高考发挥失常,只考取一所普通高校,毕业后分在一家不景气的企业。 不久,邓克宇辞职,只身南下打工,第一站就是深圳。为了糊口,他到一家星级宾馆当保安,不久因为得罪了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伤痕累累地离开深圳,来到海口市谋生,几度在街头徘徊,最后只好到一家建筑工地搬运钢筋。每天下班后,邓克宇带着一身臭汗,累得倒头大睡。 邓克宇也曾梦想步入白领阶层,但各大公司对他嗤之以鼻,这种切肤之痛让他刻骨铭心:没有过硬的文凭和知识,就永远只能在社会最底层挣扎。为了改变命运,邓克宇带着仅有的积蓄,来到北京大学旁听经济学。那时,他只能住在北大附近荒废的百年破宅里。寒冬岁月,破宅里四面透风,他冻得瑟瑟发抖。 在北大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邓克宇和两名志同道合的朋友东渡日本求学。为了积攒学费,邓克宇在日本同时打两份工,每天工作17个小时。这两份工作首尾相衔,上下班时间仅间隔15分钟。邓克宇只好一边骑自行车赶路,一边在车上囫囵吞饭。 学有所成后,邓克宇满怀信心地回国发展。然而,人才市场对“海龟”并不青睐。邓克宇不断跳槽,像没有根基的浮萍,身心疲惫不堪。更令他痛心的是,一个要好的“海龟”同学求职屡屡受挫,误入传销组织,险遭牢狱之灾;另一名“海龟”同学因工作与自己的期望值落差太大,抑郁成疾,最后住进北京安定医院。 痛定思痛,邓克宇决定进一步提升自己。他省吃俭用,昼夜苦读,终于考取了澳门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功夫不负有心人,福建省福州市的一个企业集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这是一家跨行业、跨地区、多元化的港资大型企业集团公司。凭着那股韧劲,邓克宇从文员开始,一步步升到高层管理,成为该集团的副总经理。由于业绩出色,邓克宇的年薪升至16万元,另外还有丰厚的奖金与福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QQ|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27 00:33 , Processed in 4.33146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