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扬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扬网 门户 你问我答 查看内容

鲍常青:梦三生的《银月巫女》结局

2020-8-11 17: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5| 评论: 0

摘要: 刘登云的回答: →_→……我有小说单行本…… 打字太麻烦……我看看txt版的…… →_→ORZ好吧……网上的都没结局…… 尾声   晚上八点五十分,月朗风轻,正是聚香南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一溜长排的摊贩,买麻辣烫 ...

刘登云的回答:

→_→……我有小说单行本…… 打字太麻烦……我看看txt版的…… →_→ORZ好吧……网上的都没结局…… 尾声   晚上八点五十分,月朗风轻,正是聚香南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一溜长排的摊贩,买麻辣烫烤羊肉串的,卖烤香肠烤鱿鱼烤鸡翅膀的,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交织成一种奇妙的香味。   在路灯也照不到的最阴暗的角落里,搭了一个可疑的帐篷,在一片繁华热闹中,显得神秘而冷清。   帐篷里,一身巫女打扮的丁千乐正抱着一盒泡面吃得吱吱溜溜。   在接下阎凤九那一击的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待她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好端端地躺在马路边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和高耸入云的建筑让她立刻明白自己是回到之前那个世界了……   左肩上那个火焰形状的烙印,连同身体里那些奇异的力量一起消失不见了,她再也感觉不到血玉的存在,在受了那样一击之后还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肯定是因为血玉的关系吧,想起血玉,她便忍不住想起了周赏。   可是那些过往,随着血玉的和火焰烙印的消失,已经连一丝痕迹都没了,一切,都仿佛只是她的黄梁梦一场。   一转眼,她已经回来半个多月了,虽然她时常对着流星许愿,盼望着什么时候能够再砸颗陨石下来将她砸回北莽去,可是……半个月都过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得压下对赫连珈月的思念,任命地重操旧业,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的生意变好了。   低头喝了一口面汤,辣得通体舒泰,她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又低头一顿猛吃,正吃得兴起,手机忽然响了。   “前世注定,逃不脱这命运;梦中惊醒,倒转了古今。”跟着手机铃声哼了两声,丁千乐按了接听键,“刘阿姨你好啊,房租?哦,没问题,我明天就交给你。嗯,明天见。”   刚合上手机,便听到外头一阵骚动,丁千乐赶紧将面碗塞进桌子,跑出门去看热闹。   跑到门口看了看,便看到对面大街上不知何故围了一大群人,仿佛在围观什么稀罕东西似的,她赶紧好奇地跑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挤进人群,她突然在街边一个小摊上注意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张天师?!”她大喊。   那人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了过来,在看到丁千乐是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现实惊讶,然后便咧开嘴笑着,挥了挥手冲她跑了过来。   竟真是张天师,他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剃了板寸,背上还背着一个帆布包,看去了十分的阳光帅气。   “真的是你啊……”丁千乐仰头怔怔的看着他,一脸的惊奇。 →_→还有一半,明天再打……要去睡觉了……

刘子栋的回答:

→_→……我有小说单行本…… 打字太麻烦……我看看txt版的…… →_→ORZ好吧……网上的都没结局…… 尾声   晚上八点五十分,月朗风轻,正是聚香南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一溜长排的摊贩,买麻辣烫烤羊肉串的,卖烤香肠烤鱿鱼烤鸡翅膀的,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交织成一种奇妙的香味。   在路灯也照不到的最阴暗的角落里,搭了一个可疑的帐篷,在一片繁华热闹中,显得神秘而冷清。   帐篷里,一身巫女打扮的丁千乐正抱着一盒泡面吃得吱吱溜溜。   在接下阎凤九那一击的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待她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好端端地躺在马路边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和高耸入云的建筑让她立刻明白自己是回到之前那个世界了……   左肩上那个火焰形状的烙印,连同身体里那些奇异的力量一起消失不见了,她再也感觉不到血玉的存在,在受了那样一击之后还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肯定是因为血玉的关系吧,想起血玉,她便忍不住想起了周赏。   可是那些过往,随着血玉的和火焰烙印的消失,已经连一丝痕迹都没了,一切,都仿佛只是她的黄梁梦一场。   一转眼,她已经回来半个多月了,虽然她时常对着流星许愿,盼望着什么时候能够再砸颗陨石下来将她砸回北莽去,可是……半个月都过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得压下对赫连珈月的思念,任命地重操旧业,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的生意变好了。   低头喝了一口面汤,辣得通体舒泰,她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又低头一顿猛吃,正吃得兴起,手机忽然响了。   “前世注定,逃不脱这命运;梦中惊醒,倒转了古今。”跟着手机铃声哼了两声,丁千乐按了接听键,“刘阿姨你好啊,房租?哦,没问题,我明天就交给你。嗯,明天见。”   刚合上手机,便听到外头一阵骚动,丁千乐赶紧将面碗塞进桌子,跑出门去看热闹。   跑到门口看了看,便看到对面大街上不知何故围了一大群人,仿佛在围观什么稀罕东西似的,她赶紧好奇地跑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挤进人群,她突然在街边一个小摊上注意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张天师?!”她大喊。   那人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了过来,在看到丁千乐是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现实惊讶,然后便咧开嘴笑着,挥了挥手冲她跑了过来。   竟真是张天师,他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剃了板寸,背上还背着一个帆布包,看去了十分的阳光帅气。   “真的是你啊……”丁千乐仰头怔怔的看着他,一脸的惊奇。 →_→还有一半,明天再打……要去睡觉了……

高靖海的回答:

《银月巫女》结局   阎凤九是阿九,丁千乐是妖王碧梧。碧梧向往人类,阎凤九喜欢碧梧,杀了赫连家族一百多人,嫁祸给她。在千乐跟珈月结婚时,把千乐掳走,目的是让她回到万妖山与他生活。最后千乐记忆回复,技能觉醒,不过带了特质手铐,不能施展法术,在赫连珈月准备和阎凤九同归于尽时阻止了珈月,最后被阎凤九误杀。   丁千乐穿越到了现代,千乐还见到了张天师,得知自己是穿越到了游戏里,后来发现赫连珈月也穿越过来了。结局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了。

李佳佳的回答:

【尾声】   晚上八点五十分,月朗风轻,正是聚香南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一溜长排的摊贩,买麻辣烫烤羊肉串的,卖烤香肠烤鱿鱼烤鸡翅膀的,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交织成一种奇妙的香味。   在路灯也照不到的最阴暗的角落里,搭了一个可疑的帐篷,在一片繁华热闹中,显得神秘而冷清。   帐篷里,一身巫女打扮的丁千乐正抱着一盒泡面吃得吱吱溜溜。   在接下阎凤九那一击的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待她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好端端地躺在马路边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和高耸入云的建筑让她立刻明白自己是回到之前那个世界了……   左肩上那个火焰形状的烙印,连同身体里那些奇异的力量一起消失不见了,她再也感觉不到血玉的存在,在受了那样一击之后还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肯定是因为血玉的关系吧,想起血玉,她便忍不住想起了周赏。   可是那些过往,随着血玉的和火焰烙印的消失,已经连一丝痕迹都没了,一切,都仿佛只是她的黄梁梦一场。   一转眼,她已经回来半个多月了,虽然她时常对着流星许愿,盼望着什么时候能够再砸颗陨石下来将她砸回北莽去,可是……半个月都过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只得压下对赫连珈月的思念,任命地重操旧业,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的生意变好了。   低头喝了一口面汤,辣得通体舒泰,她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又低头一顿猛吃,正吃得兴起,手机忽然响了。   “前世注定,逃不脱这命运;梦中惊醒,倒转了古今。”跟着手机铃声哼了两声,丁千乐按了接听键,“刘阿姨你好啊,房租?哦,没问题,我明天就交给你。嗯,明天见。”   刚合上手机,便听到外头一阵骚动,丁千乐赶紧将面碗塞进桌子,跑出门去看热闹。   跑到门口看了看,便看到对面大街上不知何故围了一大群人,仿佛在围观什么稀罕东西似的,她赶紧好奇地跑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挤进人群,她突然在街边一个小摊上注意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张天师?!”她大喊。   那人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了过来,在看到丁千乐是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现实惊讶,然后便咧开嘴笑着,挥了挥手冲她跑了过来。   竟真是张天师,他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剃了板寸,背上还背着一个帆布包,看去了十分的阳光帅气。   “真的是你啊……”丁千乐仰头怔怔的看着他,一脸的惊奇。 原来不是她一个人那么悲催的穿越时空了啊。 看到张天师的时候,丁千乐竟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张天师的存在,让她确定了那些过往并不是一场虚妄,而都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关于周赏,关于赫连珈月……那些人,那些事,都不是她的妄想…… 张天师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你好,其实我叫张奇,张天师是我在游戏里的名字。” “游戏?”丁千乐愣住。 张天师左右看看,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低了声音道:“前些日子我一直在玩一个叫《银月巫女》的养成游戏,结果不知道怎么就穿越了……半个月前才回来,想不到你也回来了啊,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丁千乐被他的话惊动了,敢情她是穿越到游戏里头去了? 张天师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当初穿越是因为我不小心触动了游戏里的一个黑暗任务,要是想回来就得完成那个任务……” “什么任务?” “……杀死银月巫女。”只是他一直没办法对她下手,虽然一直催眠自己这只是一个游戏,可是面对着那些看起来全部活生生的人……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三观正端的青年,他还是没有办法为了一己之私就去杀一个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 更何况……还是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女。 丁千乐黑线了,她终于明白张天师为什么能回来了,因为北莽国的银月巫女已经死了…… 他这也算是间接完成任务了吧。 她也突然明白为什么张天师之前一直神神叨叨的好像什么都懂一样,原来是因为他也是穿越过去的啊……而且作者还给他开了金手指,熟知游戏的他比起什么都不知道的她可是轻松自在多了。 只是,此时看着笑得一脸阳光的张奇,丁千乐的心情忽然就低落了起来。 原来她所经历过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只是一个游戏吗?那么……那些人……是真的存在过的吗? “哎,那边到底怎么了?这么热闹。”仿佛是看出了丁千乐的心情低落,张奇指了指那边围着的人群,转移话题道。 丁千乐这才记得自己是出来看热闹的,赶紧收拾了心情,挤出一个笑来:“我也不知道,去看看吧。” “恩。”张奇笑眯眯地拉了她一起挤进了人群。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丁千乐一抬头,然后彻底傻了。 此时,他正面无表情地站在路灯下,路灯在他身上罩了一圈柔和的光芒,让他看起来仿佛是误入凡尘的谪仙。 “珈月……”动了动唇,她轻唤。 那一直面无表情的男子一下子看了过来,在看到丁千乐的时候,他的眼中骤然温柔了起来。 千乐… 其实就是赫连珈月和丁千乐都穿回现代了。 还有【后记】: 终于完稿了! 这篇文完结的真是太不容易了,以至于此时某生已经激动得快要语无伦次了。至今天为止,距离某生的预产期只剩十五天了······在没有完稿前,某生每天都提心吊胆,然后对着圆滚滚的肚子念叨,宝宝你要乖,不能提前出来,记得你的预产期是十七号······等你娘完稿你再出来,一定要乖要听话啊······ 不是某生神经病啊······因为某生有个朋友就是提前了半个月生娃的啊······ 所以此时,某生第一个要谢谢宝宝,你真是太乖了! 于是这篇小说对某生而言,注定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的······因为这中间经历了订婚、结婚、公主志的改版······还有怀孕······真是好多大事。 想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拖延症真是要不得,因为某生的拖延症,某生结婚当天还开着本本在赶稿啊······然后怀孕了继续赶啊,一直赶到濒临预产期······感谢一直坚持不懈催稿的编编,辛苦了!某生一定会将拖延症治好的! 这篇小说2011年8月开始在《公主志》连载,2011年12月因《公主志》改版而停载,如今总算是交了全稿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还有期待,顺便不要脸的请大家继续支持某生在《花年》连载的新文《傀儡师手札》!拜谢! 2012年4月2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广告服务|投稿要求|禁言标准|版权说明|免责声明|手机版|小黑屋|推扬网 ( 粤ICP备18134897号 )|网站地图 | 邮箱:vayae@hotmail.com

GMT+8, 2022-1-25 00:14 , Processed in 0.07460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